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October, 14, 2017

“马鹿数好了,熊也见到了”:泰加森林主人日

自1999年以来,俄罗斯开始庆祝国家保护区工人这一节日,10月14日被宣布为保护区日。在这一天,我们决定采访那些每天守在泰加森林保护区的远离现代文明的日常工作人员。

马里图伊森林经营所的环境保护部总检查员米哈伊尔·斯特列索夫联系了“贝加尔湖第一”。马里图伊森林经营所是位于贝加尔湖南部的从库鲁土克村向利斯特维扬卡镇沿着湖岸线延伸的泰加森林的一部分,面积为34415公顷。这里是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的领土,也是一个受特别保护的只有持政府的许可证的人才能进入的自然保护区。

- 米哈伊尔,您如何形容您的林业?

- 马里图伊林业从库鲁土克村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沿着湖边的一条狭长的白桦林带,在岩石里凿通隧道之后,白桦林遍深入到了泰加森林,那里开始有松柏,浆果,松树和落叶松。这里有熊的食物,有花栗鼠和松鼠。动物很多有:驼鹿,马鹿,狍,野猪,麝,黑貂,猞猁。有时候会出现狼 - 我们便试图与他战斗。这里还有松鸡。

- 请问您多大了,您在马里图伊森林经营所工作多少年了?

- 我56岁,在库鲁土克村工作了二十二年。

- 您童年时就想成为一名护林人? 您能告诉我您是在哪里出生,以及如何搬到贝加尔湖岸边的吗?

- 我出生的地方位于吞卡谷,在伊尔库特河岸,是一个只有四套房子的小村庄,它被称为莫伊戈科季村。父亲在“Skotoimport”公司工作 – 将羊,山羊,牛,萨尔啦(牦牛的俄国名字,源于藏族的“公牦牛”,牛属的哺乳动物)赶到蒙古。家庭比较大,有五个孩子,那边没有学校,所以我们很快就搬到卡伦村了,在同一个山谷里,但这个村庄大点。当我在小学三年级时,我的父亲去当护林人。于是,童年的时间都是跟着父亲呆在森林中,从五岁就开始骑马,在苗圃扦插种树,然后跟其他护林人出去进行杨树和松树的种植。高中毕业后,我就在林管区工作,然后当兵,在林管区安排我前往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在西伯利亚理大毕业后,又回到吞卡林管区。但是那时候没有合适的职位,所以我就搬到了库鲁土克村,在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工作了一辈子。

- 您还记得与泰加森林有关的童年时期的事情吗?

我上十年级时,有时候跟护林人一起在森林里过夜。那一次我们的马沿着游牧人临时宿营地的路跑了。因为我年纪最小,所以被派去找它们。我父亲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便跟着我去了。结果我走路时,没有注意,原来在我身后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有一只熊在偷偷地追我,它边看我,边躲在灌木丛后面,有时候会停下来再看看。然后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已经都靠近我了,跟着我的父亲也看到它了。我什么都不懂 - 我的父亲大声呼喊,熊就逃入森林里面了。我转身,但只看到了一个影子。如果父亲没有跟随,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熊不一定会攻击我 - 熊是非常好奇的动物,可能看看就走了。

- 一个城市人很难想象护林人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 感觉他整天都带枪在泰加森林玩。您能描述一下您的日常工作吗?

- 早上我们会在办公室开会。我领导15名护林员,但其中一部分人员在环贝加尔湖铁路,安德里亚诺夫斯卡亚站,在地方机关工作,这些人星期一会过来开会安排整周的工作任务。剩下的时间,他们通过电话获得任务 - 辛亏有手机。那些在库鲁土克村和斯柳江卡市人的工作更有计划 - 林业和生物技术活动,娱乐,与游客的工作。很多时间会花在修理机械上,比如拖拉机,沙滩车,雪地摩托车和四艘船。

- 请您介绍一下现在在泰加森林里进行着什么样的工作呢?有季节性的工作吗?

- 例如,现在有马鹿的纪录。我们晚上出去统计 - 它们六点钟开始叫,这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刺耳的嚎叫,甚至。到了晚上,它会叫两次然后再不叫了。但是有时候会有几只一起,这时一场集会就开始了 - 整夜都大吼大叫。我们认为,当它们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大喊大叫时,我们会听得非常清楚 - 一只在右边,另外一只则从山后面响应,然后它们会朝对方跑去。然后再次彼此吼叫,然后沉默 - 显然,他们撞上角了,就跑走了。

"

林业区平均有一百多头马鹿。我们也计算过狍子,驼鹿,今年一共看到了十二只熊,我们还用诱饵捕鸟的方法看到过接近三百只松鸡。

- 今年快结束了,火灾危险的季节也结束了。今年火灾情况如何?

- 今年比较安静,我们在家里工作,在我们的林业区。邻近的地区都被烧毁了 - 我飞往卡楚格的贝加尔伦斯基国家保护区两次帮助他们处理火灾,并跟我们的团队一起合作了两个星期。我担任大型森林火灾的负责人,同时进行森林保护的工作。4月份,我们有一场火灾 - 三天之内就熄灭了,这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处理。从各个地方过来的人们一起扑灭火灾,贝加尔湖自然保护区的朋友们也加入了,一共有37人参加灭火,而且安排了一架Be-200的飞机。

- 泰加森林的动物总是吸引着猎人,幻想家和枪械爱好者们围坐在篝火周围。偷猎者不打扰你们吗?

- 当我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偷猎现象很普遍。当时他们在我们这边用最卑鄙的方法 – 在贝加尔湖上照明。冬季,森林里的积雪越多,马鹿和山羊便越往山坡上去。当泰加森林的雪深到齐腰时,斜坡上的风将会把它刮走,然后露出草地。所以野兽会去那边寻找食物。猎人在冰上用汽车头灯照射动物。猎人能把动物看得清清楚楚,因为在车灯下,它们的眼睛就像灯泡一样发光。被耀眼光芒照射的动物会变得糊涂,无法移动 – 就像在靶场上一样射击它们。动物们便从山上滑下去,有时候它们的身体被摔碎到连猎人都不愿意带走。现在我们全部处理好了,现在没有这样的事情了。有时候从伊尔库次克市和舍列霍夫市的人会试图进来,但是所有的道路都有监控。因此,可以确定的是沿贝加尔湖保护区现在不存在偷猎了。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1976年在扎卡缅斯克地区的领土上,区域狩猎专家伊凡·西佐夫建立了斯涅任斯克禁猎区。

pic

我们将继续阐述,贝加尔湖的湖面是如何发生变化的,以及为什么这种变化很重要。

pic

现在来回答关于贝加尔湖水面波动的主要问题。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讨论贝加尔湖的水位是如何对贝加尔湖产生影响,以及水位的改变是否会对生态产生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