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 图片: Key To Baikal
October, 27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我们的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最新资料将会介绍“环保系统中最资深的员工”,这位就是谢苗·乌斯廷诺夫。

自1999年以来有一个传统,在10月14日会举行与受特别保护区有关的人们的纪念活动,不过俄罗斯保护区工作人员日这个节日并未被正式合法化。这是非常可惜的!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在保护区工作的员工和志愿者都是狂热的环保主义者者和苦行者,他们对保护地球,动植物世界,让他们所在地区的居民对环保感兴趣,从而吸引他们保护自然资源的这些愿望是令人振奋的。

谢苗·克利莫维奇·乌斯廷诺夫就是这样的一位人(Semen Klimovich Ustinov)(1933-2017),他是贝加尔湖地区自然界的公认专家。他的功绩,头衔和奖项的列表可能会列满一页以上。他一生都在贝加尔湖地区的保护区中度过。

“保护系统中最元老的员工”

这是谢苗·乌斯廷诺夫的自称,并暗示了他在一个极其复杂的领域中的丰富工作经验,他早年便理解了平衡生态的必要性。

在老信徒的家庭中长大,他们从事狩猎和耕种,对谢苗小伙子的世界观有一定的影响,他的父亲与他充分分享了对自然的了解,不仅通过书籍,教他热爱和理解自然。正是与父亲一起在森林里,在河上的户外徒步中,形成了未来西伯利亚针叶林鉴赏家,真正的针叶林和田野工作者的这些性格,他得到了父亲的教训––尊重大自然。他对未来专业的选择非常合乎逻辑。 1956年,谢苗·乌梅诺夫毕业于伊尔库茨克农业学院,并获得了狩猎生物学学位。

该劳动手册中的所有条目均表明其所有者在环境保护的各个方面的坚定信念:巴尔古津国家自然保护区,流行病学和微生物研究所,全联盟狩猎和动物育种研究所的西伯利亚分校,贝加尔伦斯基国家保护区。此外,谢苗还参与了自然保护区的创建,他对野生有蹄类动物的栖息地和迁徙地点的细致观察帮助确定了保护区的边界。他是科学部,环境教育部的负责人和贝加尔伦斯基国家保护区副主任。他与这些组织保持着近30年的联系,直到他去世,他都一直在“贝加尔湖保护区”的环境教育部门工作。

谢苗·乌斯廷诺夫的主题为“生态学和麝狩猎”的副博士论文早在60年代末就已被专业人士评为关于这一西伯利亚偶蹄动物的代表的最佳研究文献。仅这项工作就足以获得科学届的认可,但乌斯廷诺夫继续顽固地研究西伯利亚东部的针叶林哺乳动物,逐渐成为最受尊敬的专家之一。在他的科普著作中已经有这样的论据:“熊的一年和一生”,“狼歌”,“捕获野兽”,“麝的神秘之路”,“贝加尔湖森林里”,“蓝山新闻” ...

谢苗·乌斯廷诺夫的自然神庙

谢苗·乌斯廷诺夫觉得在城市的水泥盒子一样的房子里感觉很拥挤。因此,在过去的十年中,他都住在如此受人喜爱的贝加尔湖岸边,继续揭露其秘密。

从童年时代开始,谢苗·乌斯廷诺夫在上帝分配给他的时间的近五分之一的时光里他都在文明之外的野生针叶林中度过,来回穿梭,走进其居民的有趣世界,观察着被他如此钟爱的麝,鹿,熊,狼獾…此外,谢苗一个人可以在针叶林呆几个月,他说森林教会他如何让思想更精确,注意力更集中,提高观察力。这位针叶林研究人员更喜欢森林中的孤独,这使他有可能注意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令人惊讶的是,这位成熟的观察到好多东西的人对自己在森林中看到的风景充满了一种幼稚,快乐的钦佩之感。而对地球和居住在地球上的生物的敬畏,节俭,尊重的态度,可以最好地用谢苗·乌斯廷诺夫本人的话语和故事来表达: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 我的父亲这样说:“在针叶林中,您必须走路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样,您就不会冒犯任何东西,但是您将看到一切并理解一切”;

- 我不喜欢这种征服精神:“征服者是从圣母峰下来的!”但是您是什么的征服者?必须感谢创造者,向你们展示了所有这些美丽!他们认为自然是无底的––不断的挖,不断的抓捕;

- 冬天是观察大自然的最佳时间。您可以跟随着脚印––从动物的一个夜晚到另一个夜晚的足迹。并找到难题的答案;

- 我经常看到熊。有时候很开心,有时候被吓到半死。有一次,我看到两只在冰瀑布滑冰的熊。我看:距我约四百米,有两只中型熊出现在冰冻的瀑布上。它们彼此商量,跳上山,坐下来,从冰上滑下去!他们在那里停下来,再次上去。它们玩了足足有45分钟。

谢苗·乌斯廷诺夫是一位杰出的能将环境问题很通俗的传播给大家的人,他甚至可以给幼儿园的孩子讲话。 “小熊”,“小麝”,“ 小江鳕”,“小狗鱼” .... 在乌斯季诺夫的话中,这不是娃娃腔,而是对“我们的小兄弟”的热情的态度,人们应该对自然保持饶恕和警惕的态度。

在谢苗·乌斯廷诺夫居住的乌图利克村,以他命名的村图书馆墙上的纪念牌匾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杰出的人物。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谢苗·乌斯廷诺夫:环境保护爱好者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