大事件的小历史

大事件的小历史

罗曼·马哈伊洛夫开始为《贝加尔湖第一》撰写新的志愿者日记, 他于9月初出发去奥尔洪岛参加了贝加尔湖大步道项目,项目旨在保护贝加尔湖的泉。

所有人员于9月3日上午出发,10个相互完全陌生的人在伊尔库茨克中心一家舒适的青年旅舍集合,出发去奥尔洪岛开始欢乐且有趣的冒险。
        参与者都是新人——我们都在期待一些完全不寻常的事物,我们每个人都向往着全新的生活体验。贝加尔湖大步道志愿者团队的行程是完全随机的:可靠的老朋友通过互联网在各方面提供帮助。特别是通过https://goodsurfing.org. 这一网址。对于那些还没有参与到这个项目的人来说,这是寻找志愿者项目和考察机会的绝佳平台。
        找好了项目,就可以打包东西出发了。
        萨沙会永远记得这次行程——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去西伯利亚旅行,这次行程整整持续了一个月!在参与贝加尔湖大步道项目之前,他是阿尔泰考古考察队的志愿者,之后又在伊尔库茨克进行了三天的独立研究(贝加尔湖大步道团队不会让他感到无聊,归功于该项目非常宏大,一切都被讲述、展示、解释得很清晰)。

        娜斯佳也是从另一个卡累利阿的志愿者项目直接赶赴这个项目的,刚好赶在项目开始的前一天到达。
        九月三日上午。想要睡觉,内心又很激动——要知道身边有这么多刚相识的新人。我们站在青年旅舍的院子里互相认识。我们的团队除了俄罗斯人,还有英国人和美国人。我们几乎是要去世界的尽头看贝加尔湖!

        在很多方面我们的团队都是和谐一致的——这都是团队领导罗曼·米哈伊洛夫的功劳。在整个项目进行过程中,他正确且轻松地管理着整个工作流程。罗曼组织着大家的日常生活——从寻找工作用的手套到准备午餐和晚餐——并促进我们和睦相处,让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一开始他就和我们平等协作,而不仅仅是在一旁监督这个过程。在为期十天的项目中,罗曼成为了我们真正的朋友。

          罗曼,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项目目的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清理了山泉来保护大自然,帮助当地居民,也帮助奥尔洪岛上最可爱的居民——奶牛。

        清理山泉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这项工作需要被广泛关注。我们被告知了所有的安全细则并接收了详细的指导。

        在这里萨沙坠入了爱河。他爱上了普拉斯基斧——一种结合了斧头和菜刀的工具,他时时拿着不离手(一刻也不离手——整个项目期间都用它劳作)。

        娜斯佳看重所有的工具——从整枝剪到洋镐。但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开辟”水路,炸开新的源泉,感受成为大自然一部分并成为大自然帮手的体验。

        为期10天的项目过去了:全程我们清理出了一条超过700米的河道,找到了几个新的源头,还为奶牛挖了一个新的水坑。此外,我们的团队还帮助当地居民在胡日尔建造了一个儿童广场。

        除了日常工作,我们还有一个丰富的发展计划。我们了解了贝加尔湖及其历史,展示了彼此各异的文化,也研究了奥尔洪岛。项目的组织者在岛屿北部为我们准备了振奋人心的考察项目。从霍博怡湖岬开始,我们的组长给我们介绍了贝加尔湖的其它部分——圣鼻半岛和乌什卡尼群岛。

        该项目的氛围令我们感到很愉悦:组长罗曼和他的助手塔尼亚始终愿意与我们坦诚对话。我们向他们询问了很多关于夏季贝加尔湖大步道的事情,关于组织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开展这些工作的意义。

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需要志愿者项目。

        多亏了像贝加尔湖大步道这样的项目,人们有机会保护和珍爱大自然,让它免遭它的敌人——人类的破坏。未来,志愿者项目可以使国家公园和保护区从它们所在地区的预算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如今,项目已经结束了好几天,我可以满怀信心地说——这个项目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和世界观。感谢贝加尔湖大步道团队,让我们可以以另一种方式来理解大自然,用其它方式来评价国家公园和类似机构的作用。如今我们确切地知道:大自然,特别是贝加尔湖的大自然不仅需要开发利用,更需要保护它,回报它。

        我们坚信,“奥尔洪岛之泉”项目不会是我们参与的最后一个贝加尔湖大步道项目。

        想要对贝加尔湖大步道的整个团队致以诚挚的感谢,谢谢他们给予我们难忘的探险经历,让我们有机会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和益处。我们还会再来的!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10年以前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究竟什么是志愿者。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明白“志愿者”这个词,官方宣告2018年为志愿者年,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参加志愿活动,提供无偿帮助。

pic

我们现在采访的是“雪豹”基金会的会长,伊尔库茨克农业大学应用生态与旅游学院狩猎系教授,生物科学副博士德米特里·格尔马诺维奇·梅德韦杰夫。

pic

公众科学项目“贝加尔湖探险”在第五年的夏季即将结束。由于这个社会运动,以及社会活动家和科学家的联合,水绵被归为世界著名的有害藻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