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Key To Baikal
March, 26

康斯坦丁·扎贝林:“西伯利亚黄金”的主要防守者

在今天的贝加尔湖卓越人物的介绍中,我们会讲到康斯坦丁·扎贝林,100年前他担任巴尔古津保护区的主任,并首次提到了保护“西伯利亚的黄金”——黑貂。这里还会讲到为什么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后,这一问题仍然存在,“游戏规则”不会改变......

2017年2月,俄罗斯第一个巴尔古津保护区以其第一任主任康斯坦丁·阿列克谢耶维奇·扎贝林(Konstantin Alekseevich Zabelin)的名字命名。

可惜的是,历史上几乎没有保存下来一张这个非凡男人的照片。关于他的所有资料都只能借用另外一张图片––一张年轻而智慧的面孔,一幅有着俄罗斯作家契诃夫带的夹鼻眼镜,有着平静,仁慈的眼神......当您看到这幅肖像时,不会让您联想到任何关于西伯利亚以及针叶林相关的东西。但康斯坦丁则是贝加尔湖自然财富的首批捍卫者之一,他坚持不懈地为保护这里而奋斗。

 

1914年7月他作为多佩尔梅尔(G.G. Doppelmair)领导的探险队的成员来到了对他来说仍然完全不熟悉贝加尔湖岸边,康斯坦丁立即积极地“加入”了这一未来保护区的地形勘探工作:

-  1914年7月份。他已经通晓波尔塞河谷周边的领土。这些研究与原有的计划相关,按照这个计划波尔塞河被认为是未来保护区的北部边界。

 -  1914年至1915年的冬天。他探索了克尔玛河,科斯达尔河和巴杜尔曼河的山谷,并且研究黑貂的生物特征和栖息地。为繁殖场捕获了活的黑貂。

 -  1915年冬末。 他针对沿海舍玛戈尔斯基家族的通古斯人(鄂温克人)和巴拉干县的农民进行了社会调查。

 -  1915年5月份。他对科斯达尔河,索斯诺夫卡河和塔尔库里克河进行了调查。并完成了保护区中间部分的检查。

 - 探险的成果是完成了“捕获贝加尔湖东北岸的黑貂”的集体论文。 其中有四个部分是K.A.扎贝林所著:描述了科斯达尔河,索斯诺夫卡河,奥多罗撤克河,塔尔库里克河,达屋舍河,波尔塞河和耶卓副卡河的山谷的物理及地理状态;通古斯人生活的统计和经济概况; 巴尔古津县人口与黑貂渔业的关系。

一位有责任心的人

革命之前,扎贝林是农业部的一名雇员。他的档案里有两个有趣的文件。

其中一个是1914年2月28日的,是关于雇用该机构的一名职员,并且让扎贝林“宣誓效忠服务并宣誓实行它”。第二个文件是1916年4月22日的,从5月1日起被任命为“巴尔古津黑貂保护区管理员”,并且需要“去指定服务地点”。

事实上,他的工作确实是为俄罗斯自然的“服务”。一年后,大革命,内战开始了,政府根本没有时间顾及保护区。员工们实际上已经被忘记了:没有工资,缺乏设备,缺乏武器,弹药以及进行工作的费用。由于天气原因,索斯诺夫卡小村庄有一年有5个月的时间完全脱离了文明世界。据说,扎贝林的第一个孩子是因缺乏医疗服务而自己接生的。然而他成功地组建了一个致力于该国自然保护业发展,也能够了解到需要拯救黑貂并能帮助恢复这一商业狩猎物种地位的团队。

保护区毛茸茸的居民的主要敌人之一不是动物,而是带枪的人––偷猎者。

黑貂拯救者

我们给您展示一下“我们要关心巴尔古津黑貂”这一篇文章的几个段落。 这是由扎贝林在1929年写的。 可悲的是,经过近100年的努力,直到今天他的许多想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跟我们已知的黄金类型不同的并且更有价值的在贝加尔湖的东北湖岸能看到的黄金并且在某些条件下这种黄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现在你拿走了金块,而明年可以拿到同样的金币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拿到两三块。这种黄金便是是巴尔古津黑貂。它是独一无二的。但我们的黑貂数量并不多并且总量在急剧下降,尤其是比较优质的品种下降速度特别快。

繁殖黑貂的问题似乎开始引起人们的兴趣:很多文章都有 蜗牛爬得慢, 早晚会到终点.....希望会准时到。但是也有可能还在的时候,黑貂已消失......完全灭绝,无法繁殖。当地猎人将它光荣的部落消灭的一干二净

,这么珍贵的动物真的没有受到保护吗?狩猎没有规定吗?它其实受到保护......在它的栖息地区也有一个相当大的保护区,保护区内所有的狩猎都被完全禁止。保护区附近有一个特殊的狩猎区,那里可以狩猎,但控制着猎人的数量,狩猎的时间和方法。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事业。但只是好像。

巴尔古津保护区及其狩猎区占地面积为6400平方公里。为了保护这一地区国家正式安排了...... 5名护林员。冬季需要特别保护时,只能依靠滑雪来前进。护林员并不是每个晚上都可以在蒙古包或棚屋的破旧屋顶下度过。这里的危险不断需要快速穿越没有冰的山河,避开雪崩,还要面对熊的威胁,偷猎者的子弹也是致命的危险。守卫在巡视一个地区时,偷猎者一直暗暗观察护林员,然后事无忌惮践踏其他地区。

当面对偷猎者时除了极少数例子以,偷猎者会更有优势偷猎者有一三英口径的步枪 而护林员通常配备一支旧单发步枪。有的护林员把自己的步枪称为傻瓜,有时候甚至不愿意佩戴它。

当然,有一些护林员精力充沛,他们非常的认真和诚挚。但通常这些人都待不久:这样的人总能为自己找更安静的工作,更高薪的职位。当然也有人:他们为特定目的去当护林员并且以某种方式利用黑貂获利。

无论守卫多么糟糕,偷猎者还是会被抓住。对偷猎者而言这一问题不大: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会支付比黑貂的价格低得多的罚款。这使得即使在对狩猎者不利的情况下,保护区中的偷猎也是有利可图的。

读者可能还有一个疑问:现场不能报警吗?没有可以投送的机构吗?大家也曾提过......而答案却是一样的:定员,预算,政权......这同康斯坦丁·扎贝林在一个世纪前提出的问题仍就是一样的:如果他们继续将保护黑貂停留在纸面上,那么巴尔古津黑貂在世界上还能活多久呢?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因诺肯季号”考察船船于十九世纪末进入贝加尔湖,成为贝加尔湖第一艘科研考察船。关于它“弟弟”以及它是如何帮助建造环贝加尔铁路的,请阅读我们的资料。

pic

贝加尔湖是在哪个世纪出现在俄罗斯地图上的,是谁勇敢地首先踏上了这片荒芜的土地,去研究和了解湖泊的地貌。我们来谈谈西伯利亚圣湖的第一批“图纸”。

pic

我们继续讲述那些和贝加尔湖有关的伟大人物。这一次要介绍的是德国学者约翰•格奥尔吉。他对贝加尔湖做了哪些贡献,他是如何到达湖上的,为何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花,请继续阅读我们的材料。

pic

今天的贝加尔湖卓越人物介绍项目中,我们讲一讲第一位被俄罗斯地理学会录取的女士——亚历山大·波塔宁。她的命运和生活与贝加尔湖和伊尔库茨克市密切相关。 今天是她诞辰176年。

×
Хотите знать где у нерпы санаторий?

Читайте нас в Яндекс Дзен

Хочу!

Больше не показыва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