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stock.adobe.com
October, 12

来自深处的恐惧:贝加尔湖的水里藏着什么

贝加尔湖总是被传说和秘闻笼罩着,有时也会出现与之相关的新的神秘故事。其中一些故事非常不同寻常,甚至仿佛科幻电影的情节。贝加尔湖第一将为您讲述那些在湖水深处的神秘居民。

        很长一段时间,贝加尔湖的渔民都在谈论湖深处发出的光以及把游泳的人拖到湖底的生物。这些传说更像是长久以来被人们所忽略的关于海怪或海妖的童话故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改变了。

不明飞行物和不明漂浮物

        1959年,在贝加尔湖南岸的斯柳江卡市附近,发生了一件奇怪的TU-104飞机失事事故。坠入贝加尔湖的飞机并不在航空队的失事登记名录中。据说,在坠入湖中之前,机长曾告知调度员有不明飞行物在天空中移动。当时调度室里所有人都签订了沉默保证书。那些在附近捕鱼的渔民看到有一个圆盘子形状的东西在追逐一架正在下降的飞机––一直追到了水面。

        半个世纪之后,俄罗斯的不明飞行物探索者甚至组织了一次赴坠机现场的探险,并且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根据他们的说法,灾难的发生与斯柳江卡地区贝加尔湖底秘密基地的行为有关。不明飞行物探索者们甚至还发现了天外来客并制作了关于不明飞行物随机穿过夜空的质量存疑的视频。探索者们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不明飞行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不明漂浮物,会恰好出现在贝加尔湖。

        1982年在贝加尔湖深处还发生过另一件事故。关于这次严重事故的信息很少,所以就只能指望民间传说了––然而,这个故事和第一个故事一样。根据传言,位于贝加尔湖北部的军事潜水员看到了一个没有佩戴潜水呼吸器的三米长的人形生物,他穿着银色的宇航服,头上戴着球形头盔。当他试图用网捕捉天外来客的时候,对方突然浮出水面。三名潜水员死于沉箱病,四名成为了残疾人(气压仓内空间不足)。还有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三名潜水员是被不明生物杀死的。
        有人说,在贝加尔湖湖底,伊尔库茨克的科学家借助深水仪器发现了巨型机器履带的印记,这种履带是人类所不曾拥有的。还有许多人说他们在湖面上发现了绿色透明三角形和火球形状的不明飞行物。因此就让人们形成了一个印象––在贝加尔湖的某处存在着一个不明飞行物(不明漂浮物)基地。甚至有两个基地。也有人说,位于贝加尔湖的并不是基地,而是不同平行世界之间的通道。根据某种关于不明飞行物起源的假说,不明物体是来自平行世界的文明使者。

外星人之家

       有一种说法,在湖水中可以形成一种不为人知的高智慧的生活方式。这一假设可以解释1982年神奇的人形生物事件。然而贝加尔湖是否能发展出文明?未必如此。

        有趣的是,地球上再也没有另一个地方像南极洲和贝加尔湖这样,经常被定位为外星人基地。一开始,人们就都明白:那里是人类难以接近也无法轻易揭秘的。然而为什么就一定是贝加尔湖呢,要知道还有很多广阔空间,例如更深的海洋,深海可以更成功地将一切遁于无形,为什么人们只是盯着欧亚大陆的中心呢?在欧洲和亚洲应该存在着许多深度和贝加尔湖差不多的地方吧?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说假定存在的外星人仍然想要与人类文明保留一定的距离,那么毫无疑问他们最理想的庇护所就在贝加尔湖。

如何在贝加尔湖上遇到外星人?

        圣湖本身就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气氛,而它壮丽的景观和广阔的面积又会让人产生无边无际的幻想。由于当地条件的特殊性,贝加尔湖上许多罕见的自然现象更容易被看到。而那些关于“水中的闪光”、“穿着银色太空服的类人动物”、不明飞行物和漂浮物的故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可靠的证实。

        不明飞行物探索者的探险提供了自相矛盾的消息––一会儿说外星人基地在贝加尔湖北部,一会又说在南部;一会儿说军事潜水员差点被抓住了,一会又说是外星人击落了飞机。关于这一疑问,我认为贝加尔北部出现的很有可能是军事潜水员。

        然而在某些方面不明飞行物探索者们是对的:贝加尔湖像磁铁一样吸引人。因此在这里找寻外星人的最佳办法就是––起身出发自己去搜寻。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古代人民的美食与湖泊密不可分。他们就是贝加尔湖所提供的主要食物:鱼。在这里我们将给大家介绍下鄂温克族美食的几个特点,并分享一下在户外露营条件下很容易在湖上制做的汤类食谱。祝您好胃口!

pic

广泛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所有工程建筑中最浪漫的要属灯塔,这绝非偶然。灯塔之光——是救赎之光,引路线,希望,家园……

pic

贝加尔湖地区原住居民的服装美丽而独特。埃文基胸甲是最古老的服装元素之一,公元前,古老的贝加尔居民就一直在使用它,它既可以御寒,还有装饰作用……

pic

有些人的生命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并使事物产生永久性地改变。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帕斯尼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伊尔库茨克学术和文艺的庇护人,十二月党人的朋友。我们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文稿就是关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