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pic
© 图片: www.baikal-info.ru
November, 20, 2016

该地区的主要行业

北方人一直以打猎和捕鱼为业。该行业在前贝加尔地区人的生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

打猎

打猎是当地人赖以生存的方式:除了作为食物和制药(麝香,马鹿鹿茸,熊胆,海豹脂肪),当地人还用皮草做衣服,鞋子,床上用品及盖房子用。而且毛皮还可以作为用于交换及贸易的货币。

贝加尔湖的丰富自然资源促进了狩猎的发展。丰富的动物群落则成为这里的特色,例如,只有在这里生活的贝加尔海豹,一些稀有的鸟类等。海豹非常聪,对于没有经验的猎人则有可能在追赶这种敏捷的动物的时候而淹死。

自古居住在贝加尔湖岸的布里亚特人首选集体狩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经验丰富的领导者一定会控制整个过程。

他们一般会把动物驱赶到埋伏地的中心。用这样的方式捕捉各种动物和鸟类。而他们的鄂温克族邻居则相反,会优选单独去狩猎。

除了狩猎,另外一种最古老的行业是捕鱼。富含各种鱼类的贝加尔湖和流入的河流给了他们使用最原始的工具捕鱼的机会。考古发掘证实这个地区的古代人已经开始从事渔业。科学家发现了各种渔具。原来,部落人不仅从岸边捕捞,而还使用鱼叉,以及采用动物毛和肌腱组织编织的网来捕捞。捕获到的鱼作为饲料和鱼油的生产来源。主要的鱼种有秋白鲑,白鲑,鳟,虹鳟,鲟鱼,江鳕,鲈鱼,梭鱼,斜齿鳊,鲫鱼,大头鱼,鲶鱼,鲤鱼和鳊鱼。

农业

另一个重要的行业是农业。虽然这里不是种植粮食条件最好的地方,但是农业仍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科学家通过大量的证据发现贝加尔湖地区的古老民族也吃过面包类的食物。

 

布里亚特人大多播种小米,但也种植过燕麦,大麦,黑麦等。顺便说一句,他们还开发了灌溉系统–把山泉水引往他们的耕地。俄罗斯族人随后也很快学会了他们的灌溉技术。

手工

Фото

恶劣的自然环境决定了生活的规则,但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创造力仍有迅速发展。该地区的偏远迫使人民自己学会制作工具,处理皮草,钳工业和制桶业,做碗。他们自己制作出能用于缝制衣服的粗麻布。至今,俄罗斯制造的面料以优质而出名–光滑,柔软和雪白。当时俄罗斯织物的密度名列前茅。
针姑会在做好的衣服上绣花。她们创造了花粗布和有各种图案的桌布。他们特别喜欢方格,而不是条格的花粗布。用作桌布的花粗布也非常明亮和雅致。做桌布一般会用到约五种或六种颜色,通常采用红色,蓝色,绿色,棕色,黄色和紫色,这些颜色彼此结合。而桌布的边缘一般则用彩色挂球装饰。

鲜亮的绣花巾一般挂在圣像旁边。通过针姑的手艺让房子变的更加舒适和美丽。

制陶工和白桦皮工艺

当时制陶工是最重要的行业之一。人们特别重视这一行业。老信徒会把碗分为干净的和不干净的,用来吃素的和吃荤的,巫医也会使用固定的器皿(治不同病的药瓶形状也不同)来装药物 。

Фото

人们的家里有专门存储陶器的支架,陶器的种类很丰富:有用来做白菜汤的,做粥的,做酸奶油的,煮牛奶的牛奶壶,杯和碗。每个陶器都有自己的用途。

 

另一种古老的手艺是织制。19世纪末-20世纪初使用编织的家居用品几乎已成为一种潮流。需求量很大的是筐,家具,婴儿车。这些产品都是用精细藤编织,再刷上不同颜色(有时候用金色或银色)。

对于西伯利亚地区的人们来说,白桦皮的工艺是最基本的。树皮的耐久性和抗腐烂能力非常好。用白桦皮可以做防水鞋,还可以把船包好缝上,做存储牛奶和格瓦斯的容器,而且具有保鲜的功能,在炎热的天气也能持续保持凉爽。用白桦皮做的产品不仅成为家居用品,同时也作为一种民间艺术。

分享给朋友
再看看
pic

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对贝加尔湖都有着浓厚的兴趣。诗人,作家和作曲家都在他们的作品中颂扬圣湖。电影制片人们也不甘落后,为观众们呈现出以贝加尔湖的美丽传说为主角的电影。

pic

毫无疑问,塔尔巴加泰村是靠近湖泊的最有趣的村庄之一。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旧派信仰者在这里生活并守护自己的传统已经有3个世纪了...

pic

贝加尔地区的独特美食根植于这里的两大行业:狩猎和捕鱼。在西伯利亚各式各样的鱼类和肉类菜肴中每位游客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款,这里美食的丰盛程度绝对让任何人都垂涎三尺。

pic

土著人的传统宗教包含了一套完全不同的神话,魔术,精神信仰和图腾等。居住在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人尊敬河流,湖泊,森林的神灵,具有丰富的神话集。此外,与许多其他古老教派不同的是,他们其中一直有在人们和精神之间交往的中间人,叫萨满(来自鄂温克语“saman”)。因此这种宗教称为萨满教。