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 图片: Key To Baikal
October, 17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萨满教对于贝加尔湖的神灵、它的性格和气质,自古以来就有大量至今仍然非常著名的见解。从石器时代开始就有了关于贝加尔湖无底深渊的传说,这个传说源于贝加尔湖和北冰洋在地下的融合。

我们的祖先试图找到这片黑暗深渊的所在地。离奇地是,他们非常准确地指出了这个地方––在奥尔洪岛附近,如今确定了这里是该湖的最深处。

贝加尔湖地区可怕的大自然和那里出其不意的具有破坏性的大风和暴雨,不可避免地引起了现代雅库特和布里亚特人祖先的恐惧,这就使得他们产生了某种观念体系,用来解释贝加尔湖深渊中产生的秘密。

西伯利亚图景是在古老的雅库特英雄史诗《奥隆科》、布里亚特传奇故事、中国编年史和诗歌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所有这些传说的思想基础都起源于库林卡时代(曾经生活在贝加尔湖地区已经消失的部落社区,7至8世纪的古代突厥文铭文中提到过他们)。

死亡国度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敌人从古代雅库特壮士尤友科·乌兰那里抢走了他的未婚妻,这位勇敢的战士毫不犹豫地出发去寻找她。忠诚的马驹将他带到了贝加尔湖慕斯·库都路海(结了冰的贝加尔湖)西边的针叶林沿岸。

这位年轻人在高耸陡峭的石头深渊边站了很久,深渊边上是咆哮着的黑色的望不到底的水,年轻人望着对岸,那里延伸着一片积蓄着黑恶力量的可怕土地,他心爱的姑娘就被藏在那里。这是一片令人恐惧的地方。草地上长满枯草,森林里都是倒下的枯木,刮着猛烈的能将百年落叶松轻易摧毁的飓风,有着令人难以置信大冰坨的残暴冰雹飞向地面。此外还有八块石头,像是嚎叫的狼,九座颜色各异的山峰,像是凶猛的老虎在咆哮,还有和马一样大的青蛙,和两岁的小牛一样大的蚂蚁,和公牛一样大的甲虫,森林的旷野中聚集着鬼魂。其中有三个美丽的女孩,她们是狼人,有着邪恶的灵魂,她们手里的食物百无禁忌。

在通往这个残酷可怕国度的路上还有一个更加具有毁灭性的地方:

在遥远的对岸
是冰封的海洋
慕斯-库都路……
被杀死的勇士们被海浪拍击到这里
海浪把女人们的尸体冲到浅滩上
这些死去的年轻女孩,尸体泛起的微波像冰花一样摇晃
勇敢的男孩子的尸体在冰块上翻滚

这位勇敢的雅库特战士不知道布里亚特萨满巫师也注意到了慕斯-库都路的特别之处,他毕恭毕敬地向湖的主人––湖的神灵求教:

自从你变为了大海,
为什么你就藏身于此
难道你凋零死亡了吗? 

然而伟大的贝加尔湖已经成为了已故的部族成员安放亡灵之地。亲人们把他们的尸体带到水的主人那里,举行祭祀。首先将死者放入木箱中,之后再将他放入被牛皮包裹的铁箱中。在这一系列流程之后,人们会将贝加尔湖上的王者抛向湖的深渊。而这一切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发生了。

奥尔洪岛––通往死亡国度之

奥尔洪岛是骨力干文化中心。贝加尔湖地区人民的祖先正是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建立了他们的定居点、要塞和墓地。他们在这里建造了自己的圣地。

位于地下-水下的亡灵国度也位于这里,在圣湖最大的岛屿上。这个国度的入口处站着一名守卫––有着龙外观的可怕的巨人,头上长着锋利的角。正是他,将自己巨大的身体弯曲成9个拐弯,伸出血淋淋的双手将死者的魂灵驱赶到阴间。“魂灵们,回来,回来,魂灵们!不要坠入黑暗国度”。在那里吐蕃将自己的九个弯曲弯折在一起。他的尖角能够刺破世上的一切。他的脊背很粗壮,手指上沾满鲜血,喜欢追逐人们”(出自,屈原《喊魂》)。

黑色深渊里的魂灵

贝加尔湖周边生活的不稳定性“激发了”沿岸土著居民祖先的想象力,他们提出关于通往死亡国度通道、巨型水生怪物路萨特汗、许多水生邪恶生物的想法,并且之后对其坚信不疑。

水中好的神灵(乌汗-哈塔姆)遭到了东方邪恶而嗜血的滕加林人的抵制,单单是滕加林人的名字就已经让布里亚特人的祖先闻风丧胆了。

在暴风雨期间,泛着泡沫的水从湖底涌起,呈现出浑浊的红色,这就让人们首先会产生关于邪恶血腥小屋的想法,正是这座小屋制造了很多不幸,给沿岸渔业带来了巨大损失,造成了人员伤亡。小屋也为其它对人类怀有恶意的水魂服务。

例如,阴险的乌汗-艾仁。这个邪恶的生物不仅能够离开水里来到陆地上,而且能够获取人类或者动物的样貌。最卑劣的要属为数众多的水魂(乌哈尼·巴霍多以),有时候它们也被称为水鬼,它们试图淹死人类,有时候在路上制造团雾使人类死亡。溺水死亡者的魂灵会成为乌哈尼·巴霍多以,当然,他们就是以新的遇难者来充实自己的队伍。布里亚特溺水者尸体上的蓝色斑点能够解释这些恶灵的所作所为。他们抓住人类的双手,阻碍人类求救,不让他们离开水面,扼住他们并把他们拖到水底。

长久以来,布里亚特人都有这样一种观念,他们认为在自然水中溺亡的人应该停留在那里,并且以水魂的形式生活。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死亡之海,我们的祖先是如何测量贝加尔湖深度的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