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Strana.ru
November, 03, 2017

贝加尔湖地区的荷兰人:他们是谁?

一个多世纪以来,在荒凉的西伯利亚原始森林里生活着一个叫做卡利特尔的民族。这个民族的人说着白俄罗斯语和乌克兰语的混合语言,用波兰语祷告,用德国人的姓氏。他们生活在伊尔库茨克州萨拉林地区,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贝加尔湖第一》将会讲述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以及他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历史

在20世纪斯托雷平土地改革期间有几十户卡利特尔族家庭从布格河迁到了西伯利亚。当时那里还是俄帝国的领土,而如今这里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波兰的交界处。“卡利特尔”一词的来源有两个版本的解释。这一词汇出现在17世纪,他们称自己为“荷兰人”(在拉丁语中是“hollandi”)。另一种版本是建立在单词“卡乌特兰”(“гаутланд”)的基础上——意为整治好的土地(在波兰语中是“пасека”),代表着迁徙地是移民们把树木连根拔起后,在这片土地上建造起来的,这些移民们正是гаулендр(意为掘根机、伐木工人,而不是指荷兰人)。研究者爱德华·布由多夫拿这种解释与严肃的论据作对比,并得出结论:确实存在着荷兰人村舍,这些人遵循荷兰人的规则,承载着荷兰人的文化。爱德华•布由多夫强调,“卡利特尔”或者说是“阿利特尔”在中世纪的波兰属于农民阶层。这些移民享有特殊的社会法律地位。因此术语“阿利特尔”来源于波兰语中的民族词汇,意为“荷兰人”,指的是特殊的由不同人种混合构成的社会群体。

很可能真相是介于两种认识之间的,因为术语“卡利特尔”并不属于任何民族共同体。它从一开始就被理解为不同民族混合而成的特殊群体。然而,这一社会群体的民族构成似乎也包括荷兰人,因为许多文化元素都表明了这一点。

在20世纪开始之前,卡利特尔人保留了自己独特的与周边民族都不相同的自我意识 ——尽管他们说着当地的方言,但是他们的宗教信仰与周边的居民都不同。他们是路德教派教徒,不同于信仰天主教的波兰人、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

由于耕地不足,一部分卡利特尔人先迁徙到了西伯利亚。迁徙者们给新的居住点起了古老的名字——扎木斯达什,诺维纳和达赫纳,他们居住的这些村庄都位于布格河一带。在苏联时期村庄的名字改变了(如今这里是皮金斯克、中皮金斯克以及塔克尼克)。

有趣的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之前没有人对皮金斯克的卡利特尔人有特别的兴趣。只有在20世纪30年代的战争中,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明显的德语名字和德国姓氏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关注。然而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被驱逐出境(没有被从这片针叶林驱赶到其他地方)也没有被集体处决。到了苏联的和平时代,卡利特尔人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两个连年效益都很好的皮金斯克国营农场。20世纪70年代事情进展地非常顺利,皮金斯克人从城市回到了他们的家乡——这里建起了缝纫工厂的分厂、一家面包店和一家邮局。三个村庄有三所大型小学、医疗点、商店、幼儿园。随着改革,美好时代结束了,皮金斯克人再次搬到了城市。如今在这几个村庄实际居住的人少于登记的人口,居民人数每年都在减少。

Фото
荒芜的村庄在俄罗斯处处可见,这里有一点不同:卡利特尔人现在已经很有名了,不会让它悄然消失。因为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卡利特尔人被科学家“发现”了,这多亏了他们的房屋。1993-1994年伊尔库茨克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委员会来到处在原始森林中的荒凉村庄。他们留意到了皮金斯克、中皮金斯克以及塔克尼克村非传统式的建筑。建筑样式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卡利特尔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习惯与风俗

在皮金斯克村的中央建了两个博物馆,人们可以在不打扰卡利特尔人个人空间的情况下进入他们的房子参观。根据卡利特尔人路德教派的宗教信仰——路德教教徒以天主教的方式用波兰语祷告——使用圣经和祈祷文汇编。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加信仰宗教: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路德教教徒使用的波兰语如今被展示在博物馆里,只有老人用波兰语诵读,而不是所有人。有意思的是,卡利特尔人和东正教徒一样,使用儒略历。

路德教派的卡利特尔人不会经常去墓地祭拜、扫墓。然而俄罗斯的传统渐渐改变了以上风俗——在一些皮金斯克卡利特尔人的坟墓也出现了纪念碑,在墓地也经常能见到亲属们。然而不要出于无聊的好奇心去卡利特尔人的墓地,皮金斯克人非常反感死亡的平静被打破。

卡利特尔人在西伯利亚没有自己的教堂。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们都是聚在家里祷告的。在伊尔库茨克有一个路德教会的祷告室,当地的牧师定期拜访皮金斯克。然而,主要的仪式 —— 洗礼,并不是牧师操作的,而是当地居民。皮金斯克人也很难回答清楚,他们是根据什么原则来选择做洗礼的人。最有可能的是,他是一个虔诚的人,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此外,还可能是因为等待牧师到来或者把孩子送到伊尔库茨克是很不方便的。

博物馆里最详细地描述了婚礼——卡利特尔人的婚礼至今还沿用着古老的习俗。帽子(当地语言叫做“чепэц”)当地妇女服饰中最令人难忘的细节——这与婚礼也有关系。婚后第二天妇女就要摘下头纱带上帽子。安葬妇女的时候也要给他们带上帽子。在其余的时候,妇女们并不带帽子,只是为了穿给游客看。

为了参观卡利特尔人的生活与习俗,需要从伊尔库茨克出发行驶将近300公里到达萨拉里站,从这里再行驶93公里到达中皮金斯克站。从这个民族被“开发”起,到达他们的居住点变得容易多了,然而需要提前规划好行程和住宿。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为了纪念贝加尔湖学者,教授,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生物地理学学院院长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科佐夫50周年祭,我们将给大家讲述这第一位谈到保护贝加尔湖的重要性的人物的传奇故事。

pic

贝加尔湖的许多名字都与萨满教的词相通 - 萨满石,萨满岩,萨满卡洞......人们大都听说过奥尔洪岛具有神秘的力量,而且几乎所有的景点都有自己的传说。但其中最神秘的一处地方是一座岩石,古代被简称为萨满岩,今天它被称为萨满卡岩石。

pic

贝加尔湖地区古老的土地和贝加尔湖的水域——是当地土著居民几个世纪以来信仰的独特记载,他们将湖泊奉为神灵。湖海,桀骜不驯的特质 决定了它既不皈依于佛教,也不皈依于东正教它有自己的异教神灵所庇佑,有自己的神灵,有神圣的萨满教法术......

pic

贝加尔湖总是被传说和秘闻笼罩着,有时也会出现与之相关的新的神秘故事。其中一些故事非常不同寻常,甚至仿佛科幻电影的情节。贝加尔湖第一将为您讲述那些在湖水深处的神秘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