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March, 20, 2017

湖泊强盗:贝加尔湖的著名海盗

十七世纪中叶贝加尔湖出现了最初的俄罗斯商船,该世纪末它们通过中国的“伟大的丝绸之路”运输货物。贝加尔湖还是张家口到莫斯科漫漫长路中的一段。通过这条路运输茶叶,瓷器,丝绸,黄金,珍珠。从位于边界的恰克图将货物运到上乌丁斯克县,然后从那边沿着色楞格河和贝加尔湖运输到伊尔库茨克市。

海盗和强盗们总是在有财物的地方出现。在加勒比海通常是载有黄金的西班牙大帆船,那么在贝加尔湖则是载有茶叶和丝绸的西伯利亚船。除了抢夺船只,强盗们还特别喜欢抢夺湖边的村庄,特别是在有集市的时候。

任何人都能成为海盗。有时候很难分辨渔人和海盗 - 攻击手无寸铁而又满载货物的船舶的诱惑非常大。西伯利亚人很早就爱喝茶,所以对他们来说茶叶也非常容易销赃。有时侯,渔民们不会直接抢劫船只,而是集合为一群一起靠到商船采用有利与自己的条件将鱼换成茶叶,同时也会暗示如果换不到的话,后果很严重。因此,海盗渔民得以绕开检察机关。然而,有时无法跟这样的勒索者谈生意,就像电影一样的:射击,登船......他们的渔船只是差了一面“海盜旗”。

经常有逃犯和流放犯成为海盗。因为他们本身就处于法律之外,所以对遇难者毫不客气。与渔民海盗不同的是他们还会袭击沿海的城镇,掳走当地居民然后索取赎金。这种方法比同这些居民搏斗然后抢夺值钱物品相比的话更加有效。而海盗最喜欢的方式是攻击正在举行的集市。以非人力量出名的被称为索哈特的著名海盗也喜欢用这个办法。有一次,带领12个队友的索哈特划帆船艇停靠了码头,然后突然向装满商品的售货棚扑去,抢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跑,没人能追上他们。虽然当时的彻尔托吴肯斯卡亚(Chertovkinskaya)集市(贝加尔湖东岸)上除了警察以外还有300多人,但是海盗的攻击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惊呆了,都没来得及反抗。  

当时的海盗都不是由集团或者帮派组织的。基本上都只是上面所讲的渔民,逃犯,土匪强盗,走私者以及“商人角色”。

尽管当海盗完全是一种业余性质,然而他们的规模太大,所以在1765年政府在贝加尔湖装备了两艘持枪的战斗舰。海盗便开始躲藏在河口的三角洲。

贝加尔湖的托尔图加

Фото

贝加尔湖的海盗没有正式的基地,但他们有自己喜爱的地方。具有很多僻静角落的色楞格河三角洲被称为这样的“托尔图加”。这里一方面可以躲避贝加尔湖舰队,另一方面也是在陆地隐藏的最佳地点。这里慢慢出现没有法律管辖的定居点。这些地方臭名昭著,而且在较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政府一直无法处理这个花天酒地的地方。这一情况在海盗抢劫了波尔索主显圣容大教堂之后发生了变化。抢劫时他们刑讯了男修道院院长和几个和尚,这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影响。随后沿海村落的保护得以加强,并在教堂里设立了火炮兵连队和哥萨克卫兵 。

贝加尔湖的阿里巴巴 

海盗的巢穴都隐藏得非常好,进入它们就像进入阿里巴巴的山洞一样困难。彻尔卡涉(Cherkash)海盗巢穴就是这样的。这个著名海盗的传说是由一代又一代口口相传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增加了各种寓言。现在这个传说是这样的。贝加尔湖的彻尔卡涉海盗在湖边上有个秘密的外人无法进入的避难处 。位于贝加尔湖岸上的高山中。湖与山之间的土地带非常狭窄,几乎难以抵达,有时还会积水。随后山势向湖边突出而成为悬崖。在悬崖的顶部有个阶梯,前往这里的小路也是依稀被辨认出来,非常陡峭,所以当有一个人守住这个阶梯时便可以抵御整个军队。在山脚下有个海盗藏匿他们的船只和赃物的山洞。洞口由巨大的石头堆积并被柴草掩盖。

还有写传说中著名的山洞至今仍无法找到,不过也有可能仅仅存在于东方传说中。然而,贝加尔湖的阿里巴巴劫杀商人和官员则是完全真实的并有当时的文件记录证明。所以也许有人最终能找到无情的彻尔卡涉和他的追随者的宝藏。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莫斯科凯旋门成为一座连接伊尔库茨克市不同历史的桥梁。从19世纪到现在都被看作是欢迎所有参观东西伯利亚首都的旅客,政治家及作家的伊尔库茨克市的象征。

pic

萨满石位于安加拉河的起源,是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的天然纪念物,也是巫师们的圣地。这是贝加尔湖的标志之一。在水上只能看到露出水面1-1.5米的萨满石的针尖,但在水下却躺着将安加拉河分为两部分,并作为河流和湖泊之间边界的石岩岭。

pic

大部分游客的贝加尔之旅是从贝加尔湖附近最大的城市伊尔库茨克市开始的。而这个城市不仅是这条路线的起点,它还有许多有趣的特点,在这里不能忽视它的建筑艺术。伊尔库茨克市中心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初步清单。尤其是伊尔库茨克市古老的木结构建筑非常有特色。

pic

黄金对人类的引诱从远古时代便已开始。对于这种贵金属的迫切需求让人们远涉重洋,比如阿拉斯加,南非,澳大利亚和西伯利亚...在贝加尔湖岸边也有金矿。在这里的开采工作持续了一百多年,从19世纪中叶至上世纪6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