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April, 11, 2017

致命的利益:贝加尔湖的淘金热

黄金对人类的引诱从远古时代便已开始。对于这种贵金属的迫切需求让人们远涉重洋,比如阿拉斯加,南非,澳大利亚和西伯利亚...在贝加尔湖岸边也有金矿。在这里的开采工作持续了一百多年,从19世纪中叶至上世纪60年代。

最初的手工淘金者。

一些矿场上只需要用托盘和铲子来获取黄金。黑山沟(距离利斯特维扬卡村16公里,离大扩特村1公里)现在还可以使用最原始和简单的洗金方法 – 在小河边。这个方式平时是小矿工使用的。在小河边挖沙,然后在河边清洗黄金。手洗这一工序是在挖掘中用托盘进行的。通过托盘渗水,将其放在不同的倾斜位置进行冲砂。

其实光凭托盘和铲子并不容易。山流流速快,水温很低。不习惯的人立马会觉得疲劳和寒冷。最初的热情很快就被磨灭,而且结果往往令人失望。很有可能您挖掘了很多沙土却一颗金子都没洗出来。不过附近旅游基地的工作人员说有一些游客还是蛮幸运的,只要愿望足够强烈是非常有可能获得一些黄金的。但是必须从早晨一直忙到晚上,很多人因此打退堂鼓。

一般来说,贝加尔湖主要的金矿都集中在大扩特村附近。这里有五个山沟:前面提到的黑山沟,还有大扩特,小扩特,大先纳亚和小先纳亚。每个山沟里面仍然可以发现之前淘金的痕迹。 

财富或者死亡

在一些金矿产地,手工淘金者需要在地下挖掘横向的通道。这不是矿场,而是比较长的土洞穴,但其工作原理是差不多的。洞穴内被加固,有墙板和天花板。这种通道逐步发展成走廊和坑道的整个系统。淘金者像老鼠一样在洞里挖金。开采的石头放在敞口车内,并用特殊的推车运输到洞外。当通道黄金被挖完,便会迅速拆除支架,去寻找下一个地点。不是在任何通道都可以拆除支架,这将需要非常敏捷的身手来躲避可能的塌方。

地下的工作被认为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很少有人敢尝试。除了条件艰苦以外,还有当氧气不足时会出现的幻觉,塌方......因此,矿工们都非常迷信 – 挖掘过程中矿工被禁止鸣笛和说脏话。在通道里面工作的人大多数是苦役犯。

Фото

大家对在地下工作过的劳工都非常尊重,大家会说:“这个小伙什么都会做的 – 因为他在地下工作过”。

在荒野的大森林里挖掘地下的金矿,往往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旦苦役犯挖的坑由于太深并且加固不好,很容易会发生塌方。当时的大塌方导致约30人死亡。幸存的人们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大十字架。随后有传言,这些被埋的人在地下喊了好几天,甚至能听到遭难者的声音,因此大家都不敢靠近。此后,虽然这里黄金很多,但是没有人再过来挖掘。

金矿工们内部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生过塌方并埋过人的通道和矿坑不允许继续使用。如果看到被土崩掩埋的尸体则必须立即停止工作并离开这个地方。打扰死者被认为是最大的罪恶。

 

得来不易的黄金。 

开采黄金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改变山间溪流的流向,以便急速的流水冲洗掉土层。在黑山沟中有大量的渠道和沟渠,可以得知这个方式在这里使用的最为广泛。水坝,挖掘出的通道和其他对山谷生态系统的干预导致贝加尔湖西岸的环境问题日趋明显。

苏联时期,黄金是在严格的政府控制下使用专用设备采取的。20世纪30年代在大扩特村发现了一些木制的挖泥机。至今离贝加尔湖岸边几公里的村庄还有其中一个遗迹所在。这些遗迹以及所有的金矿床是国立稀有金属科学研究所伊尔库茨克分所的前工作人员鲁多利夫·卡夫奇克最近考察的。据他介绍,挖泥机挖掘的深度约为7米。在河上通过手动绞盘运行。在贝加尔湖岸边他发现了比较明显的金属结构,这很有可能是第二台在湖岸边区采挖黄金的挖泥机。这些遗迹是俄罗斯帝国和苏联时代对自然过度消费的无声证明。

冬季淘金是从贝加尔湖的冰中用长柄大勺子提取的。先凿一个冰窟窿,并把岩石从底部挖出来。在篝火上加热水,并立即在冰上的水闸洗金。尽管工作条件非常的困难,但在金矿身亡的情况比以前少多了。革命前,手工淘金者跟矿山业主之间是半盘剥性的,后来矿山业主又有了设备,提供更好的福利和权利。作为矿工,他们的吃穿条件和首都人民一样好。在沙皇时代,矿工也赚得不少,但没有能将收入带回家的保证。唯一不变的不是人或者自然,而是人们为之做出牺牲的黄金。

1968年贝加尔湖的黄金停产,不过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幸运的游客可以在这里淘到一点贝加尔湖黄金。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不仅是独特的自然名胜,而且是连接西部与东部、南部与北部重要的交通干线。《贝加尔湖第一》将要讲述贝加尔湖上的第一艘船是何时出现的,以及为什么贝加尔湖上的波浪比海上的还可怕。

pic

1913年8月,挪威考察家、研究员弗里德约夫·南森从北海出发来到叶尼塞河河口考察。正是由于这次行程,他写下了著作《进入未来国度》(沿着伟大的北线从欧洲穿越卡尔斯克海到达西伯利亚),它向欧洲人揭开了圣湖贝加尔湖的面纱,并描绘了这片原生态土地的美丽。

pic

在贝加尔湖的居民中,有两名斯拉夫人为西伯利亚的研究和开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是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这些人是如何到达贝加尔湖的,并解释为什么撤尔斯基在这里。

pic

伊尔库茨克是贝加尔湖的大门,它总是能把人们吸引到自己身边。 然而,在建设西伯利亚大铁路之前,它还有一部长篇史诗。从莫斯科出发的路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今每天都有数十列列车穿梭于伊尔库茨克:有是人是从西方去往东方,有的人是从东方去往西方,而所有的人都要在这里停留,看看这个月就要满110岁的伊尔库茨克车站。《贝加尔湖第一》将会讲述这座知名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