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 图片: Key To Baikal
August, 22

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鸬鹚石是贝加尔湖明信片式的景观,也是一处在50年前就能够观察美丽鸟类的地方,这一地区也是由此得名的。在过去的50年里,人类几乎已经将鸬鹚种群消灭殆尽,因为人们认为它们是秋白鲑消失的罪魁祸首……让我们来弄明白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鸬鹚石是位于沙滩湖湾地区南部非官方边界处的一座小岛。1981年5月19日被列为风景名胜。一开始是出于审美价值建造的,而如今它又具有了重要的动物学意义,因为除了大型银鸥群落以外,还有一对大鸬鹚返回这里筑巢。并且鸬鹚石有望重新恢复自己曾经作为贝加尔湖南部地区鸬鹚唯一聚集地的意义,这种鸟类已被列入伊尔库茨克地区红皮书。

去哪里寻找鸬鹚石?

鸬鹚石––事实上是水下山岩的顶部,高达15米。它被一座5米深,160米长的湖峡与岸边隔开。

这座山岩距离沙滩湖湾有3公里,距离位于贝加尔湖国家公园内的小钟声湖角2.4公里。

给这座岛起这个名称的原因非常简单。这里曾经是湖上大鸬鹚最喜爱的栖息地。

贝加尔湖南部唯一的岛屿

鸬鹚石被认为是湖中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之一,因此它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贝加尔湖的专业摄影画廊中。

这里的湖岸由粗颗粒的花岗岩组成,由于风化,它呈现出别致的锯齿形、柱形或者带斜面的塔形。

在岛屿的东部有一座花岗岩构成的塔,它的最高点很明显,高度为17米。这座岛屿呈现半圆形––35至40米。

山岩上几乎没有植被。岩石的表面非常简陋,其貌不扬,没有被完整覆盖,只有一些零星分布的植被。一般来说,我们只能说这里有单一的植物群样本,其中有树木––西伯利亚接骨木、花楸树、垂桦,草类––西伯利亚草、苔草、普通艾草、多刺山鳃……

鸬鹚石是鸟类舒适的房屋。它被认为是银鸥(蒙古鸥)、大鸬鹚、灰鹭、长鼻秋沙鸭、白鶺鸰和白腰楼燕繁殖后代的避难所。我们使用“被认为”一词并非偶然。事实上,银鸥和大鸬鹚已经从岛上消失了。只有它的名字才能让人们想起这些。

幸运的是,上世纪90年代海鸥回来了,大约在2012-2014年,鸬鹚也又一次出现了。

大鸬鹚在贝加尔湖上处境不佳的命运

上个世纪,大鸬鹚对贝加尔湖非常熟悉,它在这里的定居点似乎是永久性的。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对它没有进行细致的研究,它们的客观现实被“暂且”搁置在一边。然而后来,到了20世纪中叶,它们消失了。由于没有对这一物种开展过切实的研究,所以它们从湖区“离开”的原因也无法找到明确客观的解释。只剩下一些推测。

首先,所有的鸟类都遇到了栖息地边界发生自然变化的情况,因此大鸬鹚也缩小了它们筑巢的区域。然而从逻辑学的角度看,这种急剧的消失也许和生活条件的迅速恶化有关。

Остров-камень: как выглядит самый «птичий» остров Байкала@Остров-камень: как выглядит самый «птичий» остров Байкала
Остров-камень: как выглядит самый «птичий» остров Байкала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 照片来源:AdobeStock

在50年代,形成了一条危害鸟类生存的生物链:此处新的湖岸线和浅滩浑浊的水让秋白鲑最主要的食物––贝湖鱼离开了这里;秋白鲑的产量变得越来越少,不得不吃一些营养含量低的食物;鸬鹚只吃特定的鱼类,不像杂食性海鸥那样,所以它们无法适应口粮的变化––秋白鲑数量减少且营养价值也下降了。

其实,人类也发挥了非常负面的作用,生态文明的水平也很低。

小小的题外话。所有见过鸬鹚猎捕秋白鲑的游客都认为这一场景是非常壮观且激动人心的:“秋天,鸟儿聚集在每一条汇入贝加尔湖产了卵的河流河口处,在离开这里去越冬前捕食秋白鲑。一大群一大群的秋白鲑沿着河口的浅水地段进入河流,正是在这个时期它们成为了鸬鹚轻而易举就能获取的食物。大群以食用鱼类为生的鸟儿享用着一群群的秋白鲑赠礼。通常,鸬鹚位于离河口不远的地方,在适当的时候它们挥动着羽翼飞身俯冲攻击鱼类。浮出水面的鸟儿吞食鱼儿,然后再一次飞起,吞食鱼类,随后朝着岸边飞去,在岸边干燥的地方休息几个小时,晾晒被打湿的翅膀。”

然而这种类似的吸引人的画面,在20世纪中叶,只会引发当地居民的愤怒。对此没什么好吃惊的,他们(顺便说一句,主要是个别政府代表)把这种捕食岸边鱼类的鸟儿归为秋白鲑种群缩减的罪魁祸首。

必须要同敌人作斗争。然而并没有找到适合的措施。在上个世纪与鸬鹚的斗争中,他们甚至借助了燃料––润滑油类的物质。有着鸟蛋和雏鸟的鸟巢被他们涂上了燃料并烧毁。没有人能听进去这一的事实:一只鸟一天只吃400-600克鱼,并且只在秋季大量猎捕鱼儿。

人类在开展破坏性行为的时候,比较不容易到达南部的鸟巢,而南部的鸟,其中也包括鸬鹚石地区的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然而不论如何,鸬鹚又回到了鸬鹚石并且成功地繁殖了。几近灭绝的种群也正在恢复。这一局面太令人欢欣鼓舞了。然而这种情况只有鸟类学家和游客喜闻乐见,在渔民和政府代表眼中鸬鹚依然是一种有害的鸟类,在布里亚特共和国鸬鹚已经被剔除出了地方红皮书并被认定为“可被猎捕的资源”……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巴尔古津山脊从北向南沿着贝加尔湖延伸:它起源于上安加拉河河谷,占据了湖东岸超过三分之一的区域

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新年前的忙碌很快就要开始了,在全国各地,人们将在家里布置并打扮新年的主要标志: 美丽的小云杉。您是否知道根据生态日历将12月19日定为“常绿植物”日吗?在这个日期之前,让我们了解到云杉是哪种树,以及为什么是所有常绿树中最重要的树。

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东方星占表已经牢牢地扎根在我们的生活中,即使我们不太相信预测,但我们仍然会保持一颗不变的好奇之心。即将到来的2020年是“水鼠年”。

鸬鹚石:贝加尔湖鸟类的房屋

自2003年以来,每年12月11日全世界都在庆祝联合国发起的国际山峰日。根据大会决议,“在这一天要组织各种规模的活动,用来宣传强调山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从贝加尔湖地区旅游发展的角度看,巴尔古津山脊是最有宣传意义的地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