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 图片: Key To Baikal
May, 13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成年累月生活在湖边的人与贝加尔湖密切相关,他们想要驯服这只“水怪”。在这篇《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的新资料中,我们要谈的是费多尔·德利仁科——他在湖上开展了大规模的水上考察活动,基于该项考察工作建造了第一个渡轮铁路道口。

在十九二十世纪之交,著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修建期间,他的建造者“驻足”在了贝加尔湖。铁轨从西边和东边延伸到了湖岸边,但是还没有环西伯利亚大铁路。需要找到一种能够保证这项帝国最具雄心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的方案。由此,出现了修建贝加尔湖渡轮铁路道口的主意,同时产生了进行彻底的水文研究的必要性。这项任务由以费多尔·基里洛维奇·德利仁科为首的贝加尔湖水文地理考察队承担。

费多尔·基里洛维奇·德利仁科的生平

Фото

贝加尔湖研究员费·基·德利仁科于1858年5月4日出生在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市(现为第聂伯市)一个多子的贵族家庭。这位年轻人从传统中学还没有毕业,就选择了另一种生涯––圣彼得堡海军学院。

他成功地进入了尼古拉耶夫海军学院学习,之后于1886年完成了关于陀螺仪理论的论文答辩(陀螺仪––一种具有自由旋转轴并能够对他所处位置的方位角度变化做出响应的仪器)。这篇著作使得费多尔·基里洛维奇成为了水文研究者中的知名人物。他总共撰写并出版了大约50篇科学著作。

他一生都在忠诚地为俄罗斯服务,致力于对水中财富的探究。费多尔·基里洛维奇的地理履历记录令人震惊。他从不畏惧地点的变化。来看看吧:他领导了在奥克湖和里海进行的一系列考察活动;曾任北冰洋水文考察队负责人(1903-1905);参加了赴白海和波罗的海的考察……

1917年春天,他以水文兵团总将军的身份退役。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定居后,接触了新的苏维埃政权并效力于北海航线委员会。

然而费多尔·基里洛维奇事迹中最有趣的一页还是与贝加尔湖的水文地理学以及水文学有关。

德利仁科–贝加尔湖耗时最长考察活动的领导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研究湖泊的工作由俄帝国海事部承担。两位中校––费·基·德利仁科和尤·米 ·舒卡林斯基,这对好朋友于1895年制定了水文和水文地理研究方案。一年后的初夏,在费多尔·基里洛维奇的领导下,开始了贝加尔湖水文和水文地理考察工作最漫长最重要的史诗,毫无疑问,伊尔库茨克和利斯特维尼奇(利斯特维扬卡)成为了考察工作的据点。

费多尔·基里洛维奇非常准确地评估了贝加尔湖在西伯利亚地区发展中的地位。据他介绍,贝加尔湖作为一个巨大的水体,一方面是铁路路基的天然障碍物,另一方面,它又是通往偏远角落里的一条绝佳水路。只有全面研究它多变的特征和湖岸奇异的弯曲变化,才能掌握这只水怪。

德利仁科考察团在湖区所做的工作完全是首次进行的。毫无疑问,人们惊异于费多尔·基里洛维奇超乎寻常的组织能力和独特的工作能力,正是这些特质使得他能够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展研究工作,并留下了至今仍被沿用的成果。

还在筹备阶段,困难就已经出现了。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到伊尔库茨克都处于一种很悲惨的状态,此外水文地理的研究设备不仅很沉,还很脆弱。

之后考察队的领导和队员们又体会了当地的“美妙之处”。利斯特维尼奇村提供了所有当代科技文明的成果:电话、电报和机械修理厂,然而其余的东西……

农耕季节从4月持续到10月。不得不在非常复杂的情况下展开行动––阵发的贝加尔湖湖风、风暴、雾、严寒。对于所有人而言,森林大火产生的烟雾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贝加尔湖西部充满悬崖峭壁的湖岸使得从湖对岸开展的拍摄工作变得危险。而在东部,在色楞格河河口,不得不穿过变成沼泽的平原,还要乘船绕过支流,甚至使用高跷。

头两年真正的问题是缺乏专业工作者,甚至连长期员工都缺乏。德利仁科负责的工作还包括在贝加尔湖湖岸边建造一系列灯塔,在此之前湖上一个灯塔也没有。

考察成果

在1902年10月5日举行的俄国皇家地理学会东西伯利亚分会自然地理分部成员会议上,费·基·德利仁科报告了他们于1896年到1902年对贝加尔湖进行的水文地理调研结果。他说道,在6个农耕季节里一共勘测了3900(1俄里––1066.8米)俄里的湖岸,乘坐小艇和小船测量了9000俄里,测量深度大约为274000。绘制了贝加尔湖的航行图和地图册,描述自然地理航行条件的贝加尔湖航行指南,上安加拉河地图集,通往波塔波水路的地图集,建造了10座灯塔和气象站。

我们的注释

费多尔·基里洛维奇非常谦虚。

贝加尔湖航海指南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辅助工具之一,其中配了德利仁科亲自拍摄的照片。

考察资料被用来编写《西伯利亚大铁路指南》,其中的贝加尔湖部分配了德利仁科的照片作为插图。

1900年,费·基·德利仁科的作品和收藏品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获得了金奖。

费多尔·基里洛维奇凭借最简单的探测器所测定的贝加尔湖最深点( 1664米)与如今的数据有出入,与现代化设备上显示的结果相比,有44米的误差。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民族服装是现代人用于区分各民族人们的代码。 它有助于感受和理解人们的过去,他们的传统和自我意识的特征。更不用说手工制作的东西所传达的特殊能量。“贝加尔湖第一”讲述了贝加尔湖古代居民的服装特征以及湖泊是如何影响当地时尚走向的......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对于贝加尔湖上古老的民族而言,午餐或者晚餐不仅仅是一顿饭,而是有着自身规则与传统的完整仪式。《贝加尔湖第一》将讲述通古斯人是如何烹饪肉类,以及湖边古老的居民是如何根据季节的变换而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的。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这座地球上唯一一个湖海水体中的水值得我们尊重。贝加尔湖不适用于“善与恶”的框架。它并不关心人类的生活,它很容易把人类生活作为牺牲品……我们新的恐怖故事就是与之有关的故事。

费多尔·德利仁科:贝加尔湖中的征服者

在我们的贝加尔湖杰出人物专栏,我们讲述了同贝加尔湖整个地区的历史密不可分的人。这次我们将介绍来自伊尔库茨克本土人,他们的名字今天已经被人们遗忘......在此我们向您介绍贝加尔湖的建筑师,土地测量师,地理学家和制图师安东·洛塞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