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May, 04

花边城市:伊尔库茨克市的木结构建筑艺术

大部分游客的贝加尔之旅是从贝加尔湖附近最大的城市伊尔库茨克市开始的。而这个城市不仅是这条路线的起点,它还有许多有趣的特点,在这里不能忽视它的建筑艺术。伊尔库茨克市中心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初步清单。尤其是伊尔库茨克市古老的木结构建筑非常有特色。

木头在古俄罗斯和西伯利亚是主要的建筑材料。同其他古西伯利亚老城一样,伊尔库茨克市最初被建成一个位于高岸上的堡垒,周围有工商业区。而在当时想要快速建立一个堡垒只能用木头,此外,当时这种材料是最容易找到的。

伊尔库茨克市的最初移民是从莫斯科州的中部和北部地区过来的,所以城市的建筑外观跟俄罗斯北部差异不大。您可以去位于贝加尔湖道第47公里处的塔利齐户外民俗博物馆参观最早时期的带有底层和杂物间的庄园别墅。那里您还可以看到木制的行政和宗教建筑,它们在十八世纪被石头建筑所取代。可以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的建筑风格有受到首都的影响。伊尔库茨克市的建筑风格的变化跟莫斯科一样,但会稍微有点延迟 - 古角锥形钟楼和木制房屋是十八世纪下半叶左右修建的,而巴洛克的风格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30年代。

十六世纪-十八世纪的西伯利亚木结构建筑的特点是简洁和严肃。城市和农村居民的房屋和小屋都是用厚度不少于35-40厘米的大圆木建造的,它们是用斧子切成凹式的,就是说上面的圆木会有个洞。平时屋顶很高,两面用于排水。 在斜面的交界处,木板端被下面挖空的厚圆木正脊盖上。为整个屋顶结构赋予其所需的强度。正脊端平时会外露,有时会用装饰的方式处理。

伊尔库茨克市比较有趣的是,这里房屋的窗户都会比典型的俄罗斯房屋要更大。俄罗斯一般窗户的正常高度为50-70厘米,而这里都会超过一米。窗格一般为木制,有时候是铁制。当地的门套线也很独特,它们的特点在于体积很大,柱头很复杂并且拥有令人惊叹的雕工。

Фото

伊尔库次克市房屋结构的另一个特点是随处可见的窗盖。这同长期以来西伯利亚较高的犯罪率水平有关,所以这里的市民都会尽量把自己的房屋修建的比较安全。许多伊尔库茨克市的庄园别墅是真正的堡垒:有高大的围墙和大门,还有石头做成的地下室和窗盖。许多这样的房屋可以在第130街区看到,这里是伊尔库茨克市根据十八,十九世纪的旧图纸和照片重建的传统民居的旅游区。此外,许多市内的街道还保存有完好的木制建筑。然而卡尔·马克思街确实一个例外(原是大街),这里在1879年发生了一场重大火灾,后来便决定不再建造木结构的房屋。

许多这些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房屋至今仍有人居住。还有一些作为办公室和商店。不幸的是伊尔库次克的新一代不太关心这些历史建筑的安全。与此同时,根据图纸重建的房屋并不总是与原房相同。而且还有些房子会下沉,几乎都快没掉二楼的窗口了。

最有趣的房子

伊尔库次克市的木结构建筑已经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有趣的房屋也很多,下面我们挑选了几栋非常值得一看的。

十二月党人博物馆包括两个庄园别墅 - S.P.特鲁别茨科伊和S.G.沃尔孔斯基别墅。流亡的贵族引入了他们的建筑风格 – 从别墅主人的名字里面就能够一窥这一别墅的复杂性和贵族气质。

V.P. 苏卡车夫博物馆别墅。弗拉基米尔•普拉东诺维奇•苏卡车夫是当时的市长和知名的艺术鉴赏家。除了建立了城市的第一个艺术画廊,他还以自己城市最美丽的庄园别墅之一而著名。

A.I.沙斯京庄园别墅,欧洲之屋,“花边之家”。所谓的“花边之家”建于十九世纪末,现在能看到的外观是在1907年被沙斯京商家所购买时装修的。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这栋房子从上到下都覆盖着精心的雕刻。除了房子,比较有趣的是豪宅,这是包括几套房子,一个谷仓和一条林荫道的建筑群。这里的其他庄园别墅也都是同样的布局。

除了上面提到的著名的庄园别墅以外,伊尔库茨克市还有很多乍看之下没有那么豪华,但如果仔细观察也非常有意思的房子。在这里您可以看到一套像一个巫师帽子的有着圆锥形屋顶的房子,还有一套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用巧克力制造的姜饼屋。逛伊尔库茨克古城时仔细的欣赏过去的稀奇古怪的房子是到贝加尔湖之前的最佳前奏。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成年累月生活在湖边的人与贝加尔湖密切相关,他们想要驯服这只“水怪”。在这篇《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资料中,我们要谈的是费多尔·德利仁科——他在湖上开展了大规模的水上考察活动,基于该项考察工作建造了第一个渡轮铁路道口。

pic

很难找到一位像韦列夏金那样,为贝加尔地区做了那么多贡献的学者。我们继续为您介绍贝加尔湖地区的杰出人物。

pic

“因诺肯季号”考察船船于十九世纪末进入贝加尔湖,成为贝加尔湖第一艘科研考察船。关于它“弟弟”以及它是如何帮助建造环贝加尔铁路的,请阅读我们的资料。

pic

在今天的贝加尔湖卓越人物的介绍中,我们会讲到康斯坦丁·扎贝林,100年前他担任巴尔古津保护区的主任,并首次提到了保护“西伯利亚的黄金”——黑貂。这里还会讲到为什么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后,这一问题仍然存在,“游戏规则”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