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 © 图片: Key To Baikal
July, 03

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他有着令人惊叹的命运,然而他在贝加尔湖地区植物学研究中做出的贡献是非常宝贵的。因此,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图恰尼诺夫(1796-1863)的姓氏被刻在了伊尔库茨克地方博物馆的岩壁上,姓名墙上一同出现的都是西伯利亚地区最著名的先驱。

他毕业于哈尔科夫大学,取得了物理––数学副博士学位,从首都来到伊尔库茨克任财政官员的职位,同时还是顾问文官、帝国科学院成员、游历于阿尔泰和东海地区的旅行学者、俄国杰出的植物学家、植物区系学家、分类学家,东西伯利亚植物群最重要的研究员。这些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杰出特征,对于这位植物学家而言,仅仅是他与生俱来的兴趣爱好。

在伊尔库茨克任职,致力于西伯利亚这片土地

从1814年到1828年,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在圣彼得堡工作,一开始任职于司法部,之后在财政部。在首都的时候他就已经致力于将自己的公务工作与植物学科研活动(他最感兴趣的科研领域)结合在一起。他与植物园以及莫斯科自然试验协会合作的事迹广为人知。

然而最重要的是,根据科研人员的广泛共识,图恰尼诺夫是在伊尔库茨克工作期间(1828年-1837年)开始了对大自然的研究,此时他官方的身份是东西伯利亚总督办公室的财政官员。

来到伊尔库茨克的时候,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还非常年轻,才32岁,然而他已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植物学家和植物区系学家了,虽然他没有接受过任何植物学的系统教育。

选择这座城市并非偶然。他是听从了圣彼得堡皇家植物园园长、德国植物学家、园艺家费多尔·波格丹诺维奇•费希尔的建议,想要在伊尔库茨克建造一座植物园,费多尔·波格丹诺维奇•费希尔想要图恰尼诺夫担任负责人。俄罗斯科学院的档案中保留了关于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的记录:“科学爱好者,本来打算去正在筹建的伊尔库茨克植物园任园长”。图恰尼诺夫以间接方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毕竟,他“感染”了本要从商的帕斯尼,让他将“植物园”的梦想赋予实践。

伊尔库茨克––图恰尼诺夫人生履历中非常特别的一页。在这里生活的9年中,他从事的都是自己热爱的事情––植物学。

伊尔库茨克虽然是西伯利亚的第二大城市,然而按照现在标准来看,这座城市并不大––总人口为1.6-1.8万。这里没有任何科研机构,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是在圣彼得堡植物园和科学院的支持下开展科研工作的,他于1830年当选为该组织一员。与此同时,他还被任命到一个非常新颖的职位––阿尔泰和东海地区的旅行学者(1830年-1835年)。科学院为他提供了薪水和考察所需资金。其余时间里他的考察活动都是自费的。

图恰尼诺夫把他的业余时间除了贡献给植物学,还贡献给了西伯利亚地区无脊椎动物的研究。

考察工作一开始仅仅是沿着伊尔库茨克周边地区很短的线路,逐渐得以扩展,覆盖了贝加尔湖周边地区和达乌利亚的领土(后贝加尔地区和阿穆尔西部)。例如,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曾两次穿越东萨彦山口,进入到蒙古境内;跨越贝加尔山脉;沿着巴尔古津河向上游走,一直走到它的源头。图恰尼诺夫沿着安加拉河沿岸行走,沿着雅库特公路步行了100多公里。

重返国家公职后,一到暑假他就继续自己的研究,主要是研究贝加尔湖南岸的植被。

图恰尼诺夫的考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然而却对西伯利亚的植物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

正是在伊尔库茨克他写下了自己著名的有着重大意义的作品––《贝加尔-达乌利亚植物志》,因为这部作品,他获得了杰米多夫奖(俄帝国给对科学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学者设立的非官方奖项)。

图恰尼诺夫对西伯利亚植物学做出的贡献

Фото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贝加尔-达乌利亚植物志》在莫斯科自然试验协会公报上分次发表。这部著作描绘了1.5千种植物,其中有170种在当时是全新的植物。作品中描述的植物大都是作者亲自收集的。

毫无疑问,其中最著名的植物就是Tridaktilina Kirilova––单一植物“贝加尔湖紫苑”(单一种属––该属种只有一种植物),长期以来它都被认为是贝加尔湖南岸的特有物种。

科学家强调,《贝加尔-达乌利亚植物志》至今仍未丧失其科研价值,为西伯利亚贝加尔地区植物界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为了纪念N.M.图恰尼诺夫,有21种贝加尔湖的植物是以他命名的。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尼古拉·图恰尼诺夫——贝加尔地区植物学的先驱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