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 图片: Key To Baikal
January, 29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今天的贝加尔湖卓越人物介绍项目中,我们讲一讲第一位被俄罗斯地理学会录取的女士——亚历山大·波塔宁。她的命运和生活与贝加尔湖和伊尔库茨克市密切相关。 今天是她诞辰176年。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格里戈里·尼古拉耶维奇·波塔宁(Grigory Nikolaevich Potanin)他的名气不仅限于俄罗斯。他是一位俄罗斯地理学家,民族志学家,植物学家,民俗学家,记者,亚洲研究员,俄罗斯帝国地理学会荣誉会员。

但显而易见,他的生活伴侣亚历山大·维克托罗夫娜·波塔宁,一位出色的俄罗斯女性,旅行家,民族志学者,不仅在中国,蒙古,西藏东部旅行过,而且在伊尔库茨克的生活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作为丈夫所有探险中不可或缺的助手,她不仅成为俄罗斯地理学会的第一个女人之一,而且也是数十部科学和文学作品的作者。

命中注定

现在看来,她的生活是由十九世纪俄罗斯社会的日常方式所预先决定的。我们的女主人公于1843年1月25日(旧历)出生于下诺夫哥罗德省的戈尔巴托夫镇。父亲维克托·拉夫罗夫斯基是一名牧师,因此亚历山大在一所女子宗教学校上学,这时的她已经有一条明确的未来的道路––婚姻,子女,尊重配偶,服从等......而且她父亲去世之后她被认为是一个“有位置的新娘”。在神职人员的圈子里,有一个规则,即女儿的父亲去世后的教区被绑定为一个只能由一名必须娶她的单身的鳏夫的牧师来继承这一位置。从小喜欢读书,从事绘画,有志于了解她周围的世界的亚历山大并没有对这种前景屈服。她开始在城市教区学校工作,她周围的人觉得她要放弃恋爱及感情。都快三十岁的她,既没有特别的美貌,也没有多少金钱....

反传统

亚历山大从小与兄弟的关系很亲密。她去拜访因为从事革命活动而被流放的弟弟康斯坦丁的时候,弟弟给她介绍了同他一起流放的朋友。共同的兴趣爱好和对生活的向往使亚历山大和格雷戈里更亲密了。结婚后(1874年1月份),他们搬到了圣彼得堡。 亚历山大兴高采烈地开始填补她教育上的不足:学习外语(英语和法语),了解最新的科学文献,听取地理学,民族学领域的著名专家的讲座,练习收集植物,甚至学会制做动物的标本,给岩石进行抛光 。她还同画家伊万·希什金学绘画。

但这一切只是空闲时间能做的,其他时间则主要帮助她的丈夫准备探险。

众所周知,当时俄罗斯的旅行研究人员都是男人。亚历山大并没有在丈夫的探险中占具任何职位,她在一个对女人来说非常困难和极度不舒服的条件下,与丈夫在四次探险中一起勇敢地工作。首先,她不是对自然,气候和地质条件的具体情况及功能兴趣,而是对那里的人民,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习俗,信仰,养育孩子感兴趣。

亚历山大·波塔宁的伊尔库茨克页

Фото

一次探险接着另外一次探险,波塔宁来到伊尔库茨克市度过每次探险之间的假期,其家庭成员却都没有闲着 - 他们整理所带来的材料,做报告......这样的来回有几次,他们每次过来的时间都差不多。但自1887年以来,这对夫妇在伊尔库茨克待了整整三年,因为格里戈里·尼古拉耶维奇在俄罗斯地理学会的东西伯利亚部门担任执政。根据同时代人的回忆录,他们的生活非常简朴,但他们的房间里总是充满着朋友,他们一再指出,波塔宁夫妻是伊尔库茨克知识界的独特统一者。亚历山大从事新闻业 - 她负责外国期刊评论,并在“东部评论”中撰写文章。

在伊尔库茨克的停留期间建立了后来对民族志的兴趣。亚历山大尤其是对贝加尔湖地区原住民布里亚特人的生活,文化和信仰非常感兴趣。这种依恋表现在了最高级别的一部科学文学作品––“布里亚特人”里面,因此,她是第一位获得俄罗斯地理学会金质奖的女性。一篇专门献给第一位布里亚特科学家多吉·棒萨乐福(Dorji Banzarov)的“多吉是布里亚特小男孩”儿童论文便出自她的笔下。这篇论文是在圣彼得堡的一本儿童杂志发表的。

但还有一次是亚历山大·波塔宁一个独立完成的。 这是关于她的科学公开演讲,这对社会来说是一个震荡。 一位伊尔库茨克女士写到这一点:“我一直都会记得亚历山大的令人兴奋的演讲。对伊尔库茨克来说,女人出现在讲台很是意外。”

死后的生活

亚历山大于1893年9月19日在探险活动“在行动中”去世。她去世的消息让伊尔库茨克人感到非常难过,为了纪念这位特殊的女人,他们决定开设一个以她命名的免费的国家图书馆。这笔钱由两百多个人所捐赠的,并于1896年11月10日开放,而1901年3月份,由内务部命令亚历山大·波塔宁进行重新分配。经过漫长而曲折的过程,今天这里成为中央城市图书馆,在2001年历史得到恢复 - 原来的名字波塔宁Potaninskaya被重新赋予这个图书馆。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我们的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最新资料将会介绍“环保系统中最资深的员工”,这位就是谢苗·乌斯廷诺夫。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布里亚特装饰和花纹带有古老的神圣象征意义。通过这些花纹我们可以了解到贝加尔湖最古老的人们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萨满教对于贝加尔湖的神灵、它的性格和气质,自古以来就有大量至今仍然非常著名的见解。从石器时代开始就有了关于贝加尔湖无底深渊的传说,这个传说源于贝加尔湖和北冰洋在地下的融合。

格里戈里·波塔宁的指路明星

民族服装是现代人用于区分各民族人们的代码。 它有助于感受和理解人们的过去,他们的传统和自我意识的特征。更不用说手工制作的东西所传达的特殊能量。“贝加尔湖第一”讲述了贝加尔湖古代居民的服装特征以及湖泊是如何影响当地时尚走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