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 图片: Key To Baikal
August, 12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8月12日是最具才华的德国自然科学家、植物学家、民族志学者、东西伯利亚研究员约翰·格奥尔格·格米利的310周年诞辰。然而,他关于贝加尔湖当地居民的著作在沙皇俄国时代被严格地封禁。

300年前的科学家具有不可思议的广泛的知识面,并不局限于独立划分的科学领域。格米利也不例外,当时他在自己感兴趣的任何一个领域都取得了杰出的成绩。

他在德国进行了医学领域的论文答辩,以化学教授的身份去了俄帝国的首都,还以植物学家的身份参加了科学院组建的第二次勘察加考察,并且以严密历史学家、民族志学者、杰出作家的视角记录了自己在西伯利亚的考察。

格米利和第二次勘察加考察

1727年,18岁的约翰·格米利来到了圣彼得堡,并于1731年以化学和自然历史学教授的身份成为了圣彼得堡科学院的正式成员。一年后,由传奇人物维图斯·别林科带队的第二次勘察加考察团开始组建。该团队旨在对遥远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开展全方位的研究,并开拓赴日本和美国的线路,团队由几个分队组成,其中有一支科学院分队的任务是研究西伯利亚的资源、气候和原著居民的生活。格米利在这个考察队中度过了将近10年时间。

在这些年里,他沿着从雅罗斯拉夫到喀山的线路,去了托博尔斯克,塞米巴拉金斯克,乌斯季 - 卡缅诺戈尔斯克,托木斯克,叶尼塞斯克,伊尔库茨克和雅库茨克。

格米利在伊尔库茨克

根据某些消息,科学院分队的成员于1735年2月18日抵达了伊尔库茨克。格米利、米列尔、绘图师留赛尼乌斯、翻译亚红多夫和学生郭尔兰诺夫从这里沿着雪橇线路出发,穿越了贝加尔湖来到了色楞金斯克。在春季和夏季,考察队员考察贝加尔湖周边的土地(加赫塔、赤塔、涅尔琴斯克),并于9月的最后10天再次返回伊尔库茨克。

伊尔库茨克留存的城市编年史手稿是关于他们到访的文件证据:“格拉尔特·福利特里克·米列尔教授、约翰·格奥尔格·格米利博士带着随从来到了伊尔库茨克。”关于他们所从事的活动,文献也做了记载:“米列尔摘录了档案并听取老一辈人描述的历史,而格米利博士带走了草药”。

他们离开伊尔库茨克后,去了勒拿河,并到了雅库茨克,不论是格米利还是米列尔都没有最终到达勘察加。他们穿过吉列斯科边防堡垒后,又返回到了伊尔库茨克,从这里出发他们多次造访了布里亚特人的村庄进行民族学考察。

1738年8月2日,研究人员彻底离开了这座城市。

格米利是如何对贝加尔湖地区开展研究的

格米利在植物学、地质学、地理学、历史学、民族学领域进行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化研究。

Фото

生物学。约翰·格米利花费了很多时间研究西伯利亚的动植物,作为研究成果,出版了多卷著作《西伯利亚植物群》。

地质学。在贝加尔湖附近考察时,他设法收集了安加拉地区的地质和矿物学资料,在这里尤其要强调,格米利对于贝加尔地区地震问题的兴趣,他对这方面的兴趣体现在其收集的有关该湖区的地震资料。正是I.G. 格米利首次阐述了该地区于18世纪40年代发生的地震事件。首先,参见《新生的脚印》所描述的事实,他在当地居民口述的基础上,记录了他们对于1734年10月发生在这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地震事件的印象:|“这些事件中最严重的事件……在伊尔库茨克都能感受到:烟囱撞到了他们,不得不敲响警钟”。

当代科学家指出,根据从格米利笔记中获取的信息可以识别出贝加尔湖东岸发生的几次地震,这几次地震是现代记载中所没有的。

地理学。在格米利作品的基础上形成了关于东西伯利亚最初的学术印象。他描绘了贝加尔湖研究了色楞格河下游沿着安加拉河一直到达了布拉茨克边防堡垒掌握了河流里石滩的特点。

民族学。格米利将他十年考察生涯中所获取的历史和民族学基本信息,概括为了一部四卷本的著作––《西伯利亚行记》,这部作品可以被称之为他的漫游日志。从这里开始困难出现了。在没有得到俄国政权对作品出版的官方许可之前,作者向读者描绘了西伯利亚生活的真实图景,正如一位研究人员记述的,“他以自己惯有的幽默描述了西伯利亚地区的规章制度,该规章以沙皇政权对当地居民闻所未闻的掠夺而出名”。当局认定这本书是“下流的”并包含着“对俄国人民以及俄国的亵渎”。这本书并未被翻译成俄语。

根据当代民族学者的说法,“格米利的个人观察以及他所收集的数据,都使得他被认为是鄂温克民族学科学研究的鼻祖”。这位科学家描述了他们的起源、帐篷、小艇、独特的生活方式,绘制文身的过程以及军事传统。

格米利的名字不仅是保留在贝加尔湖地区民族志博物馆墙上的字母,还有一种贝加尔湖岸边最常见的树木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格米利落叶松。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格奥尔格·格米利:贝加尔湖的第一位民族志学者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