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军是大自然的好朋友”:贝加尔湖如何成为俄罗斯第一个童子军营地

“童子军是大自然的好朋友”:贝加尔湖如何成为俄罗斯第一个童子军营地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贝加尔第一”的作者写到贝加尔湖是如何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的夏天宿营地,以及为什么100年前已经有人开始考虑保护湖泊和周边的领土。

我的童年属于苏联。当时我们都戴着红领巾,唱着“蓝色之夜篝火翱翔起来”和“土豆”,打着“夏日闪电”的游戏,收集废纸等......少先队员是所有儿童的榜样,这是不可缺少的口号,而童子军则是胖胖的坏蛋,是社会主义光明未来的敌人。

当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童子军队长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被社会认为最重要饿生态安全和环境教育的问题早在20世纪初在一个世界上最有名的儿童青年童子军组织已经出现了,这一基本规律是“童子军是动物的朋友”。帮助“成长”过程中的男孩和女孩教育他们与自己及周围的社会和自然和谐相处,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伊尔库茨克童子军比较幸运。他们具有一个测试自己的理论知识和实施的独特机会 –邻近贝加尔湖。湖岸成为童子军最喜欢的第一个夏天宿营地。

那时候和现在童子军的成功直接依靠领导者的人格魅力,他的处事能力和与儿童工作的愿望。阿列克谢·普拉基多维奇·杰米亚诺维奇就是这样的人。他不在西伯利亚出生,但在到达伊尔库茨克之后,便开始教授历史和古代语言,他真诚地热爱这片土地。

阿列克谢所从事的事业比他的职责更多。他热爱,并且非常了解西伯利亚的自然。他同木匠一起建造了一个名为“海豚”的快艇,1910年他跟朋友戈洛夫希科夫乘着这艘快艇围绕了整个贝加尔湖。

有意思的是,当你开始写一个很有趣的人的时候会发现他周围还有很多在其他各省被类似的处世态度和爱好所“吸引”的特殊人物。阿列克谢使用自己的快艇帮助维塔利·切斯拉沃维奇·多罗戈斯泰斯基教授做调研不是偶然的。为了了解他,我们发现了以下几个故事。

维塔利·切斯拉沃维奇是西伯利亚人,是波兰政治苦役犯的儿子,还是杰出的科学家,生物学家,地理学家,俄罗斯地理学会(VSORGO)东西伯利亚部成员,贝加尔湖研究科学院的委员,参加了无数探险,是贝加尔湖,安加拉河和哈马尔达班山脉的湖泊的著名研究员。 

       他出生于图伦市,是整个贝加尔湖学科学领域的创始人,全国首个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繁殖场和动物学博物馆的组织人,也是关于贝加尔湖和周边地区的动植物研究的50多篇科学论文的作者,还是贝加尔特有动物的进化论和它们快速增长的假设理论的创始人。维塔利作为在大扩特村贝加尔湖生物站的创始人被载入了史册,这也是依靠于伊尔库茨克的百万富翁慈善家N. A. 夫托罗夫所资助的。为了感谢阿列克谢帮助创建生物站,多罗戈斯泰斯基教授把一种在贝加尔湖发现的甲壳动物命名为阿列克谢·普拉基多维奇·杰米亚诺维奇。据他儿子鲍里斯·阿列克谢维奇·杰米亚诺维奇的回忆录记载:“ 多罗戈斯泰斯基建设第一个贝加尔湖专门调查船-帆船摩托艇“海鸥”之前,我爸爸经常坐“海豚”帮他。为了感谢他,一种被多罗戈斯泰斯基发现的钩虾被称为“杰米亚诺维丘斯”。 

像许多伊尔库茨克知识界的人员一样阿列克谢对提高文化教育水平的问题很感兴趣。因此他对童子军的兴趣绝不是偶然的。

正如我们已经提到过,第一个伊尔库茨克童子军宿营地就在贝加尔湖。 A. P.杰米亚诺维奇的儿子告诉我,有一个宿营地(他说的是1919-1921年)位于利斯特维扬卡镇和大扩特村之间的中央山沟。 1917年5月份童子军向伊尔库茨克的公民询问是否能帮助收购船只,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资金。需要乘坐两艘帆船(贝加尔湖的大帆船)从利斯特维扬卡划船到营地或者扬帆行驶8-9公里。当时那边有一套木制的房子,但他们仍住在帐篷里,在篝火上用大的铸铁锅做饭。A.P.杰米亚诺维奇组织夏季营地的目的是让小朋友像他一样热爱贝加尔湖。俄罗斯童子军领导有举行这样的营地的优秀的例子。第一个于1907年在英国白浪岛营地组织和安排活动的经验就是童子军运动的创始人R.巴登-鲍威尔在自己的书里提出的。

营地的每个参与者必须掌握住在森林而不影响周围环境的技能,以及互助,观察和耐心,以及测试在城市中学到的知识的能力。

在众多比赛中,其中非常重要的是现在所谓的“生态性活动”。

年轻人可以掌握跟踪技术,培养观察能力,做无烟篝火,打绳结,建造用绳子替代钉子的有利于生态环境的生活用品。譬如,开展最佳植物标本集比赛,但小朋友最喜欢的是识别动物足迹的个人赛。我们很喜欢玩“追鹿足迹”的游戏,其中一个男孩(鹿)会躲起来,在森林留下难以察觉的痕迹和标志,其他人要根据这些标志找到他。

这些最初的湖上营地,在后来的70年内也是最后湖上营地。结束故事之前我一定要告诉大家故事的主要人物A. P.杰米亚诺维奇和V.C.多罗戈斯泰斯基的命运。不幸的是,他们的命运像大部分苏联战前的俄罗斯知识分子一样悲惨。

至于阿列克谢,内战之后,有一个关于少年先锋队组织的问题。杰米亚诺维奇的权威在伊尔库茨克州的儿童运动中是非常高的,共青团领导制止他的方式也让人惊讶:“让杰米亚诺维奇离开执行部,并调动到另一个省”。是不是这个决定影响了杰米亚诺维奇1924年从伊尔库茨克转移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然后再搬迁到莫斯科郊区的决定。 1938年3月26日他被认为是日本间谍而逮捕。 1938年7月29日苏联检察院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委员公布了这个判决,但阿列克谢不承认。 1938年9月10日他在臭名昭著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的莫斯科郊外的布托窝营地被枪杀。而在1958年7月7日因证据不足而撤销指控。

维塔利·切斯拉沃维奇·多罗戈斯泰斯基在1937年之前几乎都在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的动物学学院。他虽然没有完成论文答辩,但按照科学论文和科学成绩的总和,于1935年被授予了生物科学博士学位。1937年7月,在与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长久争议之后多罗戈斯泰斯基搬到阿拉木图,在那里他担任哈萨克国立大学动物学院的负责人。 1937年8月份维塔利被逮捕,被指控为日本情报部门工作,通过德国情报机关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军事联盟的移民部的合作,于1938年11月被枪杀。 1957年10月8日多罗戈斯泰斯基被跨贝加尔军区军事法院撤销罪名。

90年代初在伊尔库茨克恢复的童子军是前人的思想和传统的继续。当然,工作中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是“我和自然”。通过掌握一些童子军的专业技能(“森林鉴赏家”,“当地的历史学家”,“动物的朋友”,“森林卫士”等)得以实施,参加童子军和季节性(尤其是夏季的)营地活动,小朋友会收到一份特殊的识别标志。当时有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童子军的生活是在营地呆的1个月和剩余11个月的准备组成的”。

1992年,我们的伊尔库茨克童子军还有保留夏季营地的名字-“流浪者”。那些我们给我们最喜爱的“流浪者”们考虑的项目都是同贝加尔湖,它的历史,自然和保护有关,“贝加尔湖克朗代克”,“贝加尔湖的故事”,“贝加尔湖的风”等......,现在每年在营地的篝火周围仍然能到弹吉他的声音,男孩和女孩们静静地唱着他们喜爱的:

贝加尔湖风

左右都有

从南到北

童子军的风

再次吹

再安排

同你的约会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的独特性吸引着来自不同国家和俄罗斯各个地区的研究人员。我们的湖泊是一个脆弱的生态系统,对它的保护和研究等于拯救了占地球淡水储量20%的独特物种的多样性。这里面最有名也倍受尊重的机构便是一直同贝加尔湖有着紧密联系的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

pic

“贝加尔湖项目”的第一季于2002年开始。目前它的首要任务是在贝加尔湖保护区建设桥梁和环保步道。在此期间,参与者已经建设了十几座挽救了很多生命的桥梁。

pic

今年四月份在伊尔库茨克举办了第一届贝加尔湖之友协会的开幕式,这一协会汇集了所有关心贝加尔湖问题的人。包括了有关偷猎,污水排放,无组织的旅游,同湖泊状态相关信息缺乏的问题,汇集了专家意见,并且寻找有趣的当地人或游客可以参加的项目资源。为了共同解决这些问题大家创建了“贝加尔湖之友”协会。

pic

从5月19日至21日在伊尔库茨克市举办了第一届国际图书节。我们采访了奥列格·德里帕斯卡“自由活动”基金副主任叶卡捷琳娜·斯维特利奇娜娅,关于文学如何教育大家爱护贝加尔湖,以及为什么今天对于灵魂生态如此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