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February, 15

奶酒及白发老人:西伯利亚的独特传统

尽管这里气候恶劣,而贝加尔地区人却非常热情好客,他们的传统都同对自然的热爱有关,并有很多很浪漫的习俗。神奇湖泊的秘密吸引着游客,科学家,萨满教徒的前往。

保存着祖先的传统和礼仪的自古生活在靠近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人被认为是最热情好客的民族之一。艰苦的生活条件及游牧的生活方式都是他们很少拜访朋友和亲戚的原因。因此一旦有朋友或亲戚到访他们便会大操大办。好客的习俗流淌在西伯利亚人的血液里。

接待客人的准备工作很正式:主人会提前几个月整理客人名单,并且一定会去部落领地的边界处接客人。这个传统一直保存到现在。但如果客人是突然到来的,主人还是会非常热情地接待。

按照传统客人会坐在最好的位置,为客人准备好最好的佳肴。杀羊则是必需的礼仪。羊头会供尊贵的客人享用。

西伯利亚人同接待客人有关的重要传统还有很多。例如,茶道占有特殊地位。接送客人时一定要倒茶。贝加尔地区的居民认为这种饮料是神圣的,因此喝茶时一定要说感谢语并送上美好的祝愿。

不仅有茶,还有很特别的饮料便是奶酒(“塔拉松”,«tarasun»)。主人给客人这种饮料的方式也很特殊 – 一定要用右手,并且左手要抱着右胳膊肘。这个方式象征着心灵的纯洁和友好 – 从心到心。客人也需要用这个方式接奶酒,以示开放和互惠。

另外客人绝不能空手去做客。主人也千万不要拒绝礼物。客人也会收到相应的回礼。

自古以来每个布里亚特部落都有自己的领土。人们相信它们是被神灵守护的。为了尊敬看不见的大地主人人们用石头筑起建筑,叫“奥博”(Obo)。每个路过它们的人会在此留点物品 – 衣服布片,硬币或食物。

贝加尔地区的原住民对周围世界极为敏感。这里的很多地方被认为是神圣的,至今仍有巫师在次举行仪式。这里不仅禁止随便扔垃圾,污染环境,并且禁止不好的想法。 

贝加尔地区的居民对贝加尔湖的态度很坚定。严禁玷污它,例如,不允许扔垃圾,洗衣服。据说,当时成吉思汗在该地区制定了针对玷污湖泊的死刑。

珍惜水资源是本地人与生俱来的。水资源需要充分的保护,杜绝污染。苏联时代,对自然的尊重变为对消费者的偏袒。人们没有等到大自然的仁慈,而企图强制夺过来。河流被改道,修建了水坝。湖泊和它的支流也受到了粗暴的侵犯。现在人们尝到了之前种下的苦果。

 

西伯利亚人一直非常忠实于自己的传统,非常尊重周围的世界。他们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这个部分不代表一个人,而是家庭。西伯利亚本地民居非常尊重和热爱他们的家谱。任何孩子都能告诉您从父系到第八辈的所有祖先。像许多国家一样,男孩的诞生是家庭的幸运。这也有可能是受恶劣的生活条件影响。毕竟为了获得食物,狩猎,都需要男人的力量。因此儿子从小便会学习骑马,使用武器。对所有的小孩子的教育都来源于对大自然,神及祖先的理解和尊重。

这里最重要的节日是Sagaalgan(白月初)节。是在农历的一月初一。是跟中国的春节一样,从除夕开始。整个晚上都要祈祷。而且布拉特人还有自己的圣诞老人,叫Sagaan Ubgen(意思是“白发老人”)。

另一个伟大的节日是Surkharban,是为了尊重土地神灵的,同塔塔尔族的萨班推节(Sabantuy)相似。传统的祭祀仪式之后便开始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各种游戏,竞赛,酒饭。然而家庭的庆祝日则会安静很多。通常会进行神圣的仪式,以保护自己的亲人不受魔鬼的影响。例如,在婚礼上,新郎新娘会邀请巫师陪伴,从教堂到家会要一对夫妇陪同。如果遇到任何可疑的东西(木片,石子),他便会举行了一个特殊仪式,诵读咒文以避免破坏新婚的幸福。此外,他还会帮新婚夫妻躺在婚床上。有些村庄仍然有这个传统。

贝加尔地区的人民严肃而神秘,相信鬼神,而随着时代的变化,讲诉本地人和贝加尔地区的神秘故事用一本书都不够。

贝加尔地区和它的传统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块古老的土地至今仍保持并信奉祖先的传统。古代贝加尔地区的人们如何接待客人,为什么他们会欢迎 “不速之客”都可以查看我们为您准备的资料。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古代人民的美食与湖泊密不可分。他们就是贝加尔湖所提供的主要食物:鱼。在这里我们将给大家介绍下鄂温克族美食的几个特点,并分享一下在户外露营条件下很容易在湖上制做的汤类食谱。祝您好胃口!

pic

广泛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所有工程建筑中最浪漫的要属灯塔,这绝非偶然。灯塔之光——是救赎之光,引路线,希望,家园……

pic

贝加尔湖地区原住居民的服装美丽而独特。埃文基胸甲是最古老的服装元素之一,公元前,古老的贝加尔居民就一直在使用它,它既可以御寒,还有装饰作用……

pic

有些人的生命会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并使事物产生永久性地改变。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帕斯尼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伊尔库茨克学术和文艺的庇护人,十二月党人的朋友。我们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文稿就是关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