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 Фото: Первый Байкальский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这一节日是对所有生物的居住地的尊重。自古以来,贝加尔湖人民非常尊重他们的土地,相信这样他们的生活将充满喜悦和繁荣......

地球及其生态系统为人类的生存创造了必要条件,因此今天为了保护这一同人类息息相关的自然的和谐是非常重要的。 “地球母亲”这个名字是许多国家文化的共同特征。这并非巧合。它显示了地球与人之间关系的亲密度。

与地球,植物界和动物界的有机共存的独特经验展示了土著人民的习俗,包括生活在大贝加尔湖岸的人的生活习惯。

广阔的土地是我们的母亲,高高的天空是我们的父亲

贝加尔湖土著布里亚特人和鄂温克人(通古斯人)的传统宗教信仰的特点是;两个世界––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是不可分割的统一。

深入这些人脑海中的生态意识的最重要的事实是,他们从头到尾将自己的领土看为对部落空间的崇拜和对整个地球的崇拜。

在布里亚特语和通古斯语中,“地球” (delegey,delehei dayda)的概念意味着“广泛,丰富”。这个修饰语表明了它的无边无际。

 

贝加尔湖土著人的生活中作为居住地的地球占有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地球的形象与世界图景的感知密不可分,其中一个必要的元素是永恒的蓝天和将地球的神化,作为赋予人类精神的力量。

布里亚特人把地球恭敬地称为母亲,而把天空称为父亲。

有一个关于主神都是体现母亲的关于女神的古老传说。众神的原始母亲被认为是Ehe-Burkhan,生活在黑暗和原始混乱的地方。有一次,她想把天空与地球分开,并为此创造了一只潜入水中的野鸭。浮出水面之后,鸭子在它的喙上带来了一坨污垢,Ehe-Burkhan用它塑造了地母乌尔根(Ulgen,意思为“宽”),然后让植物和动物生活在它上面。

一些布里亚特部落把地球神灵称为鄂土根(Etugen),另外一些部落则叫做乌尔根。在这些人们的眼中鄂土根表现为一个生活在“地球内部”的老妇人的形象。其使命的具体细节主要与这一名称的翻译“生产”有关。因此,她是肥沃的来源,是生育力,及强大的自然女神的化身。因此,鄂土根女神不仅鼓励人类,而且还有“给雪白母马小马驹,给黑乌鸦一只喧闹的小乌鸦,给绿稠李树小甜稠李树”的能力。

地球母亲的身体是地球的表面。生长和生活在它上面的一切都是地球的孩子。因此,对土壤的保护应采取非常谨慎,虔诚的态度––禁止随便用尖锐物体挖掘地面,采摘草地,折断树枝。布里亚特的孩子们从小受到这种行为模式的教育––不允许伤害地球,让它痛苦。还有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事实, 布里亚特人的靴子前端是向上弯曲的,这是为了保护地面免受意外伤害。

古老的布里亚特信仰提到,幸福是由77个部分组成的,这些便构成了一生。 其中一些清楚地表明对栖息地的态度:

 - 不让地球变干;
 - 不让森林变干;
 - 不让草地变干;
 - 所有动物没有饥饿等等。

地球的女性面孔

最初,布里亚特文化中地球之神通常是女性的,不过后来变成了男性。关于崇拜这位女神的仪式有很多故事。只有用稠李花装饰过的女人才能进行特殊的祈祷。即使小男孩也不允许。

尽管如此,在布里亚特万神殿中,男性神灵仍然占了上风,而在通古斯人(鄂温克人)的文化中,许多高层神灵有女性的一面,例如“宇宙女王”。鄂温克人长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他们的文化中,森林生长的土地有神圣的意义,泰加森林不仅是他们栖息地,而且也是生存的基础。 泰加森林被认为是一个不能被亵渎的自然神殿。

许多研究人员认为,把土地,泰加森林神化为女人的形象是出现很多泰加森林的“女性”神灵的原因。在布里亚特的传说中,夭折的少女和年轻的女人会成为邪恶神灵Muu Shubuun(坏鸟)。她们生活在荒野的泰加森林中,因此被视为泰加森林的神灵。她们喜欢变成美女,出乎意料地出现在猎人的停留处。在这些邪恶神灵的手臂下有让主人变得富有的魔术袋。这样的“美女”试图引诱猎人并说服他一起过夜。如果猎人足够的聪明能够知道究竟是谁出现在他面前,而且用狡猾的方式偷走魔术袋的话,美女神灵便能使他成为一个富有而杰出的人。毕竟,提供财富是泰加森林神的特质之一。

祭拜贝加尔湖和地球的仪式

萨满教仪式的特点是将自然物体和自然现象的神化。

布里亚特萨满遗产依赖于对“地主”(ezhin)的力量的信仰,其中每个领土,湖泊,山,洞穴,森林都有自己的神灵。布里亚特人主要崇拜他们,而鄂温克人会崇拜水,地球,火和空气的神灵。不过鄂温克巫师说道,崇拜的神灵取决于地理位置:例如,在巴尔古津会崇拜风神,在奥尔洪岛上他们会向地神和水神祈祷。

住贝加尔湖岸上的布里亚特人每年会举行一次崇拜贝加尔湖以及“贝加尔湖的舵手”安加拉河和色楞格河的仪式。仪式的时间与准备和夏季捕鱼季节的开始有关。当然,他们会向神灵询问渔民的福祉,祝福他们不仅能捕获到鱼,而且还能够平安地回家。为了帮助矿工也要向神灵祈祷,不让地球因为水的影响遭到“破坏”而变成“液体”。这些祈祷还需要准备有价值的礼品。

受人们尊敬的人和巫师会确定适当的日期(通常是6月份的第一个星期日),还需要解决祭拜物品的问题。重要的是购买各种食物,包括黄油,牛奶和酒精饮品,为此从每个家庭都会收到捐助。此外,执行仪式也需要资金“menge”。

举行仪式的前一天,会用平的白桦树的树枝,摆出用于放置硬币的桌子。

平时该仪式是在周末的早上进行的。 还有一个细节,该活动一定是在盈凸月时期举行。 人们不仅要求得到地球的宽恕,还要为它服务。

仪式结束后,便会开始比赛。 并开始举行著名的布里亚特国家苏尔汉节(Surkharban)。

苏尔汉节是崇拜地球神灵的节日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苏尔汉节是夏天最著名的节日之一,布里亚特人对此非常投入。其受欢迎程度的指标是有最多的参与者和客人。大家一起吃大餐,唱民族仪式的歌曲,玩最喜欢的游戏,一起跳吆呼尔(Yokhor)舞蹈,这些都是苏尔汉节不可或缺的属性。

当然,苏尔汉这个词的语义很有趣。在布里亚特语的字面意思是“苏尔射击”。实际上,“苏尔”是用皮包住的桩子形式的靶子,射击者不仅要击中它,而且需要在地上将其击倒。

有一个词语涉及到“苏利亚”(surya)和“苏尔”(sur)的语言相似性。在古印度语中,“苏利亚”是太阳的意思,这样的话,苏尔汉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太阳射击”。一个古老的传统也证实了这个想法。从前土拨鼠不仅仅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伟大的射手。一天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天上出现了三个太阳,地球被烧焦,并且发生了可怕的干旱。射手认为有必要用箭射击多余的太阳,但没有击中目标。由于耻辱,他剥去了自己的拇指,变成了一个生活在地下的野兽。

今天,苏尔汉节可以被称为是一个联合了体育传统和对自然与地球的崇拜的庆祝活动。

节日的笑脸

苏尔汉节清晰地展示了布里亚特人对保护和发展其国家体育项目的关心,其中三项是比赛项目不可或缺的部分。

他们从古代起就认为,无论性别和年龄,每个布里亚特人都要学会射箭技术并能骑马。 在古代,这种技能可以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并且毫不奇怪,布里亚特人对待弓箭非常尊重,他们会将弓箭摆放在蒙古包中的适当位置。

在苏尔汉节的射箭比赛中,使用的不是运动规则,而是纯粹的民族比赛规则。部落的代表试图派出他们最厉害的弓箭手(margens)。目标(苏尔)位于距竞争对手30-40米的特定地点。还有一个特别有价值的目标 - “lasti”(魔杖)。任务是击中12个目标,每个目标会获得对应的积分。击中魔杖,可以获得最多的积分。积分最多的射手便是获胜者。

赛马是非常有趣的比赛。熟练的骑手和最活泼的马匹,跃过高度有120厘米的障碍,冲向终点。

但毫无疑问,最受欢迎和最受大家期待的比赛是民族斗争(buhe barildaan)。 在贝加尔湖地区这一比赛的特点在于它是“在腰带上”进行的,当摔跤手(bator)紧紧抓住对方的腰带时他们开始努力决斗。这种需要力量,机智以及敏捷性的斗争被认为是摔跤比赛中最存粹的类型。

最后,我只想再说:我们该学习如何从我们祖先的经验中选择一些有价值的,将有助于为子孙后代拯救地球的东西。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生物之母:在贝加尔湖对于地球的崇拜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