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June, 16, 2017

积极的变化:“国家公园只发生了一场火灾”

春天过去了,夏天来了,森林某处又起火了。这个句子生动地描述了贝加尔湖地区每年的森林火灾情况。今年要准备什么东西,监测,控制和管理-这一切都是将贝加尔伦斯基国家保护区和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结合的“保护的贝加尔湖地区”联邦国家预算机构长官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同“贝加尔湖第一”讲述的。

“贝加尔湖第一”: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保护区的火灾同平常的森林火灾有什么不同吗?起火的原因和扑灭火灾的条件有没有差异?

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保护区的特点是大多数游客不能进来的,因为距离远,地形复杂而且需要参观的许可证,而且在某些特殊消防的情况下游客完全禁止进入。因此,在保护区森林发生火灾的人为因素很少。这对于有村镇的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南部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那里去年发生的九场火灾其中六个是人为的,扑灭有一些火灾需要约4-8个小时(可以比较一下,泰加森林的大火灾要耗费一个多星期)。  

国家公园的森林火灾的2个最常见的原因是干雷暴和从邻近地区,林地和私有林蔓延过来的火灾。

因干雷暴起火的区域在整个保护区的面积地图上均匀分布,它们面积很小,易于监控和抑制 - 雷击中树木的顶部,从上往下起火,因此火势缓慢。相反,从其他森林蔓延过来的火灾则非常厉害,这些最难对付。很显然,它们都位于国家公园边界。与它们的战斗需要同所有机构-紧急情况部,森林保护局,地方当局和志愿者协会-密切合作。同样清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优先同火灾所做的斗争是保护村镇,随后是保护区。

“贝加尔湖第一”:如何计算森林火灾造成的损失

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森林火灾造成的损害通常用卢布来表示- 这是从经济使用领土的角度来计算的。对于个人来说,森林是我们能砍伐及售卖的木材。我们可以计算有多少平米的树木被烧毁,它的成本是多少。这是比较传统的做法。但是,当涉及到保护区,必须记住的是,这些森林不在经济使用范围内。保护区森林没有经济价值。是环境的自然过程。树木要生长,然后死亡-我们不会去动它们。从这个角度来看,损失的概念则变得模糊。

在东西伯利亚的火灾是一个自然过程,这是植被的继承过程。

土地烧毁,是裸露的,随后那里会长出苔藓,草,树木,然后幼林被丛林代替,接着在这个地方开始有动物的汇集,以这些绿色植物为食的雄鹿和驼鹿...火灾维持了领土生物的多样性,如果没有火,住在附近的动植物种类有会消失。所以从本质上的角度没有“有害”或“有用”的概念,只有自然的和人为的这一区别。

“贝加尔湖第一”:但在绝对数量来看,可以用数字比较一下近几年大火的影响吗?

Фото

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在森林火灾方面最困难的是2015年。国家公园85%区域是坐飞机才能到达的,所以航空防火是森林防火的唯一的方式。2年前,所有紧急服务部门的联合行动尚未制定出来,所以响应时间比较长,从而导致失控的火灾迅速扩散。

2015年记录了52场森林火灾。烧坏了126500公顷森林。次年,所有的预防和灭火措施已制定,所以仅发生24场火灾,烧毁的森林面积为6500公顷。

正如我所解释,谈论商业损失是不准确的。但是,如果我们按照经典的经济方式计算,2015年的损失预计为6.255亿卢布,这是不含防火的费用,在防火上已经花费了2.23亿卢布以上。2016年,损失达5千万卢布,另外花费9千万用于扑火。

“贝加尔湖第一”:您能对今年的火灾季节做一个总结?这个春天怎么样?

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今年火灾季的初期情况比较好。国家公园境内的唯一的记录是4月28日发生在斯柳江卡区,马里图伊林业区。它是在早上靠近老安加索尔卡村被发现的。这也表明,起火原因不是没有扑好的篝火,而是由于强烈的大风和干燥炎热的天气,火势迅速蔓延,对老安加索尔卡村产生了威胁。但由于国家公园的消防人员,俄罗斯联邦民防,东西伯利亚铁路和市政管理部门的快速协调才能够将大火迅速熄灭。攀贝加尔山坡的火不得不用航空器扑救,2天之内BE-200号进行了9次喷水,一共浇了近百吨水。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最近贝加尔湖海豹数量的增加成为了一个问题。贝加尔海豹的工业捕捞被禁止之后,它的数量开始倍增,这令所有的游客,科学家及生态学家感到欣慰。

pic

保护贝加尔湖秋白鲑的斗争有胜有败,结果也非常不明朗。“贝加尔湖第一”将带您了解到目前是否有采取任何禁令,以及是否有必要采用限制捕鱼的方式。

pic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如今在每一个国家都会举行各种象征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活动。然而对自然的关心不仅限于节日里。

pic

“水绵在谋杀贝加尔湖!”,“生态灾难快要发生了!”,“贝加尔湖有致命的危险!” - 这样的头条是您在数百个报纸和网站都能看到的。如果不采取相当的措施,人类正面临着真正的生态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