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October, 22, 2018

贝加尔湖的空中贵族

贝加尔湖通常令人联想到的是地球上最大的清洁饮用水源。然而这座湖不仅有晶莹剔透的湖水,还有那些分布于水中的生物。如果没有它周围空间里的生物,尤其是其中的珍奇鸟类,贝加尔湖的存在是令人无法想象的。

贝加尔湖第一已经写文章介绍了鹰在萨满教中扮演的角色。

现在按照逻辑来介绍它们在现实中的代表。

据说,贝加尔湖地区居住着七种鹰及其近亲 - 海鹰。它们分别是:金雕、白肩雕、草原鹰、大斑鹰、矮鹰、长尾鹰、白尾鹰。白尾鹰的标本曾经作为展品陈列于伊尔库茨克地方自然博物馆(于1889年由伊尔库茨克基里洛夫故居迁移到博物馆)。如今这只鸟几乎只剩残骸了。

鹰是自由、坚韧、不羁的象征。它有非常丰富多彩的含义——空中贵族。名字的作用,以白尾鹰为例,是对鸟类外观的诠释。它的尾巴很短,呈楔形,全身是雪白色的。它出生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貌,直到鹰生命的第八年才接近这个样子。有趣的是,成年鸟类(平均寿命为25岁)的头部和颈部都变成了灰色(羽毛的尖端变得非常轻),在空中身体的这些部位看上去是白色的,而在特定的背景下,你就能看清它们鲜艳的白色尾巴究竟是什么颜色。

在伊尔库茨克所有筑巢捕食的动物中,鹰是最大的。它的身体长度在70-90厘米,翅膀展开的长度约为2米,体重达7公斤。雌性是所有猛禽的典型代表,比雄性大。很难将海鹰与鹰族的其他成员混淆,因为它除了尾巴羽毛的颜色很独特以外,还有一个与身体不成比例的黄色大喙,喙的末端有明显的弯曲,它的爪子没有羽毛覆盖,在飞行过程中一双翅膀完全展开。

白尾鹰食物的种类非常多。首当其冲就是鱼。根据栖息地的特征,生活在贝加尔湖的有拟鲤、鲈鱼、河鳟和江鳕。但是如果鱼类不够养活鹰的家族,鹰就会心安理得地猎捕其它鸟类或者小型兽类。在白尾鹰巢穴附近发现了鱼,鸭,啄木鸟,松鸡,地松鼠的尸体。据目前所知,这些鹰偶尔还会猎捕到麝鼠皮。顺便说一句,鹰会并不排斥腐烂的死鱼。

         值得一提的是,鹰并不是娴熟的狩猎者。沉重的体重成为了它自己的负担。因此,对鹰而言,与其它狩猎者相比,它完全算不上“奇侠”。基于它的行为,有这样一个专业术语——寄生盗窃者(指某些大型猛兽从一些体积小但是灵活熟练的邻居那里获取狩猎品的特殊现象)。

以下是由一位自然科学家讲述的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为示例。他所描述的事件发生在5月初的巴尔古津自然保护区。鱼鹰(鱼鹰——既是凶猛的禽类,又是天生的渔夫)飞翔着捕鱼,它们中的一只很快就遇到了好运气。由于动作迅速,它潜入水中后,抓住了一条大鱼(一条重达800克的茴鱼)。然而用爪子拖拽猎物对鱼鹰而言很费力,它只能缓慢地飞过已经结冰的贝加尔湖湖面。鱼鹰发现了一只白尾鹰。这只收了惊的猎捕者在贝加尔湖上扑腾,然而白尾鹰展开了迅速而精准的动作,茴鱼从鱼鹰的爪子里掉到了冰面上。白尾鹰一刻也没有犹豫,灵活而强有力地冲击并抓住了被遗留的已经没有战斗力的猎物,用爪子将其拖走。

鹰的生活地点和生活方式

遗憾的是,我们都不可能随意遇见白尾鹰。首先是因为它通常定居在难以到达的地方。按照惯例,白尾鹰从3月底(或4月)到10月出现与贝加尔湖。然而也有它们在这里过冬的例子。

鹰最合理的筑巢地点通常是在树顶,一般选择大树(直径达1.5米,高度约1米),粗壮的树枝,近水地地方。通常会产两枚蛋。总是会遇到有趣的“未经授权的同居”案例,在鹰巢的深处发现了白鶺鸰或是田麻雀的窝(里面还有鸟蛋)。鹰缔结成永久性的夫妻关系,这种关于与自己的巢穴紧密结合在一起,第二年还会尽力返回到这座巢穴里,一起照料雏鸟。

其次,是由于贝加尔湖地区白尾鹰的数量急剧下降。遗憾的是,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很简单:周边环境污染、火灾、砍伐树木、未经授权的人类行为对栖息地的损毁;捕捉和偷猎......

要知道在19世纪鹰生活在贝加尔湖全境,到了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它们仅生活在贝加尔湖北部和中部湖岸和奥尔洪岛,然而即便如此,当时贝加尔湖北部的白尾鹰也仅仅是一种普通的观赏鸟类,如果没有它们,赤乌尔奎斯基湖湾的景象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如今这一物种已经被列入了俄罗斯的红皮书。

90年代初期,伊尔库茨克地区大量分布着大约50-100对鹰,而在近20年只能在巴尔古津自然保护区和卡班斯基禁猎区看到鹰……而且是以巢穴为单位计数的。到2018年7月,根据鸟类学家的研究结果,在色楞格河三角洲记录在册的仅有4对白尾鹰。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究竟什么是冰川,它们位于贝加尔湖的哪些位置,如何到达有冰川的地方?我们的访问将解答以上问题和许多其它问题。

pic

贝加尔湖第一将继续讲述那些汇入贝加尔湖的河流。这次我们要谈的是安加拉河的姐妹河——上安加拉河。

pic

《贝加尔湖第一》将发表一系列新的文章,讲述关于流入和填充到湖泊及其水域的河流。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贝加尔湖最主要的干线水流——美丽的色楞格河。

pic

1998年,恰好20年前,日历上又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日子。从那时起3月14日就成为了国际河流日。然而只有在俄罗斯是这样叫的,全世界的环保积极分子对这个日子的命名稍有不同——国际反水坝行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