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 图片: Key To Baikal
November, 06

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11月6日——是正式的不需要指南针行动日。事实上,指南针是在宋朝时期在中国被发明的,12-13世纪又在欧洲被人们创造出来,贝加尔湖沿岸的土著居民——鄂温克人(通古斯人)和布里亚特人对指南针一无所知。

布里亚特人和鄂温克人“内心的”指南针

不论是鄂温克人还是布里亚特人都具有在西伯利亚极端的气候条件下生存的独特能力,这种条件帮助他们获得了几个世界以来代代相传的知识和技能。对于布里亚特民族和鄂温克民族的成员来说,掌握这些知识和技术是必不可少的,在这两个民族里,培育年轻的一代是家庭责任的重中之重,其中包括传授一些生活必须的技术知识(定位、狩猎、捕鱼、家庭手工艺),也包括社会和精神价值观。

直到在16-18世纪,俄罗斯的纪元、历法和测量方式才慢慢渗透到了鄂温克人的日常生活中……然而,基于他们的生活经验和经年累月积累的实际知识,鄂温克人在没有外界信息的情况下,能够完美地判定方向并且适应周边的自然环境。他们将路线和天上太阳与星星的位置作比较。鄂温克人认为,天上星星的数量与地上树木的数量是一致的。根据星星的位置,他们能够判定一天中的时间。大地是地图和书本,而天空是指南针和钟表。

然而鄂温克人看待世界的看法非常独特。在天空中,鄂温克人用 驼鹿替代了我们惯用的大熊星座,他们认为驼鹿在白天就跑去了天上的密林里,而到了夜里又回到山顶。猎人一直在追逐他们,而他们滑橇的印记就是银河。

很早以前所有的旅行者就留意到了一路上鄂温克向导在导航时令人惊异的定位能力。鄂温克人对于地球方向是基于日出和日落来判定的。在此基础上,甚至还有专业术语,例如:东方––用术语“杜拉查”来表述,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西方––用术语“泰克滕”表述,意为太阳“落下”的地方。

他们还会借助星星、月亮和太阳来计算时间。夏天,通过阳光穿过烟囱和门照在帐篷上的位置来确定一天的时间。这就是他们的家用手表。事实上,帐篷的方位,门和房中配置的物品都是经过严格摆放的。门永远是朝着南方开的,因为南方是尊贵的方向。

多亏了帐篷方位的特殊性,布里亚特人也从小就有了根据光线方位来定位的意识。离开帐篷时,永远是面朝南边,背朝北边;右手是西边,左手是东边。这就更强化了他们睡觉时头朝北,脚朝南的传统。

因此,不论是鄂温克人还是布里亚特人,从小他们的内心就建立了一套类似指南针的系统。此外,从童年时代开始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就要不断地游牧,孩子们在实践中学会了空间定位。

当代科普作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旅行家–– А.М. 布罗夫斯基熟知当代鄂温克人的生活,到目前为止,他不止一次地强调鄂温克人在不借助任何装备的前提下,能够精准无误识别道路的能力。他写道:“鄂温克人非常自信地给我们带路,不到一秒钟就完全确认了距离和前进方向,精确到几米的距离”。

鄂温克人在实践中培养孩子在大自然中的生存能力

Фото

老一辈人对当地的土地非常熟悉,在向青少年传授当地自然领地特点的相关知识中发挥了并且正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有趣的是,自古以来,孩子们从5岁开始,游戏和比赛就是他们不可或缺的学习项目,这种锻炼从婴儿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孩子们从4-5岁就开始学习管理鹿。之后就会教他们在针叶林中如何确定方位。从这个年龄开始,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和鹿的幼崽(他们称之为“蟑螂”)一起玩耍,他们和小鹿一起尽情撒欢,学会迈出无声地步伐,脚下即使有树枝也不会被踩碎。

还有一些完全是功利主义的游戏。配合正确的呼吸,不仅去投掷石头,还要投掷对孩子而言足够沉的大块物体。或者聚集一堆枯枝作为障碍,让孩子们依次跨过障碍物跳跃。这种游戏是非常危险的。孩子们围城一个圈,其中一个孩子用一个又长又笨重的棍子甩起来击打其它孩子的脚踝。这种击打很可能会打断双腿,然而孩子们应该能够跳跃起来或者跳到一旁。

通常,爷爷会从孩子们小时候起就教他们原始森林里必需的技能。例如,用很多精力来教会他们如何分辩……雪!在鄂温克人的语言中有30中雪的形态,这绝非偶然。毕竟,原始森林里的生活需要在白雪皑皑的森林里长途跋涉,冬季的狩猎需要靠运气。总是有雪,第一场蓬松的雪、潮湿的雪、松软的雪、冻结成块的雪、雪糁,飘落的蓬松的大片雪花……

长者教会孩子们,如果暴风雪突然降临而你又远离人烟,无法升起篝火,应该怎么办。孩子们被灌输了这样一种意识,在原始森林里被冻伤––是一种巨大的耻辱。一定要能够在雪中为自己挖掘庇护所。

年长的鄂温克人回忆道:“父母告诉我们,对待一切事物的态度都应该把他们看作是有生命的。对待火焰,要学会倾听它,它也有自己的语言。对待石头也是如此……应该平等对待有生命的生灵 。即使对待蚊子也应该如此……”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贝加尔湖猎人的星空图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