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 图片: www.depositphotos.com
January, 21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在贝加尔湖的居民中,有两名斯拉夫人为西伯利亚的研究和开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是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这些人是如何到达贝加尔湖的,并解释为什么撤尔斯基在这里。

西伯利亚人的自由自主和不由自主

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与俄罗斯人一起开发着西伯利亚。即使叶尔马克在对部队的描述中也提到了“立陶宛人”,但是他想要说的是白俄罗斯人,可能还有波兰人加入了队伍。问题在于“立陶宛人”和“利维坦人”被用来指代立陶宛大公国的人民,而其中大多数居民都是如今白俄罗斯人的祖先。直到今天仍有一些白俄罗斯人称自己为立陶宛人。与此同时,立陶宛大公国和波兰王国一起构成了波兰共和国––这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其中除了白俄罗斯人还有波兰人,乌克兰人,立陶宛人,犹太人人,德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民。

波兰共和国的囚犯和逃兵参加了莫斯科公国向东部进发的行动,即使他们在西伯利亚定居,也并没有流散。波兰共和国解体后,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成为了俄帝国的臣民,涌入的移民数量大大增加。

然而,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的迁徙并不是总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他们一次次通过暴动和起义要求独立自主,被波兰共和国残酷镇压,起义的参与者被流放到西伯利亚。而且,这些身不由己的西伯利亚人以暴脾气而出名,到了新的地方也常常暴动。例如,1863 - 1864年间波兰起义的参与者于1866年6月24日在贝加尔湖南端的库鲁土克村附近发表演说。

学者、研究者和建设者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许多之前的起义者定居下来,成为了农民、工匠、商人和科学家。许多参加起义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都是学生和受过教育的人。当时的西伯利亚还是需要探索的荒芜角落。扬·撤尔斯基就是一位研究者,他来自已经难分彼此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的村社。甚至还有一个叫做“扬·撤尔斯基伊尔库茨克白俄罗斯文化协会”的组织。

        他称自己为立陶宛人,也就是白俄罗斯人,他说白俄罗斯语,用白俄罗斯语书写,但是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和波兰的爱国者,却参加了波兰起义。这怎么可能?事实是这样的,当时的民族领域划分是很模糊的,尤其是现在的白俄罗斯地区,况且那个时候还没有形成民族认同。因此,扬·撤尔斯基(JanStanisławFranciszek Czerski),也以伊凡·杰门耶维奇·撤尔斯基或是Ян Дамінікавіч Чэрскі而为人所知。最重要的是,他做了关于西伯利亚和贝加尔的研究。在他的6个重要发现中,就有一篇关于“定居点”的文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起义者在伊尔库茨克建立了天主教教堂。从那时起,这个贝加尔湖旁的城市就成为了天主教在亚洲东北部的支柱,成为了世界上领域最广阔的首府的教区,也是圣约瑟夫教区。如今波兰人仍然是贝加尔湖地区天主教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我推进和斯托雷平改革

根据自己的意愿迁移到西伯利亚的白俄罗斯人被称作“自动推进器”。他们和波兰人不同,他们主要是农民出身的东斯拉夫信徒。通常他们在远离其他移民的无人居住的地方组建村庄,因此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保留了一些自己的习俗和特征。

白俄罗斯人有自己的“模范”村庄 ––于1909年建立的屠格涅夫卡村。这里有自己的民族历史博物馆、合唱团和儿童民俗工作室。这里不仅仅是旅游中心,还是贝加尔湖地区白俄罗斯人的胜地,这里遵循并保留了前辈们的习俗和传统。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在屠格涅夫卡,就像在白俄罗斯移民后裔生活的许多地方一样,保留了他们祖先从原住地带来的一脉相承的实用装饰艺术传统。首当其冲的就是毛巾、头巾、衬衫和无袖女衫上的装饰性绣花。

此外,白俄罗斯人的美食传统在这里得到保留。土豆制成的菜肴在白俄罗斯人的饮食中占据重要地位。其中最主要的是土豆薄煎饼。在肉食中最广泛使用的是猪肉。

这个村庄与俄罗斯人和布里亚特人的居住点不同,它有着自己的外观:这里有宽阔的街道,每家的院子里都有花楸––家庭的象征,也有很多向日葵。有趣的是,当地的白俄罗斯人来自西波列西耶,这里与波兰接壤。如果你要去小海,你可以在贝加尔地区的路上参观屠格涅夫卡。一定不要错过它,俄语和白俄罗斯语的指南都会告诉你应该在哪里转弯。

在斯托雷平的改革中,波兰人也开始 “自我推进”了。 1910年他们建造了维尔什娜村,这里成为了伊尔库茨克地区的旅游名胜。这个村子保留了20世纪初波兰农村原生态的生活方式、习俗、美食甚至是口音,而西伯利亚也对当地波兰人的文化产生了影响。村庄有自己的天主教教堂和博物馆。经常会有波兰的游客来到这里,来看看自己远在西伯利亚的同胞。维尔什娜村在伊尔库茨克以北135公里的地方,可以乘坐专线巴士到达。

无论您如何看待扬·撤尔斯基,你都应该去维尔什娜村和屠格涅夫卡村,当然,还一定要去贝加尔湖。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民族服装是现代人用于区分各民族人们的代码。 它有助于感受和理解人们的过去,他们的传统和自我意识的特征。更不用说手工制作的东西所传达的特殊能量。“贝加尔湖第一”讲述了贝加尔湖古代居民的服装特征以及湖泊是如何影响当地时尚走向的......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对于贝加尔湖上古老的民族而言,午餐或者晚餐不仅仅是一顿饭,而是有着自身规则与传统的完整仪式。《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通古斯人是如何烹饪肉类,以及湖边古老的居民是如何根据季节的变换而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的。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这座地球上唯一一个湖海水体中的水值得我们尊重。贝加尔湖不适用于“善与恶”的框架。它并不关心人类的生活,它很容易把人类生活作为牺牲品……我们新的恐怖故事就是与之有关的故事。

贝加尔湖的波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关于撤尔斯基的争论

在我们的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我们讲述了同贝加尔湖整个地区的历史密不可分的人。这次我们将介绍来自伊尔库茨克本土人,他们的名字今天已经被人们遗忘......在此我们向您介绍贝加尔湖的建筑师,土地测量师,地理学家和制图师安东·洛塞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