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 图片: Key To Baikal
November, 14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

阅读几个世纪以前书写的文本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文本的特殊语言和表达方式、事例,都是我们一无所知的,而里面的信息,已经是经过数十次转述的信息了,如今想要解读它们需要借助注释,而不是直接阅读蓝本。

马特维·尼古拉耶维奇·汉卡洛夫是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特别专家,研究领域为布里亚特民族学、信仰史和文化。马特维·尼古拉耶维奇还是布里亚特族的爱国者、启蒙者、民族老师、民俗学家……基于其开展的萨满考察研究成果,撰写了一系列有趣的文章,其中就包括1895年发表在《民族学观察》上的文章《布里亚特的食人噬魂者》。(关于人类祭品的问题)。

我们将用马特维·汉卡洛夫的话来为您阐述布里亚特人生活中的这方面信息。

暗黑的扎亚诺夫食人者

除了阿达和木舒布吃人肉以外,布里亚特还有比这两者更厉害的食人噬魂者。这些食人噬魂者属于强大的暗黑扎亚诺夫––中层(陆地上)世界中的魂灵,是死去的萨满法师灵魂的化身。为了应对这些扎亚诺夫,布里亚特人过去一直用人做祭品,为了讨好这些食人噬魂者。

食人噬魂者的存在以及“分享”仪式充分证明,布里亚特人在曾经某个时段有过类似的祭品。召唤暗黑扎亚诺夫的召唤词就是证据,例如:

红色的血––饮料;
人肉––伙食;
黑色的酒––能手(智慧);
沸腾的黑锅;
像焦油一样的黑色食物……

如今,给扎亚诺夫奉上的祭品通常是动物。

东方的汉特和腾格里(汉特––统治神,腾格里的儿孙;腾格里––天神,其中分为善良的“白色”西方派以及邪恶的“黑色”东方派)被认为是暗黑扎亚诺夫和萨满法师的庇护者,在他们中也有食人者。

吞噬灵魂

暗黑萨满法师是暗黑扎亚诺夫、东方派汉特和腾格里的代表。如今布里亚特人通常会说,暗黑萨满法师会吃人,尽管如今事实已经并非如此了。

按照布里亚特人的说法,如今的暗黑萨满法师并不是真的吃人,而是在他的庇护者暗黑扎亚诺夫的帮助下吞噬人类的灵魂。

暗黑萨满法师被认为是食人者,人们并不爱戴他们,而是害怕他们––因为他们不仅吃人,还会造就各种不幸与疾病。即使到了现在,人们依然害怕他们,尽管如今已经没有人类祭品了。

关注暗黑萨满法师之间的争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暗黑萨满法师“吞噬掉”另一位暗黑萨满法师灵魂的事情时有发生。当两位暗黑萨满法师发生争执的时候,他们会想要吃掉彼此,他们会以如下方式进行战斗:两位萨满法师开始做萨满仪式,召唤庇护自己的扎亚诺夫;此时他们的守护神会互相争斗。如果在争斗中,一位暗黑萨满法师的守护神战胜了另一位暗黑萨满法师的守护神,那么获胜者就会吃掉战败者。

在这种争斗中,一位暗黑萨满法师的守护神有时候会化身为熊或者狼去追逐另一位萨满法师的守护神,另一位萨满法师的守护神也会化身为狍子或者其它动物。化身为熊或者狼的胜利者通常会追上自己的对手,然后吃掉它。

这就证实了暗黑萨满法师、他们的守护神暗黑扎亚诺夫、汉特以及腾格里都是会吃人的。

令人恐惧的“胡恩-供奉”仪式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在“胡恩-供奉”仪式中,会在有人生病的时候把人作为祭品奉献给暗黑扎亚诺夫;这就意味着,为了这个生病的人奉上另一个人,也就是说,用另一个人来替换这位病人,用来讨好这位把疾病分派给病人的暗黑扎亚诺夫;当暗黑扎亚诺夫接受了人类祭品后就会发慈悲,使患者恢复健康。布里亚特人把这个过程称作“供奉”,也就是交换的意思。有一个关于“供奉”的传说。

有两个兄弟:一位是壮士朵莫,另一位是可怜的泰尔木。有一天,富有的朵莫生了很严重的病;因此他向暗黑萨满法师求助,法师说需要用人作祭品,也就是说需要“供奉”仪式。朵莫决定举办宗教仪式。在朵莫家里住着一位女仆,叫作波尔金霍;暗黑萨满法师选择了这个女孩,想要将这个女孩作为“胡恩-供奉”仪式中奉上的祭品,就像如今我们在这种仪式上通常会供奉动物一样。举办“胡恩-供奉”仪式的时候到了,一切都准备就绪,他们杀死了女孩波尔金霍。此后他们走进了要举办火化仪式的草原,被杀死女孩的尸体头颅朝着东南方向被放在这里,继而被烧掉。然而在这场“胡恩-供奉”宗教仪式举办过后富翁朵莫去世了;这就意味着,暗黑扎亚诺夫并没有接受“胡恩-供奉”仪式上的祭品。

根据另外一则传说,富有的朵莫有一个儿子生了重病。之后,根据暗黑萨满法师的建议举办了“胡恩-供奉”宗教仪式,从25名工人中选择了一个男人作为祭品。在这场仪式后,富翁朵莫的儿子康复了。这就意味着暗黑扎亚诺夫收下了祭品,也就是说用工人的灵魂交换了朵莫儿子的灵魂。

通过这种方式,曾经的布里亚特人在“胡恩-供奉”宗教仪式上用另一个人来替代生病的人,就像如今用动物来替代生病的人一样。在布里亚特人的观念里,如果一个人生了很重的病,按照扎亚诺夫的意思会死亡,然而在好心的萨满法师的帮助下是能够康复的,前提是从家里随便找某种动物作为“贡品”来替代自己;如果没有动物能够作贡品,或者扎亚诺夫不接受,那么就去找周边其他人或者亲人来替代自己。

在过去,如果把好心的萨满法师或者暗黑萨满法师请到病人或者将死之人身边来,病人的邻居和亲人会非常害怕萨满法师会从他们中选择一个人来替代病人。邻居和亲人们会采取以下防御措施:在帐篷里点燃大火,一整夜都不睡,就好像清醒者的灵魂很难被夺走,不会离开身体,而如果一个人睡着了,他的灵魂就会被从身体里驱赶出来,且轻易被抓住。

如今这一习俗已经不复存在了(万幸!), 然而关于这些仪式的记忆依然存在,它们清晰地见证了这些仪式的存在。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噬魂者: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

11月6日——是正式的不需要指南针行动日。事实上,指南针是在宋朝时期在中国被发明的,12-13世纪又在欧洲被人们创造出来,贝加尔湖沿岸的土著居民——鄂温克人(通古斯人)和布里亚特人对指南针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