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July, 30, 2017

跟随沙皇的脚印:尼古拉二世如何去拜访贝加尔湖

未来沙皇继承人的准备工作非常严谨。一般来说,最后的一个训练项目是让皇太子外出旅行。然而,游历祖国各地也是沙皇所要经历的重要过程。伊尔库次克和贝加尔已经成为这种旅行中的重要目的地。

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的旅行规模庞大,包括水上和陆地两个部分。首次参加这种旅行之后主要通过陆路返回圣彼得堡,继承人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只访问了滨海地区,外东北和后贝加尔湖地区。他最重要的任务是在1891年5月19日(根据旧日历)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打下穿越西伯利亚铁路干线的第一桩。

然而,未来的沙皇则是从贝加尔湖前往伊尔库次克的:6月23日(7月5日),尼古拉皇太子乘坐斯佩兰斯基号船踏上了伊尔库次克的土地。这次访问的详细记录和照片能很好的保留。所有同时代的人都为本次活动做了积极的准备,房屋和政府机构进行翻修,添加了大量的装饰,如旗子,花文字,花辫。

可以想象最后一位皇帝游历伊尔库次克的路线在现在创造出了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开启的旅游线路。

在喀山大教堂(1932年被摧毁,现在在原址修建了地方行政部门大楼:列宁街1a号)附近的吉荷温斯卡亚广场(现为基洛夫广场)上本来有V.A.拉斯苏申建筑师建造的伊尔库次克历史上的第四座凯旋门。这一历史悠久的建筑位于现代下沿岸街和苏赫巴托尔街的交汇处,从哥萨克雅科夫·博卡博夫纪念碑走过去的话,距离博戈亚夫连斯基大教堂仅一百米。从凯旋门到安加拉河的轮船码头有一条又宽又长的供皇太子第一次抵达伊尔库次克州所行走的楼梯。楼梯两面都有设置为欢送的居民搭建的木台。

Фото

根据记载,凯旋门(又称“皇太子之拱桥”,“皇家亭子”)由红砖制成,没有用灰泥,带有花色图案的柱子上有一个雕琢有双头鹰的顶端。

铃声响起,在“万岁!”的大声呼喊下市长V.P. 苏卡切夫将面包和盐献给皇太子,在凯旋门迎接他的伊尔库次克斯基大主教和维尼亚明·尼布楚大主教及神职人员护送他到喀山大教堂唱祈祷歌。

下一个目的地是总督府(所谓的“西比里亚科夫之家”或者“白宫”,现在位于加加林大道24号)里的休息之处,未来的沙皇坐着套有三匹市里面最好的马的马车来到这里。在这里,政府和公众代表向继承人送上庄严的礼物。

接下来是访问教育机构:东西伯利亚妇女学院(伊大大楼,加加林大道20号),教学楼(医科大学眼科诊所,列宁街20号),古典学院(艺术博物馆,列宁街5号), 工业学院(伊大大楼,苏赫巴托尔街5号)。在维尼亚明大主教家里进行短暂的休息之后再去妇女学校(72号学校,十二月事件街和工匠街角)和克拉迪什切夫斯卡娅市学校(伊尔库次克历史博物馆,夫兰克-卡梅涅茨基街16a号)。

6月24日(7月6日)从布尔索街(卡尔·马克思街)和拉宁街(十二月事件街)出发,通过安息广场(十二月党人广场),经过哥萨克街抵达驻军部队的营地进行检阅。

在返回的路上,尼古拉皇太子还访问了伊尔库次克神学院,在那里他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伊尔库次克地区教育发展研究所,红哥萨克街10a号)。

 这一天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横跨安加拉的浮桥正式开放(靠近安加拉的右岸,靠近全俄历史文化古迹保护协会大楼,五号军队街2号 - 您仍然可以看到桥墩的遗迹),是由睿智的市长V.P.苏卡切夫安排的。 铃声的响起和宗教旅行的开始标志着这个事件的完成。

继承人剪断丝带并到达岸的另外一边,他通过伊尔库特河踏上新建的道路和桥梁前往升天大教堂(升天男人大教堂阿森松修道院,波利亚尔娜亚街98号)。

在返回城市的路上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参观了黄金熔合实验室,黄金矿工优雅的用一个金盘给他带来了面包和盐(贵金属和稀有金属和钻石研究所,加加林大道38号)。在城市的最后一站是参观俄罗斯地理学会东部西伯利亚部门博物馆(伊尔库次克当地历史博物馆,马克思街2号),其工作人员向继承人展现了罕见的藏品。

漫长的一天在公共大会(音乐馆和青年观众剧院,列宁街23号)的盛大晚会后结束,之后尼古拉皇太子于6月25日(7月7日)通过凯旋门离开了伊尔库次克市。

被认为皇家亭子和喀山大教堂一起被摧毁。 后来的事情都是侦探的故事。

2014年7月31日伊尔库次克市欢迎了另一位嘉宾 - 俄罗斯皇室大臣玛丽亚·弗拉基米罗·罗马诺夫,尼古拉二世皇帝的表孙。她在访问城市时,为这座建筑纪念碑打下了基础,这是一块几乎跟真人一样高的石头,题字是“皇太子之拱桥的复兴”。一年后还邀请了公爵夫人在恢复修建的拱桥的开幕式剪彩。但是今天在下沿岸街上却找不到皇家亭子或者奠基石。2015年4月低它神秘地消失了,目前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贝加尔湖不仅是独特的自然名胜,而且是连接西部与东部、南部与北部重要的交通干线。《贝加尔湖第一》将要讲述贝加尔湖上的第一艘船是何时出现的,以及为什么贝加尔湖上的波浪比海上的还可怕。

pic

1913年8月,挪威考察家、研究员弗里德约夫·南森从北海出发来到叶尼塞河河口考察。正是由于这次行程,他写下了著作《进入未来国度》(沿着伟大的北线从欧洲穿越卡尔斯克海到达西伯利亚),它向欧洲人揭开了圣湖贝加尔湖的面纱,并描绘了这片原生态土地的美丽。

pic

在贝加尔湖的居民中,有两名斯拉夫人为西伯利亚的研究和开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是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这些人是如何到达贝加尔湖的,并解释为什么撤尔斯基在这里。

pic

伊尔库茨克是贝加尔湖的大门,它总是能把人们吸引到自己身边。 然而,在建设西伯利亚大铁路之前,它还有一部长篇史诗。从莫斯科出发的路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今每天都有数十列列车穿梭于伊尔库茨克:有是人是从西方去往东方,有的人是从东方去往西方,而所有的人都要在这里停留,看看这个月就要满110岁的伊尔库茨克车站。《贝加尔湖第一》将会讲述这座知名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