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 图片: Key To Baikal
August, 20

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布里亚特萨满教徒虔诚地相信,这个世界上居住着各种各样拥有着超自然能力的物质。我们需要找到恰当的沟通方式来与这些能够影响人类生活的魂灵沟通……

不仅是你的命运,还有整个人类的命运都取决于同魂灵沟通的方式。贝加尔湖地区的本地居民直到如今依然坚信,不幸的发生与邪恶力量的影响有关––被施加了邪术。

布里亚特萨满神灵中低阶恶魔的代表

在布里亚特神话中,形成了世界体系分为三个部分的世界观。在“上层世界”里居住着善良的神灵,“中间世界”是人类居住的地方,而“下层”世界是黑恶势力的祖母––玛雅思·哈拉的藏身之地,还有由众神的月亮始祖嗳赫-布尔汗所生的邪恶女儿。

众神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

艾尔林克-汗被认为是“下层世界”的主人,他在死者的世界里行使裁判权,只吃血腥的食物。他拥有无数低阶魔鬼作为仆人,派他们去寻找人类的灵魂。

所有的“妖魔”都源于人类的魂灵,这些人要么违反了公认的规矩,要么死于暴力行为。

当然“妖魔”也是多样化的:

-“阿达”––有变形术的灵魂,亦正亦邪;
-“阿娜哈依”––恶毒的魂灵,捕食7岁以下的孩子;
-“木 舒布”(翻译为邪恶的鸟)––那些不懂爱情且由于暴力而死亡的女孩的灵魂;
-“大哈巴里”––由于分娩痛苦、妇女疾病、来自于丈夫的虐待和折磨而死亡的妇女的灵魂,或者生活孤独无助的老年妇女的灵魂……也就是那些经历了生活的痛苦和艰难的妇女。在她们死后,众神赋予她们为遭受的灾难和委屈而去报复人类的权力;
-“布哈尔多以”––人死后变成的魂灵,特别是经历了暴力死亡的魂灵。有时候会用这个词来称呼被淹死的人,“布哈尔多以”这个词的狭义为––幽灵、妖怪、家神。

通常这些恶灵都是死后不安的灵魂。人类的灵魂在死后的49天里会出现在艾尔林克-汗面前,在这里会确定他进一步转世的问题。然而这些不安的灵魂出现在人世间的情况并不少见。不久以前,布里亚特的媒体报道了一则信息:一个孩子的幽灵吓住了一个村庄的居民。

还有一种魂灵,它们会威胁人类,“撒布达卡”––被“该地区的主人”所惊扰的灵魂。如果发生了不体面的事情,没有讨好的仪式,领地被入侵,例如为了建造房屋而砍伐树木,他们会变得很愤慨,因此展开报复。

魂灵是以怎样的面貌示人的

在萨满教中存在着一种对于危害人类恶灵的总体理解,并把他们称之为“阿尔滨”。在俄语中还有一种更“确切”的描述––魔鬼。它们以人类的能量为食物,并通过寄生于人体而扩散自己的力量。最初,像所有的魂灵一样,它们是没有肉体的,然而等它们“吸取”了人类的能量后,“阿尔滨”就变得可以被看到了。遇见过它们的人要么说它们有着人形,身高为人类的一半,要么说魂灵看上去是只有脸没有身体,只有长着眼睛的手的物体。

很多魂灵都是变换的,它们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在人类面前。

“阿达”魂灵以单只眼或者只有一颗牙齿的小型兽类,舌头位于下颌之下的人类形象示人。有时候它们看上去还会像一只狗,一个小孩或者……一个膨胀的气泡。

“木舒布” 化身为嘴唇鲜红,类似于喙的美女的样子暗中等候过路人。

杀害孩童的可怕怪物“阿娜哈依”具有人类的外表,然而额头上有一只眼睛。有时候它会化身为猫或者狗。

“艾金赫”––是一种祸害家畜的魂灵,他们化身为矮小老妇人的样子,天黑以后吮吸奶牛的乳房。小牛喝不到奶就开始生病。

恶灵与人类

Фото

与神灵不同,人类能够在任何地方遇到魂灵。如果不采取适当的措施,恶灵很容易“钩住”人类。

要考虑到,魂灵并不喜欢出现在公共场所,它们喜欢住在废弃的蒙古包或者房屋里,道路的十字路口,自然景观––树林、山脉、洞穴中……很多魂灵尤其喜欢住在墓地里。

魂灵与人类的冲突可能会由于人类在魂灵的居住地发生不恰当的行为而产生。例如,人们不应该大声尖叫,尤其是在夜里,不应当乱扔脏东西或者酗酒……

恶灵会吸附人类的能量,使得人类感觉身体不舒服,虚弱,产生健康问题甚至死亡。每一位死者都会给“阿尔宾”带去新的能量,这样,“阿尔宾”也就变得更加危险了。

一些魂灵“专攻”人类中最没有防备能力的代表––孩童。附身的“阿达”恶灵会给孩子带来疾病,甚至导致死亡。而“阿娜哈依”和“大哈巴里”也会猎捕孩童。

“木舒布” 在树林和草原里等待年轻人。它极力引诱小伙子,以便吞食他们的灵魂,啄开他们的颅骨,吸食脑髓。

“布哈尔多以”在日落字后才会出来“捕食”。他们抱团行动,搞无赖勾当,迷惑路上的行人并把他们吃的只剩下骨头。如果“布哈尔多以”潜入人类的家中,它们会用敲门声或者奇怪的声音来吓唬人。

恶灵还有一个危险之处就是他们会附身到人身上。附身后他们就会怂恿这个人做出丧失道德的举动––酗酒、生活放荡、与周围的人发生冲突。也可能只引起轻微的不适、失眠、摆脱不了的幻影,也可能是遭遇不幸的事故。

与低阶魂灵作斗争是当代萨满巫师的任务之一。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西伯利亚的居民不仅把熊看作是原始森林的主人,而且他们对熊的态度达到了崇拜的程度。这种崇拜在狩猎法式和日常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新年前的奔忙似乎每年都不变:装饰一棵圣诞树,为午夜的节日做好准备,在钟声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香槟,五彩纸屑,烟花...我们已习惯的欢乐事情。 但有趣的是伊尔库茨克人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庆祝新年的? 此后保留了哪些传统却又丢失了哪些?

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事实证明,老年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亲属和同乡的关照和尊重。为了不给部落造成负担,即将饿死的老婆婆会在终时被喂最好的食物,穿上白色的衣服,就像在婚礼上一样……

布里亚特萨满教中残酷的魂灵

做好神经颤动的准备了吗?我们准备回顾过去,并且搞清楚这些贝加尔湖的暗黑萨满巫师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食人噬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