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September, 22, 2017

“贝加尔湖探险”:科学家如何控制贝加尔湖的水绵

公众科学项目“贝加尔湖探险”在第五年的夏季即将结束。由于这个社会运动,以及社会活动家和科学家的联合,水绵被归为世界著名的有害藻类。

目前由于污水处理设施运转不良,蓝绿藻已遍布整个贝加尔湖,并部分取代了当地的水生物种。关于水绵蔓延的情况,在与之斗争中取得的成就,以及在这场斗争中还期待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贝加尔湖探险”协调员玛丽娜·李赫瓦诺瓦。

贝加尔湖第一: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Байкальская экспедиция»: как это было@Байкальская экспедиция
«Байкальская экспедиция»: как это было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2011年秋初,一位女士给当时的“贝加尔湖生态报”办公室打电话。事后证明,她毕业于伊尔库茨克大学生物学院,但早就搬去莫斯科了,夏天回到马克西米哈村看望父母。她发现那边有些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之前在马克西米哈河岸边,流入贝加尔湖的地方,有清澈见底的湖水。最近她发现湖底的水很浑浊,有一层厚厚的淤泥。我们十一月份前往了巴古津斯湖湾,发现了藻类的爆发。我们和当地人交谈并发现这种情况是在过去十年内逐渐发展起来的。渔民们因此不得不改变传统的捕捞方式,因为鱼网很容易被藻类堵塞。他们认为导致藻类爆发的原因是贝加尔湖制浆造纸工厂或者是从色楞格河三角洲带过来的。他们很难解释是怎么回事。

贝加尔湖第一:“贝加尔湖探险”是如何形成的,以及采取的第一步是什么?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首先我们跟新西伯利亚“西伯利亚健康”公司附属的“我们周围的世界”代表者见面。他们为2012年的第一次考察提供了资金。然后,我们跟伊大的 - 水化学家格列高利·什佩耶尔和生物学家加利纳·卡巴诺瓦 - 确定了前去贝加尔湖南岸采取样品进行分析。我们参观了30多个地点(马克西米哈村,图尔卡村,贝加尔斯克村,斯柳江卡村):我们沿着湖岸行走,与当地人谈判,租船。总的来说,我们进行了筛选,发现无光合作用的无机物质的藻类的大规模发展主要发生在含高浓度磷酸盐的水中。我们发现了一系列高度有机污染特征的不同类型的藻类。

贝加尔湖第一:你有没有发布这些信息?有没有社会反应?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根据2012年底积累的数据在伊尔库茨克州政府的公共委员会做出报告。但开会之后他们批评我 - 说这是不可能的,怀疑我们所采用的方法的有效性。但后来一切都被证实了。起初,我找到了湖沼研究所的科学家写的一篇文章,也是2012年发表的。它说,利斯特维扬卡村的贝加尔湖底部已有生物地理群落的变化 - 贝加尔湖的本土藻类已被异种藻类所取代,发生了高度的污染,尤其是水绵污染。这是经过我们研究所证实的,但这个研究是在科学文献中发布的,没有被广泛讨论及公开。

此外,当湖沼学家们坐在自己的船上进行探索时,在整个贝加尔湖一直到北贝加尔斯克找到了很多类似的地点。这样就整理出来了俄联邦自然资源利用监督局的关于污水处理设施杀死了微生物群落的数据。从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蓝绿藻沿着排水口的边缘成倍增长。特亚河上可看到湖岸的一边是干净的,而有排水口的另一边全是藻类的绿色。污水处理设施没有工作,将无机物质直接排入水中,导致藻类疯长。

贝加尔湖第一:水绵的出现是跟什么有关系,为什么现在会发生呢?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旅游业迅速发展,旅游基地正在兴建,一切废物都排入河流,直接进入贝加尔湖。例如,马克西米哈村也是这样的 - 那边虽然专门为污染处理设施拨款,并且这些设施有修建好,但建造的有问题,所以没有投入使用。检察官办公室在那里进行了审计,但据我所知,没有人受到惩罚。

贝加尔湖第一:排水口是贝加尔湖的磷酸盐来源吗?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这些藻类生长的主要成分是磷酸盐和氮化合物。这些是合成洗涤剂的组分,换句话说就是 - 洗衣粉。即使用污水处理设施也是很难过滤掉磷酸盐的。因此,在50年代以来这一问题都在不同的国家存在,目前也有几个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当然,这需要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完全禁止向湖泊排污水。但主要的解决方案是完全禁止使用含磷酸盐的清洁剂。有许多洗衣粉,其中磷酸盐成分被其他对环境相对安全的物质取代。

贝加尔湖第一:你建议禁止在贝加尔湖使用这些洗涤剂吗?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是的。首先可以不生产,其次在贝加尔湖不使用。洗涤剂的选择性很广,在任何价格范围内都有很多选择。有时候别人会问:“列出一下不禁止购买的东西”,但是这个清单会非常长,相比之下自己阅读物品的组成成分会更加容易。但有时候产品说明上写的洗衣粉是环保的,但它的成分里面还是包含磷酸盐。因为这些制造商对保护环境的理解也不一样...

2016年,我们与En+ Group公司合作,开始开发各种防治富营养化的方法,并使用利用水绵制造的产品。

有哪些方法:

1.生态教育。根除造成污染的原因(磷酸盐,废水)。
2.利用水绵,让人们参与这些研究的过程中来。
3.在这项工作中,最关键的是与地方政府,当地居民,伊尔库茨克州城市和当地的学生进行合作。

2016年底,农场出现了一系列利用水绵的有趣发展。

贝加尔湖第一:您建议怎么降低水绵的生物量?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我也不知道怎么可以清理湖泊的底部,湖岸上会相对容易清理。春天贝加尔湖水位比较低的时候水绵会大块的干燥。很容易用耙子或者铲子清理然后收集 - 我们每年从巴尔古津湖湾运出两百多公斤,部分用于我们的实验。我们已经在几所学校进行了说明这种生物能如何用于肥料的实验。北贝加尔斯克和伊尔库茨克市的农民用它和加利福尼亚蠕虫产生蚯蚓粪。蠕虫很喜欢这种食物可以生产出高质量的肥料。这些肥料可以用于生产并销售。

贝加尔湖第一:听说您有一个不寻常的实验室工厂?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是的,我们和伊尔库茨克设计师想出来了一种制作铭牌纸的方法。这是废纸与藻类的混合物,用与做纸,相框,及各种形状的混凝纸,例如,冰箱磁铁。目前这些技术正在研发中。如果人们知道怎么利用水绵,他们便可以随时去采集它,自己做东西售卖,创造自己的小纪念品生意。一切都很简单,不需要昂贵的技术。

贝加尔湖第一:当地人如何看待你们的活动?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看法很不同。有人认为没有危险,一切都会自行消失。但有些人开始注意。原则上,住在岸边的人们是很难承认日常的排水口会造成如此严重的问题。我们需要污染处理设施 - 这不是其他方式能代替的,而且需要协调行动。唯一正常运转的设备位于贝加尔斯克市,但那里的设施是根据制浆造纸工厂的改建项目建成的,投资大约5亿卢布。而我们现在需要专门给民居设计的项目。这是非常难得到的,因为当地市政府没有能足够认清这一问题的专家。也没有相关拨款的支持。

贝加尔湖第一:您有没有计划 - 明天,下个月,明年要做些什么?

玛丽娜·李赫瓦诺瓦:有需要开发的方向,在这些方面上我们正在努力。一个方向是监测贝加尔湖。我们与各种科学组织合作 - 例如,今年我们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水生生物学院和饮用水中心合作。这些研究数据将公开可用。另一个方向是与当地居民的合作。我们需要一场全社会的运动,使生活在贝加尔湖岸边的社区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 这个问题已经发生了十多年了,而没有人做任何事情,因为没有人知道怎么做。今年我们特别关注这一点 - 我们和人们交谈: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能提供什么意见。现在人的态度就是这样 - 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但是有国家,有必须解决这一切的专家。我们必须形成新的社会关系,使人们能够沟通,合作,提供解决方案并帮助加以实施。

此外,与不同项目的合作伙伴关系的扩大,如,En +公司的新一代学校,创业发展,吸引小学生以及生态教育。

今年,在主要的En+的俄罗斯生态马拉松比赛“360分钟”的框架内,企业志愿者们发现并清理了岸上的湖藻。这促使我们想到,我们也可以在这些方面与志愿者合作。

此外,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公众的监督。任何地方的居民,游客,客人都可以拍照并上传到网站 - 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整个湖泊的概况,比较它的状态,因为湖岸太大,一个很大的团队都不可能完全覆盖到。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10年以前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究竟什么是志愿者。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明白“志愿者”这个词,官方宣告2018年为志愿者年,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参加志愿活动,提供无偿帮助。

pic

我们现在采访的是“雪豹”基金会的会长,伊尔库茨克农业大学应用生态与旅游学院狩猎系教授,生物科学副博士德米特里·格尔马诺维奇·梅德韦杰夫。

pic

“贝加尔第一”的作者写到贝加尔湖是如何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的夏天宿营地,以及为什么100年前已经有人开始考虑保护湖泊和周边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