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Key To Baikal
February, 20

水龙:来自贝加尔湖底的怪物

贝加尔湖居民口口相传的最可怕的传说之一是一个关于生活在湖底的可怕的嗜血怪物。布里亚特人称他为“鲁苏德罕”(Lusud Khan)--令人害怕的“水龙之主”。

对于这一怪物的描述,以及它的具体栖息地。至少流传有三种版本。

根据第一个版本,这个可怕的生物看起来像一个具有一副异常邪恶面孔的巨大鲟鱼,整个巨型背部包裹着巨大的铠甲。

其次,他们谈到有一块位于贝加尔湖唯一的女儿河-安加拉河“逃跑”的叶尼塞河岸边的非常不寻常的大石头。这块巨石上有一副有着一个分叉的舌头,具有巨大的爪子和背甲的巨大蜥蜴的图画。然而在这个地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水中怪兽,而且很有可能只是来自于在贝加尔湖前往安加拉河的“旅程”中在这里停留的。

一些试图解开这个谜团的爱好者认为,居住在贝加尔湖深处的神秘居民选择了小海上的木霍尔湾作为居住地。 木霍尔怪物则属于一种远古的物种,是一种几乎从未被研究过的食肉类两栖爬行动物物种,部分类似于鳄鱼和古代的鱼龙。

血神的祭品

当地居民对某种古老的水下神灵的信仰到二十世纪的第一季度还在进行。

例如,在十二世纪到十四世纪从南方往西北进军的蒙古战士会杀死附近定居点的居民,将他们的尸体扔进贝加尔湖,从而给贝加尔湖的怪物带来血腥的礼物。相反,他们也以此希望在军事方面取得成功。

众所周知,十七世纪的鄂温克,涅涅茨,雅库特王子,在俄罗斯人最后殖民统治之前,派人带来丰盛的礼物 –– 家畜,皮毛,宝石来到贝加尔湖岸边。这些珍品被装在特殊的船上并投入湖中。

木霍尔怪物的见证

二十世纪初,人们开始谈论小海地区出现的一种难以理解但又可怕的生物。关于一名穿过木霍尔湾将家畜送到奥克洪岛的商人的故事受到广泛关注。当时不知何故,由于船的不稳定性,其中一匹母马落入水中。所有想要救出这匹马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而且,在落水后的几分钟,人们注意到动物的尸体部分和马的头部浮出水面。

然后又有人开始谈论人类的消失。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日本囚犯被送到黑矿村工作时这些谣言变得特别流行。当然,很多关于它们的信息是保密的,但仍然难以掩盖湖边上有被撕碎的尸体的事实。

当地人也没有观察到任何关于它的超自然现象。对他们来说,木霍尔湾的领土一直被认为是一片神圣的土地。这个地方不可以随便被提到,白天更不要往湖湾那边眺望。自古以来,这里每年都举行一次祭祀仪式,在最黑暗,没有月亮的夜晚,在木筏上放置肉和鱼,然后将木筏推入水中,以纪念那神秘而强大的神灵。而且,尽管这里有着绝佳的自然气候条件,但很长一段时间仍然没有人在木霍尔湾岸上建造房子。因此,这也保护了当地的自然及其居民的原始生活形式。

今天在小海的原住民中有一个关于木霍尔湾中的一个巨大的,像一个树枝的,块状的木头怪物的故事。它只是在夜间漂浮在水面上,并且发出一种“咕噜咕噜”的嘶哑声音。一旦这种“音乐”能被听到,毫无疑问,来到湖边喝水的牲畜将会消失。

他们也有提到一些再也没有回来的渔民。村民们只能找到他们被撕裂的尸体。而且,即使是船长也声称怪物的个头非常大。他提到,当嘶嘶声和咕噜声传到船员的耳朵时,贝加尔湖显得非常的平静,但船会突然开始往不同的方向强烈地摇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底部游动并且撞击着船体。

科学家们怎么看待它

今天,渔民声称他们遇到的是不寻常的生物,它非常巨大,而且是黑色的,并且在贝加尔湖这么纯净的水中是可见的。

有些研究人员并不否认这一事实。并解释到这与木霍尔湾不寻常的水文特征有关。它底部有温泉,在冬季和夏季会使水温度升至23度。这一有利的条件允许木霍尔湾的居民可以见到在湖湾生活和繁殖的大型捕食性鱼类,同时在冬季这里还有很多对怪物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海豹 。

此外,在二十世纪80年代末,爱好者们利用回声定位设备对湖底进行了一次特殊调查。这些设备记录了一个超过30米的移动的物体,但后来没有任何进展,所以没人能“确认”贝加尔湖水域中是否存在怪物。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广泛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所有工程建筑中最浪漫的要属灯塔,这绝非偶然。灯塔之光——是救赎之光,引路线,希望,家园……

pic

贝加尔湖地区原住居民的服装美丽而独特。埃文基胸甲是最古老的服装元素之一,公元前,古老的贝加尔居民就一直在使用它,它既可以御寒,还有装饰作用……

pic

有些人的生命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并使事物产生永久性地改变。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帕斯尼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伊尔库茨克学术和文艺的庇护人,十二月党人的朋友。我们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文稿就是关于他的。

pic

人们总是喜欢把学者在贝加尔湖地区火山谷神秘死亡事件与佳特洛夫考察活动相提并论。时空转换、雪人、日常生活的谋杀事件——解释了为什么在我们这篇新的恐怖故事里当地人直到如今依然很尊重这个地方,把它看作是圣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