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Фото: Первый Байкальский
June, 21

期待已久的光:贝加尔湖上灯塔之光的故事

广泛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所有工程建筑中最浪漫的要属灯塔,这绝非偶然。灯塔之光——是救赎之光,引路线,希望,家园……

大约在19世纪中叶,贝加尔湖的水手们在黄昏时会看到期待已久的亮光。然而当时的湖面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通过与极端的航行条件作斗争,当地自学成才的领航员获得了能力与经验,能够通过最微小的特征来判定每一次贝加尔湖强风的产生,他们是船员们的希望。

灯塔的安装任务交给了费· 基·德利仁科的考察队

人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在18世纪到19世纪上半叶,在贝加尔湖上没有进行过航行安全的试验。早在1761年在南(巴索尔斯克)岸上就建造了高达8米的圆柱体,柱体的顶部点燃了普通的火焰,然而建造灯塔的系统性的工作,是多亏了费多尔·德利仁科 的考察活动才得以开展的。

我们将基于考察队的报告和伊尔库茨克报纸––《东方评论》(风格得到了保留),为您讲述修建“灯塔之光”系统工程中最激进的时期。

在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过程中,更具体地说,是贝加尔湖铁路渡口的过程中,有人提出了关于需要修建完整灯塔链的问题。

第一次尝试航行是在修建渡口的工作中,“发现这种在夜间一望无际的水面上发出令人安心的灯光的灯塔装置是很有必要的。在距离利斯特维扬卡45俄里(1俄里=1066.8米)的地方坐落着喀拉乌斯特宁湖角,它离水面只有令人不知不觉的3俄里的距离。在迷雾中靠近这座湖角会使得船只麻烦不断”。

德利仁科的论据说服了西伯利亚道路委员会,该委员会开始出资建造最早的两座灯塔(位于喀拉乌斯特宁和沙嘴湖湾)。正如当地报纸所写的“这是一次尝试使用灯塔照亮湖面的尝试,这些灯塔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保障湖面上的航行,不仅适用于大型轮船和当地的蒸汽船,也适用于渔船”。

社会对于修建工作的态度

Фото

考察队的活动得到了当局和当地居民的认同和赞许。媒体报道称:“喀拉乌斯特宁湖角的农民把个人储备的干燥原木让了出来,斯特里卡洛夫斯基驳船的船主曾经两次遵照考察队领导的指令开着自己的船,带着自己的工人运送修建灯塔的木材。”

轮船和帆船的船长、渔民、工业家都不失时机地表达自己对于灯塔修建工作的感激之情。他们对喀拉乌斯特宁的灯塔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这让他们在刮着山凤的夜里开着装满茶叶的驳船穿行此地的时候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有时候船上的茶叶价值高达500,000卢布。灯塔的灯光对旅客们起到了鼓舞的作用;船长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说:“看着,看着,所有人都睁眼好好看着”,如今相反,他会安心地说:“现在有了灯塔,睡个好觉吧!”。水中的劳动者––渔民格外感激灯塔,他们的夜间工作常常会遇到危险,尤其是在色楞格河河口,那里时常会涌起浪花”。

在德利仁科的倡议下,轮船公司无偿地承担起了在过往船只的帮助下与灯塔保持联络的工作。伊尔库茨克州长要求船主要照顾灯塔观测员。

修建位于喀拉乌斯特宁河口的第一座灯塔

1899年夏天,他们开始在湖上建造“灯塔之光”,第一座灯塔于6月29日点亮。能有如此速度仅仅是因为––没有必要建造房屋,也没有专用的单独岗亭。通过与伊尔库茨克天文台负责人达成的协议,利用气象站门廊上的增高部分,把它抬高到了8英尺(1英尺约等于0.3米),从而形成了一个灯塔间,在它的墙上安装灯塔设备。

该站的观察员完全承担起了观测喀拉乌斯特宁灯塔的所有职责。

在沙嘴湖湾修建灯塔的英雄故事

在沙嘴湖湾为修建灯塔选址的时候,最佳地点为难以接近的大钟楼山岩,它将沙嘴湖湾和祖母湖湾分隔开来。

这座灯塔的建造开始于1899年6月19日,7月30日点燃了灯火,所有的工作于10月2日完成。在灯塔的建造工作中展现了普通人––海员特拉菲姆·锁死诺夫斯基的奉献精神。大钟楼山岩的高度大约为80米,“要到达山岩的顶部,就必须植树,通过爬树到达又高又陡的山峰,这项工作的开销超过了预计修建灯塔的全部费用。”借助火药进行爆破,随后要在山岩上清理出一块平台用以修建灯塔岗。完成这项任务不需要太高的财务支出。特拉菲姆“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自告奋勇爬上了陡峭的山岩,在三小时内完成了任务。他随身带着一根很细的绳索,放下绳索,开始抬升修建所需的装备和工具”,在随后的几小时通过爆破手段,他清理出了平台。通往山岩顶端的路上一共修建了294级木质阶梯。

在晴朗的天气里,这座灯塔的能见度达到了50俄里,“这多亏了贝加尔湖上异常通透的空气”。

费· 基·德利仁科考察队“灯塔修建”工作的成果

前两座灯塔的修建并没有花光为这项工作拨付的全部资金。因此考察队的负责人决定“立即着手再修建两座灯塔:在色楞格河河口––船只往来频繁的哈拉乌斯,还有奥尔洪门湖峡, 当时一到夜里在完全封闭的湖湾中,完全没有可以抛锚的停泊处”。

最终,截止1903年贝加尔湖上一共建造了10座灯塔:

-喀拉乌斯特宁灯塔
-大钟楼湖角灯塔
-哈拉乌斯––哈拉乌斯支流右岸的色楞格河河口的灯塔
-小海的马头湖角灯塔
-图尔金灯塔––位于图尔金山上的灯塔
-戈里亚钦斯克灯塔––位于通克湖角
-乌什卡尼灯塔––位于大乌什卡尼岛
-卡杰利尼克福斯克灯塔-位于卡杰利尼克福斯克湖角或者卡里切湖角
-达达尔斯克灯塔––位于基切尔河河口和上安卡拉河河口
-杜诗卡査斯克灯塔––位于基切尔河河口右岸

每一座灯塔都由15-20米的金字塔形塔和上面的灯塔岗组成。

难怪,如今有很多对此感兴趣的人号召在全世界范围内取经,对灯塔感兴趣的人和灯塔守卫员们组建了旨在保护灯塔建筑的协会。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古代人民的美食与湖泊密不可分。他们就是贝加尔湖所提供的主要食物:鱼。在这里我们将给大家介绍下鄂温克族美食的几个特点,并分享一下在户外露营条件下很容易在湖上制做的汤类食谱。祝您好胃口!

pic

贝加尔湖地区原住居民的服装美丽而独特。埃文基胸甲是最古老的服装元素之一,公元前,古老的贝加尔居民就一直在使用它,它既可以御寒,还有装饰作用……

pic

有些人的生命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并使事物产生永久性地改变。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帕斯尼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伊尔库茨克学术和文艺的庇护人,十二月党人的朋友。我们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文稿就是关于他的。

pic

人们总是喜欢把学者在贝加尔湖地区火山谷神秘死亡事件与佳特洛夫考察活动相提并论。时空转换、雪人、日常生活的谋杀事件——解释了为什么在我们这篇新的恐怖故事里当地人直到如今依然很尊重这个地方,把它看作是圣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