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March, 10

圣香烟和树木周围的丝带:贝加尔湖的萨满教还存在吗?

土著人的传统宗教包含了一套完全不同的神话,魔术,精神信仰和图腾等。居住在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人尊敬河流,湖泊,森林的神灵,具有丰富的神话集。此外,与许多其他古老教派不同的是,他们其中一直有在人们和精神之间交往的中间人,叫萨满(来自鄂温克语“saman”)。因此这种宗教称为萨满教。

布里亚特萨满教里面的仪式,祈祷和其他幻术行为非常多样,并有着一定的顺序。有集体,个体的祈祷仪式和祭祀仪式,有必需的,也有可选的,有定期的,还有不定期的。

集体祈祷仪式称为“泰勒干”(taylgan)和“萨西里”(sasli)。泰勒干是一种整个村庄或者一个家族举行的祈祷仪式。泰勒干也是祭祀仪式,平时会用羊马祭祀,同时伴随着礼仪仪式和美酒。泰勒干从五月底开始,并在秋季十月份结束。每个泰勒干专门为特定的神或者一组为保护某一种自然力或者现象(比如,水)  的神进行的。所有的泰勒干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叫鄂合泰勒干( Ekhe Taylgan,意思为大泰勒干),此时整个地区的居民都要聚集一起度过。

萨西里(又称dugaabari)是一种无血祭祀的集体祈祷仪式,主要会抛洒白色的饮料(牛奶乳制品),茶和酒。萨西里一方面是独立的仪式,另一方面也会作为泰勒干的一部分,在比较重要的活动之前进行。

Фото

布里亚特人还有进行祈祷的圣地,平时可以在路边比较显眼的地方看到。它们是被用彩色围巾或者丝带缠绕的柱子(“瑟尔格”或者“巴里斯”),树木和圣石(obo)。当地居民(不仅是布里亚特人),穿过圣地时,会停下来酒上酒水或者在巴里斯圣柱上绑上丝带(“扎拉”),还会留下香烟,火柴及零钱。除了这些地方以外,萨满教徒还可以在外面或者家里进行祈祷仪式。

在布里亚特传统宗教仪式中位于中心的位置的是萨满人。在基督教和佛教出现时布里亚特萨满教的层次和礼制相当复杂。要成为一个萨满人必须首先有血缘关系 - 乌泰(萨满的原来),他们都有同样一个祖先。而且他身上一定要有能够被识别的神圣标志:例如皮肤上的寻常斑点,分叉的手指及奇怪的行为等。不能因为个人的意愿而成为萨满。神灵会自己选择萨满,这一点不受任何其他愿意左右。萨满的生命中根据自己的能力接受洗礼。布里亚特萨满有9个洗礼级别。根据不同的等级,萨满可以有自己的铃鼓,铁冠,斗篷,并执行更加复杂的仪式。最高的等级是扎林(第9个洗礼), 这一级别的萨满在上一世纪是非常罕见的。相传,第九级的萨满能飞到空中,翱翔于树林之上 。

有趣的是接受佛教或基督教的布里亚特人经常还会继续遵守某些萨满教的传统。此外,当地的佛教也采用了一些萨满仪式和习俗,并成为礼仪规范。在相当大程度上对萨满教迫害的印象便是革命前政府只承认佛教与基督教是官方宗教。那时候经常有双信仰的现象:去教堂的基督徒也会进行其他异教仪式。在一定程度上萨满教得以“生存”的重要原因是西伯利亚人对宗教的宽容态度,不管他们是布里亚特族,俄罗斯族,鄂温克族或者其他民族。

对萨满教最严重的打击是在苏联的反宗教政治时期造成的:许多萨满人遭到迫害,一些传统仪式被禁止了,催生这种宗教的条件也改变了,自然作为神灵的时代过去了。因此,很多延续性的萨满教传统都消失了,布里亚特传统文化的破坏导致了许多习俗和惯例的消亡。现在被认为是萨满教传统的很多东西是从新时代的其他宗教,佛教及各种崇拜和信仰借用而来的。

然而,想要完全摆脱千百年来的传统是不可能的。萨满教的许多元素与生活方式,语言和布里亚特的习俗是分离不开的。复兴后的萨满教不仅是布里亚特人,还是全贝加尔地区居民的重要文化部分。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有些人的生命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并使事物产生永久性地改变。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帕斯尼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伊尔库茨克学术和文艺的庇护人,十二月党人的朋友。我们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文稿就是关于他的。

pic

人们总是喜欢把学者在贝加尔湖地区火山谷神秘死亡事件与佳特洛夫考察活动相提并论。时空转换、雪人、日常生活的谋杀事件——解释了为什么在我们这篇新的恐怖故事里当地人直到如今依然很尊重这个地方,把它看作是圣洁之地。

pic

布里亚特的美食与肉不可分离。今天我们来分享一下传统布里亚特羊肉骨汤的做法。几个世纪以来,羊肉骨汤一直是最受欢迎的菜肴,做法也很简单......

pic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这一节日是对所有生物的居住地的尊重。自古以来,贝加尔湖人民非常尊重他们的土地,相信这样他们的生活将充满喜悦和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