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尔巴加泰村:贝加尔湖3个世纪的传统

塔尔巴加泰村:贝加尔湖3个世纪的传统

© 图片: lickr, Anthony Knuppel
毫无疑问,塔尔巴加泰村是靠近湖泊的最有趣的村庄之一。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旧派信仰者在这里生活并守护自己的传统已经有3个世纪了...

贝加尔湖汇集了各种群落的人。首先,这里有俄罗斯人和布里亚特人,他们是原居民。大家渐渐地也习惯这种民族的多样性:布里亚特人开始尊重东正教的圣尼古拉,俄罗斯人把礼仪的丝带系在树枝上。形成了一种宽容的全面的文化对话。

但是,贝加尔湖还有一些几百年来一直坚守自己独特传统的民族。如果您对民族文化比较感兴趣的话,那么您可以去保存有这些独特传统家庭的塔尔巴加泰村。

塔尔巴加泰村是一个距离乌兰乌德西南处有65公里的布里亚特族的村庄。位于色楞格河的支流 –奎通卡河边,它的名称取自于生活在这里的无数的跳鼠(tarbagan)。该村庄已经有3百多年历史了。17世纪阿瓦库姆大祭司在色楞格河坐船发现了这里,后来这个村就是塔尔巴加泰村...

俄罗斯的村庄和农村的差别主要是看有没有教堂,而村庄一定有教堂。1744年这里建造了佐西莫-萨夫瓦捷耶夫斯卡亚东正教堂。而1765年最初旧派信仰者开始来到这边,这些人被称为 «semeyskie»(有家庭的意思)。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这是当地居民给他们取的名字,因为他们跟囚犯不一样,囚犯都是独自来到西伯利亚的,而这些人都是带着全家过来的。

旧教派的历史是复杂和悠久的俄罗斯历史的单独部分。当波兰立陶宛联邦分裂时,最初有4万人从韦特卡(目前是个白俄罗斯城市)被迁移到东西伯利亚和后贝加尔地区。后来他们搬迁到被称为第一个«牧场»的地方。

最初的旧教派信徒于1756年12月到伊尔库茨克。伊尔库茨克纪事这样记载:

 “今年,1756年波兰旧教派信徒来到伊尔库茨克定居于后贝加尔地区。伊万诺夫上校陪同他们 ”。他们在伊尔库茨克居住的时间不长,在1757年1月份被送到后贝加尔地区,分布在色楞格河的支流奇科伊河。

30年后,1765年出现了第二个«牧场»:824个人到达后贝加尔湖地区,他们分别住在上乌丁斯克市附近的村庄:塔尔巴加泰村,奎屯村,库纳列伊村,杰夏特尼科沃村和布尔纳舍沃村。而主要的旧教派社区便定居在塔尔巴加泰村了。

又过了30年出现了第三个«牧场»。这个时候塔尔巴加泰村已变成了有自己的传统和旧教派教堂的真正的旧教派信徒村。

关于定居后贝加尔地区的旧教派信徒的最初信息是在1772年由研究该地区自然环境的P. S.帕拉斯院士走遍后贝加尔地区后在报刊中提到的。他去过旧教派信徒分布的地区。据他介绍,1772年塔尔巴加泰村已有约40户居民和一个东正教堂。40户中有10户属于旧教派信徒。

在1824年A.马托斯工程师做了一个很有趣和详细的对旧教派信徒的描述。他做的描述成为后来200年来能重新去后贝加尔地区寻找民族文化爱好者的攻略。

Фото

“ ......很快出现了位于一个漫长的山谷,有两个教堂的村庄。虽然天气特冷,人都围在大门口;女人穿着俄罗斯族传统服饰戴着绣满珍珠的头巾和头纱;男人穿着冬大衣,歪戴着帽子...... 邮递员留在教派圣尼古拉教堂对面的木屋; 另一个教堂用圣佐西马和圣萨夫瓦季的名字作为纪念。

 

我很着急的进屋; 穿过干净的门厅我进入了整洁的房间。第一眼就非常喜欢。

“这是谁的房子?” – 我询问了前来迎接我的女士。“是农民的,先生!” – 她回到。高雅定制的红木家具,地板上铺着地毯,带有优雅框子的大镜子,还有在第三个房间里带有音乐的时钟让我忘记了她的回答,所以我重新问了我的问题。

 “我们的主人是上乌丁斯克县的农民。而现在他不在家,到市里面去了,不过今天应该能回来吧”。- 女士回道。

我开始问问题的时候,女主人也出来迎接我并祝贺新年快乐,她说今天有客人过来非常高兴,又说她老公就快要回来了。我们谈话的时候有美丽的女孩给我倒茶:茶非常好喝; 然后请我吃午饭。四道美味的菜肴,餐具非常干净,有着干净的桌布和餐巾,闪亮的银质勺子这些都给了我一个更好的胃口。

已经是黄昏了,点上了蜡烛。女主人过来跟我说,我肯定在他们的塔尔巴加泰村感觉很无聊,所以可不可以给我看杂志?我又觉得很惊讶,在一个距离首都有6500英里的农民的房子里看到圣彼得堡的政治和文学期刊......”

这对于一个位于后贝加尔村庄的湖泊边上的农民房子非常不错了,是不是?这里确实不是一个正常的村庄。而对于村庄来说这也是不正常的生活宝藏。

A.马托斯这样描写村庄:

“塔尔巴加泰村有2英里; 有着美丽的直街。这里有110套房子,700个居民......村庄位于可以钓到秋白鲑,圆腹鲦,白鲑,江鳕,狗鱼,茴鱼 ,细鳞鲑和海鳟鱼的塔尔巴加泰河,奎屯河,而在色楞格河居民都拥有自己的渔业;不过这边的鲟鱼不太大,据说不超过3普德(1普德等于16.38公斤),而在靠近入海口的下游能抓到5普德重的!

1普德肉卖2卢布; 耕田也不容易,许多农民种100俄亩(等于1.09公顷)   的小麦!...此外,当地居民都是勇敢和勤劳的猎人,主要捕获麋鹿,野牛,野羊,熊,狼,狐狸和野兔。

在日常生活上农民比较富裕,能养约1百公牛,3到5百只羊,1百匹用于耕作的马 –这都是比较富裕的人,不过还有更富有的...

在后贝加尔湖出生的新一代对目前很满意...”

因此,旧教派村当时在俄罗斯比较有名。N.A.涅克拉索夫诗人写了一首关于它的诗叫“爷爷”。有如此殊荣的西伯利亚村庄很少。

从1849年塔尔巴加泰村开始举办集市。平时是在一月的上半月举行的。在集市上主要的产品是织物,食品杂货,铸铁和铁。

1877年后来成为阿法纳西主教的安布罗斯·费多多芬在塔尔巴加泰村出生。全伊尔库茨克,阿穆尔地区和远东地区的阿法纳西旧教派主教在2003年都被授予圣人。

20世纪初该村有2个东正教教堂,3个旧教派信徒教堂,教会学校,监狱,水磨坊,蒸汽磨坊,6个铁匠铺,539户(其中465户是旧教派信徒的)和3391个居民。 (顺便说一下,一百年以后塔尔巴加泰村人口增长了约一千人,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约为4300人。)

内战期间塔尔巴加泰村支持红军。著名的历史事件是争夺奥穆廖瓦亚索普卡村,这一战斗持续五个多小时:白军的攻击都被击退了,因为村民都来帮助游击队。

苏维埃政权来到塔尔巴加泰村带了自己的政策,但也无法破坏旧教派信徒的信仰。旧教派信徒的独立性表现在一切方面:从服装(主要的特点是玻璃珠的饰品)到房子(木屋建造有高门廊,门和窗盖装饰都很豪华)。在墙上,顶上和隔墙上画都有模仿的大的花朵图案。

旧教派信徒非常遵守斋期的规定:旧教派信徒认为每一年有244天斋期。而同时他们的菜是以各种肉类著名。旧教派信徒不喝茶,只能喝白开水或草药汤。酒水和烟草是全面禁止的。至今在塔尔巴加泰村的房子里还可以看到密封的伏特加,说明这里的主人不喝酒。

还有其他限制,其中一个是不可以跟异教徒吃饭。还不可以跟异教徒和其他民族的人结婚。家庭都是父权制。规定一个家庭的几代人都要住在同一个含有几套房子的庄园里。对他们而言都在一起是最重要的。

旧教派信徒的歌曲文化比较著名。他们至今保留了传统的婚礼歌曲,灵歌,哭歌(一种唱歌的方式)。

每个后贝加尔湖旧教派的村庄都有民间合唱团和民间团体。例如,创建于1990年的塔尔巴加泰村旧教派民族歌舞团“缘分”,于2001年被授予皮亚特尼茨基奖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 活宝物”的称号。

此外,塔尔巴加泰村创建了用于了解更多有关村庄的独特历史的旧教派文化博物馆。

如果您到达贝加尔湖东岸的布里亚特,一定要参观塔尔巴加泰村。可以通过 “贝加尔湖”(P-258)国道到达那边。或者您可以通过从乌兰乌德到奥基诺-克柳奇村的省道。村庄的旧教派住宅里面可以买到介绍旧教派信徒的书,独特的纪念品和旧教派女信徒亲手做的工艺品。此外,专家说:旧教派信徒用松子做的当地家酿酒是全后贝加尔地区最好的,质量比威士忌还要好。

贝加尔湖的旧教派信徒是一个几世纪来在保存其原始形式的完全独特的亚文化。他们是少见的习惯于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贝加尔土地上,而没有失去自己独特性的人群。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来到贝加尔湖(特别是布里亚特地区神圣地带)的游客往往会遭到当地居民投过来的不信任的眼神,因为某些地方严禁妇女进入。

pic

有几个关于古代湖泊的神话,传说和歌曲是最近几百年编写的。 本文将讲诉最有名的和最受欢迎的有关贝加尔湖的歌曲。

pic

马头传说是贝加尔湖最神秘最恐怖的传说,奥尔洪岛的牧人很喜欢讲诉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生了这个奇怪的故事。

pic

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对贝加尔湖都有着浓厚的兴趣。诗人,作家和作曲家都在他们的作品中颂扬圣湖。电影制片人们也不甘落后,为观众们呈现出以贝加尔湖的美丽传说为主角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