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 Фото: Первый Байкальский
“这条河可以从一个河岸踩秋白鲑走到另外一个河岸......”,贝加尔湖捕鱼的悲惨故事......

自1985年6月27日以来,开始过世界渔业日。

从最古老的时代开始,水资源是大量人口食物的主要来源,这预示着捕捞技术的改进,其捕捞活动很快超出了一个家庭的需求。目前该行业又是固定职业收入的来源,又是地球的一部分人口的热烈爱好。

因此,在政府,商业企业,公共协会,个人各级上都需要对地球水生动物的谨慎态度,以保护其生物系统的了解。我们不会轻视环境问题,但我们不能只怪这些问题。在许多方面上,非专业捕鱼和有意识的偷猎才导致的鱼类无情灭绝才是许多物种的消失成为现实的原因。。

最明显的例子是贝加尔湖的一群秋白鲑数量下降。自2017年10月1日起,法律禁止在湖中进行秋白鲑捕鱼。

贝加尔湖的渔业是如何开始的

没有人可以肯定地说什么时候在贝加尔湖和入流它的众多河流中首次出现带有原始渔具的人。应该是在古代发生的,正如考古学家所证实的那样,他们在人们居住地点(遗址和古城遗迹)发现了鱼叉,各种钓鱼钩,石头制成的铅锤,鱼类废物残骸。还有鱼类雕塑或其岩画形式的“次要”证据。

在十七世纪中期,当库尔巴特·伊万诺夫的支队到达奥尔洪岛时,当地布里亚特居民已经有捕鱼的传统。像肉和牛奶一样,鱼也是一种常见的食物,同时它又是一个崇拜的对象,因为它的外形在古代神圣的图像中被发现。

“贝加尔湖针叶林的孩子”––通古斯人(鄂温克族人)没有避开渔业。

不过,俄罗斯人殖民东西伯利亚之后,贝加尔湖及其河谷的鱼业才变成了大量捕捞。

贝加尔湖地区的“鱼”地名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可能最有说服力的证实是,自古以来,贝加尔湖地区的水域以鱼类的多样性为特征,当地人口成功捕鱼,该地区都可以在地图上找到。当地通古斯语,布里亚特语和俄文里都有跟鱼有关系的地名。

最着名的贝加尔湖鱼秋白鲑是通古斯人在土尔库克特河和土尔其河(“土尔库”的意思是有秋白鲑的地方)中永生化,在私利吉利河和山谷(翻译为哲罗鱼河)中使哲罗鱼永生化,在尼卢昌河(翻译为鳟河)中使鳟永生化。受游客欢迎的夫罗利哈湖有第二个通古斯名称达瓦昌湖。指定一种罕见的红色鱼––北极条鳅。

俄罗斯地名也特别多:江鳕河,秋白鲑湖湾,鲟鱼村和圆腹鲦河等。

从消费渔业到商业渔业

关于贝加尔湖渔业状况的实质性信息可以从17世纪下半叶的来源中提取出来,这与俄罗斯人民在这里的积极动迁有关。跟着它出现了新的捕鱼技术和更复杂的设备。

所有前往贝加尔湖旅行的游客都有写到其无数的鱼类财富。阿瓦库姆大司祭描述了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贝加尔湖里面的鱼––鲟鱼,哲罗鱼,秋白鲑,白鲑等很多类型.....湖满着鱼,而鲟鱼和哲罗鱼好胖,所以没法煎,到处好多油”。

当时对鱼类造成任何伤害比较难。捕鱼本质上是消费性的,与使自己的家人吃好的需求有关,而且当时人口很少,根本不需要大量捕捞。

到18世纪初,情况发生了变化,首先与新土地的积极开发和贸易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此外,农民也表现出对捕鱼的兴趣作为渔民的竞争。调整这种情况时,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在贝加尔湖岸上及流入其中的河流的产卵场上给某一些渔业人固定渔场。

但传统上这种情况有利于富人和强者。40年代和50年代,最赚钱的渔场被卖给P.I. Shuvalov伯爵,他的工人不仅捕鱼,还捕海豹,其脂肪和皮肤尤其是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的。

使用最佳渔场的先发权利也授予了财政部,主要商人和教堂机构。

但是18至19世纪之交,鱼类资源依然很大。基本上,秋天发生渔汛,因为当时在色楞格河口,巴尔古津河口,上安加拉河口,赤乌尔奎斯基湖湾的支流中等可以观察到最大的秋白鲑集中。在此期间,根据伊尔库茨克编年史家P. I. Pezhemsky的说法,秋白鲑群进入河口的声音如此喧哗声,以至于在渔村里狗吠叫,在狭窄的小支流中,鱼形成一座“活桥”。

贝加尔湖及其支流上的秋白鲑捕鱼

Фото

几乎直到19世纪中叶,贝加尔湖可以被称为一个充满着最丰富鱼类资源的湖泊。50多种鱼类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商品鱼,都是非常值钱的鱼类!鲟鱼,哲罗鱼,茴鱼,白鲑,秋白鲑等 ... 19世纪是“人类手工的行为”的直观例证,为了利润,不加思索地打破了湖泊的自然平衡。首先,对鲟鱼和秋白鲑的种群打中了,事实上,这两种鱼类是所有渔获量的基础。其次,没有人关心秋白鲑群的生殖,此外,在产卵期间,从水中直接捞出来的。第三,渔民大量使用带小孔的渔网。结果,陷入渔网的小鱼只是毫无意义地被扔上岸的。第四,不受限制的捕捞与极不完善的加工技术有关。很多是“为了储存”准备的,因为一些用粗盐岩腌制不良的产品根本没有以可销售的形式到达商场。还可以列第五,第六......

对于“鱼问题”感兴趣的同时代的人给我们留一些很好的相关的“草图”。特别是,俄罗斯帝国地理学会西伯利亚省事务的统治者I. S. Selsky描述了50年代初典型的可怕画面:当成堆的大量秋白鲑群进入色楞格河的上游河口时,河床充满着鱼。投签之后,克井渔业劳动组合首先出来捕鱼,当他们扔网时,抓到的鱼如此多,两组工人才拉出来了。在这第一个渔场,他们采了200桶。第二个组合在同样的地方中采了150桶,然后是第三个组合采了100桶。这次抓到的鱼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桶,盐都不够,甚至大批量的鱼被扔到了岸上。小鱼扔水里面,或烧毁,或埋在地下,或留在露天腐烂......

19世纪的第一季度色楞格和巴尔古津的秋白鲑数量已显示急剧下降。

必然的结果是秋白鲑的范围扩展。在18世纪,实际的“海洋性”贸易,即贝加尔湖的大规模秋白鲑捕捞量尚未存在。在19世纪,渔民们“打开”了贝加尔湖的大门,在60年代初期,湖中的秋白鲑捕获量已经达到了100万卢布。

渔汛每年举办两次––夏季和秋季。5月底开始的夏季渔汛针对贝加尔湖,通常在7月中旬结束。他们只捕秋白鲑,有时扔一次鱼网会拉出来达100磅(磅等于16公斤)鱼。主要渔汛是快到秋天当秋白鲑)产卵时在上安加拉进行的。

主要渔具是大鱼网,其尺寸不断增加。捕捞方法也有所改进,自60年代以来,在湖泊的开阔水域开始积极利用流网捕秋白鲑。这种钓鱼方法是用特殊的渔船进行的,这种船随着河流方向和风漂流,带着一片非常长的“浮动”网络,鱼不会视为障碍物的帆布,因此强烈拉动网状物,紧紧地缠绕在它里面而再没有逃脱的机会。这项创新的应用增加了已经不受管制的捕鱼量,并且还有一个严重的缺点––当秋白鲑进入网络和拿出来时的损坏。因此,也出现无意义的消灭的情况。

到80年代中期,秋白鲑捕捞量的下降表现为产量下降并吸引价格上涨。比如,50年代,伊尔库茨克阿姨可以在市场买2至5毛钱的秋白鲑,在70年代末价格涨到5-10毛钱,而在80年代,秋白鲑的尾巴值18毛钱。为了您能够理解那些价格,我们指出那时候可以在一家比较的酒馆吃饭30-50毛钱,包括酒的价格。

 19世纪末-20世纪初秋白鲑的需求又增加了,因为穿越西伯利亚的铁路提供了运往帝国中心的机会。结果是一种大型鱼类生产者垄断的非理性的,捕食性的捕鱼量增长。

贝加尔湖的警察局

当然,当地政府,公众及鱼类生产者都了解该情况的严重性。他们不断的采取管理渔业,保护贝加尔湖及其产卵河流(色楞格河,上安加拉河,) - 塞伦加,上安加拉,基切拉河等)的具体措施... 1912年,他们甚至准备一个建立一种特殊的贝加尔湖警察的项目。

1816年,地区政府在“关于色楞格河上的捕秋白鲑的规定”上制定了一系列渔业规则。 但他们主要保护的不是秋白鲑,而是它的生产者––从无限制的用原始工具捕获的农民。不过,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单独措施在于产卵期间禁止在色楞格河上捕鱼。

然后规则以令人羡慕的规律性 开始出现––1872年,1882年,1900年,1905年,1908年。但是,不幸的是,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不大,而且到处都遭到严重的侵犯。在实践中,事实证明,不同的规则是在贝加尔湖的不同部分上进行的。产卵期间秋白鲑捕捉的位置和时间有限制,但是限制时间相符合。但毫无疑问,最大的问题是中央政府对无法了解贝加尔湖的鱼类资源和捕捞情况的复杂性。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我们继续向您介绍贝加尔湖的河流。提醒您,这里大约有300条河,它们都有自己的功能。 今天我们将介绍阿布拉米哈河,湖泊的主要鱼类秋白鲑秋天就在这边来产卵。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今天是我们同事和好朋友——贝加尔湖国家自然生物圈保护区的生日。让我们共同庆祝并将这一喜事告诉广大的读者。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贝加尔湖的许多事情并没有“相应的”逻辑框架和理性原因。它那数量众多的秘密让我们惊讶不已,我们赞赏那些到目前为止对新秘密和未知现象的每一次探索,例如那些很快就会归于沉默的沙地,是如何唱歌的……

贝加尔湖秋白鲑:贝加尔湖主要鱼类的过去和未来

9月20日到9月21日,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庆祝国际蝙蝠之夜。也许很少有人能够发现这些翼手目动物代表的魅力。然而它们与海豚有一些相似之处——它们都维持着微妙的大自然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