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December, 01, 2016 #история

贝加尔湖地区居住的历史

俄罗斯一致积极扩展自己领土,主要是开发新的领土。所以对于特别重视向广大北部地区扩展这点并不奇怪。

西伯利亚的开发时间不一。在十六世纪末开发了西西伯利亚。此后便开始开发广袤的东西伯利亚。随着叶尼塞的征服,很多财富追求者开始往西伯利亚的东北部移民。随后十七世纪上半叶莉娜河池和科雷马河池被开发,然后俄罗斯人在阿穆尔州活跃起来了。同时随着西伯利亚东北部的发展,开始开发前贝加尔湖和贝加尔湖盆地的郊区。

俄罗斯人是1638年第一次在Mihail Perfiliev的领导出现在后贝加尔湖。人口较少的前贝加尔和后贝加尔的大片领土被俄国无暴力吞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开拓团仅有几十个人。

合并后,政府认为恶劣的西伯利亚气候是对国家罪犯的足够的惩罚。因此把反对政府的人迁移到西伯利亚及后贝加尔湖。

西伯利亚的重要居民是哥萨克人。他们实际上是俄罗斯在这里的第一批居民。他们征服,并保护自己免受游牧民族的攻击,保护边界。他们还在工厂,矿山,金矿和城镇巡逻,打击走私、抓捕逃犯、具备有警察职能、护送流亡者的警卫等。直到十八世纪中叶哥萨克人接管这个地区后由专门的贵族及官员来管理。

最初俄罗斯人与布里亚特人和鄂温克人住在后贝加尔湖。有时候俄罗斯人会与布里亚特人一起过游牧生活,相反有一些布里亚特人会适应俄罗斯的习惯并开始过定居生活。与鄂温克接触的结果也是一样的。俄罗斯人开发新领域的重要特点是维护领土和国家财产以及当地土著民族的习俗。
他们继续保存以前使用的土地 – 畜牧业和渔业,牧场。俄罗斯人的家平时建在布里亚特和鄂温克的定居点,有时候当地人允许俄罗斯人住在他们的村庄。殖民区一般没有强制拆迁和消灭当地人的情况。 
Фотография

十八世纪开始修路,更多人迁徙到贝加尔湖地区。十八世纪在前贝加尔湖地区和后贝加尔湖地区创建了几个县:伊尔库茨克县,巴尔古津县,色楞格县,尼布楚县和Verkhneudinsky县。

十九世纪伊尔库茨克省和后贝加尔湖地区仍然被当作苦役和流放的地方。在后贝加尔湖地区和伊尔库茨克省生活的大多数是政治流亡者,尤其是十二月党人时期。他们对该地区生活的各个方面 – 农业,工业,手工业的发展都有巨大影响。主要是在后贝加尔湖带来了欧洲文化,价值观和精神。

十九下半年二十世纪初沙皇政府开始把民意党人、社会民主党和其他革命者派送这边。这一代政治流亡者对西伯利亚人的道德和文化的影响非常大。因为他们,全省开设了博物馆(在伊尔库茨克,恰克图,尼布楚),图书馆。在他们的影响下,当地居民开始参与社会和政治生活。

Фото

十九世纪末的移民运动特别强烈,这个与该西伯利亚和俄罗斯中部连接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建设有关系。当然这一切的需要是为了建设高速公路及地区的开发。

 

西伯利亚铁路本质上是一个全国性的工程,在横跨千里的空间上。建设者大部分是以铁路工人组成的支队,以及其他移民过来的铁路工人。他们都是从俄罗斯中部迁移到西伯利亚这边来找工作。同时随着铁路的建设和运行开始出现铁路镇和服务于铁路的工业。当西伯利亚铁路的主要部分建设完成后,工人大多数被转移到后贝加尔的铁路建设。

俄罗斯人口迁徙到前贝加尔湖地区和后贝加尔地区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建设促进了前贝加尔湖地区和后贝加尔地区加入到国家统一的经济机制。

在赞扬俄罗斯移民之前,应该记住,在移民到来之前,有布里亚特和鄂温克族的部落及其独特的文化和管理。

俄罗斯人吸收了他们的经验,所以能够迅速地适应苛刻的生活条件。另一方面,当地人也吸收了俄罗斯人的不同类型的管理及工具,引入了更发达的俄罗斯和世界文化。同时在俄罗斯人和当地人之间建立了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促进了贸易,劳务合作,文化的相互交流。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莫斯科凯旋门成为一座连接伊尔库茨克市不同历史的桥梁。从19世纪到现在都被看作是欢迎所有参观东西伯利亚首都的旅客,政治家及作家的伊尔库茨克市的象征。

pic

萨满石位于安加拉河的起源,是沿贝加尔湖国家公园的天然纪念物,也是巫师们的圣地。这是贝加尔湖的标志之一。在水上只能看到露出水面1-1.5米的萨满石的针尖,但在水下却躺着将安加拉河分为两部分,并作为河流和湖泊之间边界的石岩岭。

pic

大部分游客的贝加尔之旅是从贝加尔湖附近最大的城市伊尔库茨克市开始的。而这个城市不仅是这条路线的起点,它还有许多有趣的特点,在这里不能忽视它的建筑艺术。伊尔库茨克市中心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初步清单。尤其是伊尔库茨克市古老的木结构建筑非常有特色。

pic

黄金对人类的引诱从远古时代便已开始。对于这种贵金属的迫切需求让人们远涉重洋,比如阿拉斯加,南非,澳大利亚和西伯利亚...在贝加尔湖岸边也有金矿。在这里的开采工作持续了一百多年,从19世纪中叶至上世纪6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