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朝着贝加尔湖……》: 诗歌的角度

《让我们朝着贝加尔湖……》: 诗歌的角度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许多不同时代的诗人都在他们的作品中重新阐释了圣湖的形象。今天我们将介绍其中的一些作品。

        1848年上乌丁斯克县城中学的看守人德米特里·帕夫洛维奇·戴维多夫写了一首名为《贝加尔湖上的逃亡者之歌》,这首诗是为逃跑的苦役犯作的。到了19世纪50年代中期,这首诗变成了歌曲。据说,是涅尔琴斯克矿山的囚犯作的曲。他们大大缩减了这首诗并对文本进行了修改。在戴维多夫诗的结尾,以“圣湖——无拘无束的贝加尔湖”这一诗句开始,这句话成了著名民歌中的歌词“圣湖,神圣的贝加尔湖”。第二著名的民歌《在后贝加尔的荒原上》,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中期,直到20世纪初才在民歌中获得了声誉。然而这并不是贝加尔湖第一次在诗歌中被提及。

研究人员认为,已知的最早描述贝加尔湖的诗歌可以追溯到1765年。正是在这一年,《叶尼塞地区以及他的生活》一书在圣彼得堡问世,书中刊登了研究西伯利亚的官员M.F.克里瓦什纳的诗句,然而这部作品并不追求完美。如今人们认为,他的诗歌第一次用俄语不仅描绘了贝加尔湖,还描绘了安加拉河美丽的传说:

突然间奇迹出现了
火光从地下喷涌而出
山间的草原如此宽广-
贝加尔湖在波浪中起伏
突然在悬崖边出现了连绵不断的山峰...

        1817年《关于东西伯利亚最新奇可靠的叙述》在圣彼得堡出版。这部有趣的作品是“为伊尔库茨克市的孤儿作的”,其中包括贝加尔湖、东西伯利亚折叠雕刻地图和城市距离表。书中还刊登了不知名作者的诗歌《从涅瓦河到安加拉的书信》:

哦,亲爱的朋友!
我们共同置身于库尔图克;
你既近观又远观,
贝加尔湖周边这些山可真了不起!
它们令我们感到如此惊艳:

从1870年起,我们又收获了一部关于贝加尔湖的诗作——在总督办公室任职的费多尔·巴尔杜夫的诗歌。这首诗叫做《贝加尔湖岸边的夜晚》:

一望无际的湖水是强大的勇士,
他总是置身于狂风暴雨中
大自然狂野的儿子,说说你从哪里来?
谁隐藏在你那森林的阴影中
在那些你成长的潮湿的日子里,
……

伊尔库茨克出版商米哈伊尔·耶夫斯基戈涅维奇·斯塔申第一次尝试收集一本完全关于贝加尔湖诗作的书。20世纪初,他创办了一家名为“鸢尾花”的出版社,是东西伯利亚第一批出版社之一。这家出版社以出版袖珍参考资料和伊尔库茨克景观明信片而出名,但是斯塔申还觉得不够。最终他煞费苦心地编纂了第一部名为《如何在诗歌和散文中赞颂贝加尔湖》的贝加尔湖诗作集。第一卷是诗歌,而散文集不应该汇入其中。文艺学家公道地指出,斯塔申收集的作品不具有文学价值,因为从一开始出版商就在追求商业价值,而不是出于启蒙教育的目的。尽管如此,如今我们有机会了解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些重新阐述贝加尔湖的作品。例如,以下是一首1911年作的诗:

强大的贝加尔湖正在睡眠
数百年的沉默
保持着伟大的骄傲
在魔法世界的深水中
他悄然酣睡
……

M.瓦卡尔的一首诗:

光芒四射的贝加尔湖!反射着余晖
在阳光下发出光辉,
仿佛燃烧的绿松石,
在远方蓝色的雾中追赶
在一个个波浪中平静下来
……

请留意白银时代著名代表人物伊戈尔·塞弗里亚宁在20世纪初对西伯利亚湖泊的看法:

我从小就对贝加尔湖梦寐以求,
现在 - 我看到了贝加尔湖。
我们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航行,
从山岩上看波峰。
我听说过很多不同的故事
……

        20年代,伊尔库茨克出版了小诗集,其中包括西伯利亚诗人亚历山大·奥博林,他是伊尔库茨克著名的“伊尔库茨克文艺社团分子”,伊尔库茨克文学——艺术社团的成员:

在已逝时代的黑暗中,如今在那些地方,
贝加尔湖的波浪肆意拍溅
在那些日子里,无论是人还是野兽
都没有办法生存——只有一堆堆笨重的岩石。
在命运中,忧愁散落在岩石上

        1938年伊尔库茨克出版了一部名为《关于贝加尔湖的诗歌和传说》的合集。它是由诗人伊凡·马尔恰诺夫和文学评论家亚历山大·古列维奇编纂的,米哈伊尔·斯塔申继续了他们的工作,为出版物补充了新的文本。其中包括——米哈伊尔·斯古拉多夫的作品,他于1922年进入了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对外关系研究院东方分院并同时在省级报社工作,加入了伊尔库茨克的文艺生活。贝加尔湖是他作品的主要主题之一:

迁居到贝加尔湖
它是水中的国王,
障碍物让我们无法找寻
湖底的鱼
它不是魔鬼
而是水中之王
……

        在有关贝加尔湖的诗歌作品中,不得不首先提及当地最主要的原著居民布里亚特人、埃文基人、雅库特人的传统。当代民族诗人也描述贝加尔湖。布里亚特诗人塔姆巴·热尔萨勒耶夫(布里亚特共和国国歌的作词者)以贝加尔湖为主题创作了一部诗集:

在大地与天空之间
伫立着粗大而结实的雪松
燃烧着的顽皮的灯火
在山谷里久久不曾燃尽
洒满祖先鲜血的土地
……

        说到苏联诗歌的神殿,贝加尔湖这一主题不会被任何一位苏联大诗人忽略,从亚历山大·特瓦尔多夫斯基到叶甫盖尼·耶夫图申科。亚历山大·瓦斯涅塞斯基、玛尔卡莉塔·阿力基尔、弗拉基米尔·普拉梅涅夫斯基、马克·谢尔盖耶夫、罗斯季斯拉夫·菲利波夫、伊诺凯基·诺夫克尔切琴、阿纳托利·奥尔洪、伊莲娜·日尔吉娜、安纳多利·布列洛夫斯基和很多其他作家都为圣湖创作了诗句。 

        著名的伊尔库茨克诗人安纳多利·卡班科夫——著名的贝加尔湖国际诗歌节的创始人,该节会曾有一段时间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写道:

叶子已经落在了地上——
我们将朝着贝加尔湖前进
我们将在7天后离开,
在尼古拉到达之前。
在这7天的时光里
叶子在以相似的方式旋转
……

        歌曲《圣湖,神圣的贝加尔湖》一直流传至今。1995年爱沙尼亚朋克乐队J.M.K.E.录制了一张样片。2003年巴赫特糖果乐队在《立体声敲诈》专辑中演出了《神圣的贝加尔湖》,配以老鹰乐队《加州旅馆》的旋律。这首歌的前半部分与戴维多夫的诗非常一致,下半部分——讽刺地模仿了伊凡·古奇的歌曲《穿着棉袄的人》。最后到2011年,“水族馆”乐队推出了这首歌自己的版本。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当地居民坚信,大量的涉及钢铁的航空事故和车祸以及不幸事件都与铁匠祭祀仪式有关。铁匠的前辈们曾经试图以这种方式点拨自己的后代。毕竟在古代,铁匠艺术被认为是众神的礼物。《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神秘的乌兰-杜莎山以及与它相关的祭祀仪式。

pic

《贝加尔湖第一》将继续发表关于贝加尔湖周边民族的文章。在这篇材料中我们将讲述在圣湖边生活的两个最稀有的民族——图法人(图法拉尔人)和索牙恩人。

pic

讲述贝加尔地区萨满教历史的文章有很多。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如今的萨满巫师是如何生活的。想要成为杰出的巫师容易吗?巫师们如何看待游客、教堂和他们自己的使命?

pic

根据2010年度的人口普查,奥尔洪岛上有9个居民点——5个村庄,3个村镇(其中就有行政中心胡日尔村)以及1个偏僻的村落。统计结果显示,只有胡日尔村的人口数量有所增长,其他的居民点正在缓慢地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