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生态系统:从灾难到拯救

贝加尔湖生态系统:从灾难到拯救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有些著名的数字:贝加尔湖有2千5百万年历史。很难想象有这么久的时间。据各种数据表明,它比地球上的人类还要早出现数百万年!

而且它所具有的全球资源几乎取之不尽。一个著名的例子:如果我们假设河流再不流入湖里,而这个湖是地球上唯一的淡水来源,每个人每天需要1.5升水的话,贝加尔湖的水足够全人类喝6千年!

我们只能根据针对大型湖泊过去的科学研究,来探讨贝加尔湖的生态系统的改变。而这一峰值是在最后这一个世纪由人为改变的。

  • 为了深入了解这个问题,再指出几个数字。
     

每年安加拉河从贝加尔湖流出大约60立方千米水量。而通过支流流入湖中的水量也是一样的。其中一半(约30立方千米)是由色楞格河流入的。

支流想要完全更换湖水需要大约400年的时间。而十几年来,表面的水大概渗入到大约300米的深度。也就是说,在几个时代之内,这里的生态系统有一种恒定的条件。

Фото

通过对已测明日期的贝加尔湖沉积物的研究表明,1-1.5万年前当全球变暖后,贝加尔湖的生态系统状态有了很明显的变化。科学家已确定,大约1.8万年前,当全球处于冰河时期时贝加尔湖没有硅藻。这是一种单细胞和依附的藻类,它的细胞有一种由二氧化硅组成的“甲壳”。硅藻就是最明显和最直观的自然水质指标之一。它们一直在运动和发展:一些物种消失,新的出现。特别是因为人类活动的影响导致水质酸化时它们便会疯狂生长。例如,当集水区获得多余的肥料时:农业的发展越迅速,硅藻生长的约茂盛。

在贝加尔湖已注明日期的沉积物里面针对硅藻的分析表明,工业革命时,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末,当西伯利亚的经济迅速发展时,贝加尔湖硅藻的特定成分没有改变,并且不同物种的数量对比也几乎没有改变。

  • 这究竟是为什么?毕竟,人们当时已经大量干涉湖泊的生态系统。


贝加尔湖不仅是一个纯粹的蓄水库,还是一个真正的能够加工并改造流入湖泊的混合物的天然工厂。同时近几年的的研究表明:某些特定的物质不断大量流入湖泊。例如,甲烷是由在湖泊沉积物所埋葬的有机物形成的。  甲烷气体的包合物在贝加尔湖底部大面积被发现。湖底的甲烷储量跟科维克金气田的储量相当。流入的一些水合物层还有深层的温热水,而由于该水合物的崩溃,点燃甲烷气泡,形成从底部到表面的火把。有时候它们的高度能达到数百米。地球物理学家在贝加尔湖发现了许多这样的甲烷火把。


此外,在贝加尔湖发现了大量的油渍– 在几个水域地段会在水面上存在小的油斑点,并形成彩虹薄膜。2005年夏天,这样的油斑点是在巴尔古津湾附近被发现。据初步消息贝加尔石油的析出量每年约为4吨。但它也迅速被水生生物吸收,所以有油渍的地方附近的水仍旧保持清洁。


大量跟人无关的外来混合物是跟色楞格河水流一起进入湖泊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些物质在“阻挡层”被迅速处理。这些“阻挡层”位于在通过物理和生物条件(其中有水流速度的急剧改变、温度、浮游植物的生长、微生物的工作、固体悬浮体的沉淀等)在河水和湖水混合的地方形成的水域 。

总之,湖泊学家声称:贝加尔湖水的状态虽然不均衡,但却很稳定。贝加尔湖生态系统对混合物的进入和处理非常平衡。由于主要湖泊的溶解物浓度在所有的深度几乎不变,并且贝加尔湖的北盆地,中盆地和南盆地都一样。

近几年的研究表明:在利斯特维扬卡和北贝加尔斯克区域流入湖泊的河流含有大量的大肠杆菌,在某些地方它的含量比标准值高出120倍。由于人类的错误导致大量的氮和磷同河水一起流入湖泊,这些成为水绵的培养基,水绵是一种只要是最近关心贝加尔湖的生态情况的人都知道的藻类。

几顿重的水绵腐烂在贝加尔湖的沙滩上,导致贝加尔海绵的消亡。

这些信息让贝加尔湖的研究人员认为目前的贝加尔湖面临着严峻的生态灾难。

2010年的夏季,湖泊学家第一次发现了贝加尔湖不寻常的情况 – 很多以前非常罕见的丝状藻类在一年后沿着湖岸线疯狂生长,逐渐取代了贝加尔湖特有的海绵。从那时起,已经进行了十几次科研探险,根据他们的数据,湖泊学家得出不利的结论:水绵成几何倍的繁殖,今天已经遍布整个湖岸线了。

水绵成几何倍的繁殖,今天已经遍布整个湖岸线了。

此外,水绵还逐步扩张到更深的地方,创造了跟贝加尔湖天然大型水生植物一样的生物量。由于藻类的快速增长,产卵场附近的贝加尔湖的鱼科物种受到威胁:产卵的时候鱼无法到达筑巢地点。

Фото

贝加尔海绵的损失也是一种灾难,它是湖泊中最著名的特有物种之一。也是贝加尔湖最长寿的植物(许多海绵的年龄为150-200岁)。而由于上述的变化,海绵生病,畸形,逐渐死亡。今天贝加尔湖还有些地方完全没有海绵。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七种海绵疾病。然而,引起这些传染病的原因还是没有发现。

在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时,科学家们发现了其他人为造成的问题。2010年在小海和巴尔古津湾地区第一次记录了一种有毒的氰细菌的物种。2015年科学家们对湖湾里生病的海绵进行了取样。通过分子遗传分析表明,该样品中含有属于神经麻痹毒素的石房蛤毒素。

高剂量会导致呼吸肌的麻痹。贝加尔湖水的石房蛤毒素含量是多少仍无法确定,研究也尚未完成。不过最主要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人类是造成湖泊生态问题的原因之一。

水绵主要分布在在北贝加尔斯克地区生活污水排放较多的地区。而距离污水排放地很近的贝加尔湖岸则非常干净。顺便说一句,通过对北贝加尔斯克市污水排放的分析表明,近四年来流进湖中的矿氮达6吨,而这些就是以上水绵的主要养分。

在贝加尔湖南部在利斯特维扬卡也发现了浓度比较高的磷和氮化合物….人们已经把贝加尔湖包围了,从北方和南方不断的摧毁湖泊的生态平衡。游客也为这生态失衡“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有人说,一个游客对已经存在有2千5百万年的湖泊能带来什么危害?

一个人确实不能。但仅2014年夏天注册前往奥尔洪岛的人数便超过80万。而这仅仅只是夏天注册的。

2013年秋季,贝加尔纸浆造纸厂已停止其主要的生产(制纸浆),近半个世纪以来这里都被认为是贝加尔湖水的主要污染源。

最近的观点:贝加尔湖确实存在的时间比我们长。但是不断死亡的贝加尔海绵,丑水绵及消失的湖岸线,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湖泊?!数据没有问题,贝加尔湖仍旧是最干净的。然而这些数据和我们习惯以贝加尔湖而自豪的数字以后只能成为过去的统计例子。
湖水不会去关心人类的存亡,在时间的长河里,人类只是一颗难以观察到的细沙。但是人类一定要关心湖泊。我们自己是地球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由于我们不得不住在有贝加尔湖的时代,住在它的附近,因此,我们需要承担起保护它的责任。这样我们才能赖以生存互利互生!
Фотография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们和贝加尔湖是平等的。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最近贝加尔湖海豹数量的增加成为了一个问题。贝加尔海豹的工业捕捞被禁止之后,它的数量开始倍增,这令所有的游客,科学家及生态学家感到欣慰。

pic

保护贝加尔湖秋白鲑的斗争有胜有败,结果也非常不明朗。“贝加尔湖第一”将带您了解到目前是否有采取任何禁令,以及是否有必要采用限制捕鱼的方式。

pic

春天过去了,夏天来了,森林某处又起火了。这个句子生动地描述了贝加尔湖地区每年的森林火灾情况。今年要准备什么东西,监测,控制和管理-这一切都是将贝加尔伦斯基国家保护区和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结合的“保护的贝加尔湖地区”联邦国家预算机构长官米克哈尔·亚布洛科弗同“贝加尔湖第一”讲述的。

pic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如今在每一个国家都会举行各种象征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活动。然而对自然的关心不仅限于节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